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五月, 2008:

感受

英国媒体和政界对中国政府和军队在地震救援上的行动,是一片赞誉之声。中国对地震救灾的迅速动员,对灾害的广泛报道,以及政府愿意接受国际援助的表示,多次被用来和缅甸相比。今天《卫报》上的分析说中国政府从过去处理灾害中的失误中吸取了教训,并越来越意识到国际形象的重要性。这样的良好结果,希望给中国政府更多信心--用积极和透明的方式处理突发事件,只会赢得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

然而,对于救灾救援的报道,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了解事实,集中报道令人震惊、感叹、同情的故事;第二阶段开始对救援过程中的疏漏、拖延、失误,和人们对此的不满进行报道,第三阶段开始追究责任。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才是对政府处理方式的真正考验。

对于英国人来说,中国毕竟是个遥远的地方,也没有太多人去过四川,没有象2004年印尼海啸那样的亲身感受。在对四川地震的报道上,各家媒体的着重程度也有不同。周二的报纸,报道不多,因为资料还太少。昨天的英国报纸,几乎都在头版刊登了灾区现场的照片。我比较了《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和《卫报》(Guardian)。《每日电讯报》在头版有一栏的报道,然后就“下转第19版”了。《卫报》则在头版大篇幅刊登了驻北京记者 Tania Branigan 发自重庆的报道,然后在第4、5版有通栏的图片和报道。两报花的力气明显不同。今天的《卫报》上,头版是 Tania Branigan 从都江堰的报道,文笔出色,从细微处说起,当我读到第二段第二句时,一个转折,让我在大庭广众下,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今天《卫报》的第1到5版,是全版的地震救援报道。内部除了有 Tania Branigan 从绵竹发出的两篇报道,大幅照片外,还有 Simon Tisdall 写的一篇深度分析,以及一篇中国不需要外国救援人员的报道。

说起不需要外国救援人员,昨天的 Sky News 采访的英国的一支志愿者组成的专业救援队,展示了他们的设备,红外摄影机、声音探测器、二氧化碳探测器、特别的切割装置等,并说已经准备好,只要中国方面同意就可出发。今天有不少来自都江堰的报道,显然救援人员仍然不足。但是已经一天过去,这些专业救援队还在英国等待。我不希望他们现在仍然只能在英国向电视观众摆弄他们的专业设备,而是希望他们在都江堰聚源学校的废墟上使用这些设备。

压抑

昨天中午听到地震的消息,最早的新闻是看到上海北京的人都有震感。还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被告知没有感觉到。有点放下心来,地震似乎又变成了一件遥远的事情。记得中国近年来发生过几次地震,都是在遥远和人烟稀少的地方,于是以为又是同样情况。但消息慢慢传来,一个比一个坏,英华论坛上也有人说在给家里打电话时忽然听到“地震了”然后电话中断,可以想像那种极端的紧张焦虑。到了晚上,已经看到超过8千人的数字,今天上午是1万2千人。这些数字,如同一块石头一样,慢慢地沉下来,是一种不敢想像、挥之不去的压抑。

走进爱丁堡灿烂的五月阳光中,风吹在身上,却格外凄冷。

爱丁堡的春天

真的还是春天。这个星期阳光灿烂了好几天,周五又打回原形。这些照片分别是星期一和星期三照的。

这两天学习识别鸟鸣,也略有进展。现在已经亲眼看到一只凤头雀莺 (Crested Tit),识别了一只苍头燕雀 (Chaffinch) 的声音。

Meadow, Edinburgh

Meadow, Edinburgh

Salisbury Crags, Edinburgh

Salisbury Crags 山边

Canongate Church, Royal Mile, Edinburgh

Royal Mile 上的御用教堂 Canongate Church 外

Canongate Church 对面的咖啡馆

教堂对面的咖啡馆。

第 62 届爱丁堡国际电影节

去年 Hannah McGill 接手担任爱丁堡国际电影节 (Edinburgh Film Festival) 艺术总监后的一项重要决定,是把今年的电影节从传统的 8 月份提前到 6 月份,今天是公开售票的第一天。本来电影节在 8 月份举办,是爱丁堡艺术节盛事的一部分,但近年来艺术节越办越大,8 月份期间爱丁堡同时有多个艺术节相互竞争,一贯低调的电影节有被挤到边缘的危险。把电影节提前到康城电影节的 6 月份,看来是 Hannah McGill 的精心计算。

今年的开幕电影是 John Maybury 导演的英国片 The Edge of Love,故事发生在二战期间的伦敦,看故事介绍,隐隐有 Atonement 和 The Camomile Lawn 的影子。电影编剧是女主角 Keira Knightley 的母亲 Sharman MacDonald。

去年 Hannah McGill 的另一项新政是 In Person … 系列,是有观众参与的电影人采访。我还去看了 Julie Delpy 的采访,采访人正是 Hannah McGill。今年的规模与去年相比,小了许多。

我一直觉得爱丁堡电影节不重视中国电影,今年可以说稍有改善,将会播放中国艺术家杨福东的《竹林七贤》,分为5部份,全长281分钟,是介于电影和装置艺术之间的作品。另外两部华语影片也是新导演作品,分别是在希腊塞萨洛尼基电影节获金奖的《红色康拜因》(蔡尚君)和翁首鸣的《金壁辉煌》

鸟鸣

春天终于来临,爱丁堡不仅樱花都开了,而且如果从 Holyrood Park 边走过,确是一片鸟语花香,各种鸟鸣争风呼应,有时真是想知道是什么鸟儿在枝头歌唱。可惜不仅眼神不好,在城市长大,耳朵也不会识别鸟声。我能看到的,大约有大山雀(Great Tit) 、篱雀 (Dunnock)和山鸟(Blackbird)。

于是想找一个教人识别鸟鸣的网站,英国爱鸟人士众多,果然有这样的网站,就在 BBC Radio 4 之下的科技节目中。有英国的大部份花园鸟类(Garden birds),除了1分多钟的鸟鸣录音外,每种还有照片和旁白介绍音域特色等等。我现在怀疑那半夜三更在我窗外唱歌的,大概(只是大概)是大山雀。

前两天在爱丁堡大学校园区的 George Square Garden 里听到一种奇特的鸟鸣,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是鸟叫,还是谁的手机铃声在响。据说某些鸟类会学其它鸟类的叫声,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也会学走手机铃声了。

樱花开了

今年天气寒冷,春天姗姗来迟。今天在爱丁堡的 Bristol Square 照到这张照片。去年 Bristol Square 边的樱花在2周半前已经开了

爱丁堡Bristol Square边的樱花

爱丁堡Bristol Square边的樱花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