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布朗政府的一周年

6月27日是布朗担任首相一周年的日子,当天英国的新闻头条,却是工党在英格兰南部亨莱(Henley)地区众议院议员补选中的惨败。本来亨莱是保守党重镇,工党对获胜不报任何希望,但是工党候选人里察·麦肯锡(Richard McKenzie)败得如此之惨,只赢得约3%的选票,所得票数在所有党派候选人中排名第五,甚至还在极右翼政党英国国民党(BNP)之后。英国选举法规定,出任候选人需事先缴纳500英镑押金,如果得票超过5%,就可以取回押金,否则就被充公。工党作为堂堂执政党,参加议员竞选竟然连押金都拿不回来,实在是场羞辱。“丢了押金”成为目前布朗的工党政府的窘境最形象的缩影。

第二天的坏消息来自苏格兰,苏格兰工党领导人温迪·亚历山大(Wendy Alexander)因政治献金丑闻而宣布辞职,布朗在苏格兰又失去了一位盟友。根据前两天《卫报》做的民意调查,71%的选民认为布朗领导下的工党不会赢得下一届大选。在支持率上,工党竟落后保守党20个百分点。照此下去,似乎布朗自己“丢了押金”的日子也不远了。

虽然工党还保持着表面上的团结,但媒体上早就开始谈论布朗是否应该提早下台的问题了。6月27日的《卫报》上,号称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专栏作家”的波莉·托因比(Polly Toynbee)撰文指出,目前是布朗下台,工党更换新领导人的最好时机,但同时又感叹工党内部无人有此胆识,愿意站出来逼布朗下台。前几天另一个重量级的《卫报》专栏作家乔纳森·费瑞兰德(Jonathan Freeland)也称工党支持者们应该接受布朗不适合担任领导人这一现实。这两位作者表态的重要性,一方面在于他们自身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两位左派人士在一年前曾坚定地支持布朗继任首相。他们的倒戈,显示的是舆论风向的转换。

一年之内,布朗政府就象坐过山车一样,从前三个月的万众仰慕,忽然滑落到到后九个月的四面楚歌。布朗大概也在问自己,到底哪儿出了错?

在万众期待中“扶正”

2007年6月,做了十年首相的布莱尔终于在任期中离开了首相府。当时布莱尔的声望,受到伊拉克战争的打击,已大不如前。英国民众期待着一个新的开始。布朗的形象,正是布莱尔的反面,公众对布朗的普遍看法是认为他是一个更坚定、更纯正的社会主义者,笃信社会平等和财富的再分配。与布莱尔的圆滑空洞相比,布朗似乎更稳重坚毅、身体力行。对布朗的期待之高,人们甚至把他在公众场合和镜头面前的呆板都当作了优点。布朗当时声望如此之高,在布莱尔离任后,工党内竟无人愿意出来陪太子读书,做一场形式上的竞选,结果是布朗在万人拥戴下,顺利地“扶正”。

通常新任领导人上台,都会有一个“蜜月”期,布朗的“蜜月”,可以说过的非常甜蜜。刚刚步入首相府,英国就接连发生了格拉斯哥机场恐怖袭击和英格兰西部洪水灾害,布朗在应付突发时间上表现出来的沉着镇定,颇为符合民众期待,声望陡增。布朗继任的三个月内,各种英国媒体,不分左中右,都对他高唱赞歌,弄得反对派保守党内人心惶惶,其领导人卡梅伦开始担忧自己的位置将不保。

然而正当布朗政府春风得意之时,一切都在07年10月份发生了改变。

不该发生的选举

布朗继任首相,貌似水到渠成,但其实暗藏着两个问题。第一是英国政体虽然允许首相在任期内让位给党内接班人,但英国首相一届最长不能超过五年,布朗从布莱尔手中接过首相职位时,任期已过两年,因此布朗最多只有不到三年时间,就必须宣布下届大选。第二是布朗继任,既未经过党内竞选,又未经过全民投票,缺少民主社会领导人所需要的“道义资格”,差一点底气。因此在布朗任职初期风头正劲之时,他的参谋班子开始讨论乘民意高涨之时提前举行大选,赢得5年执政时间的方案,并暗中开始前期准备。在9月工党举行党代会时,“秋天大选”的谣言已经盛嚣尘上,布朗的班子也暗中鼓励谣言的传播,意在打击保守党士气。事与愿违的是,在紧接着召开的保守党党代会上,本来士气低落、矛盾重重的保守党,在再次失败的危险面前,反而团结起来,先是影子财政大臣抛出“只向百万富翁征收遗产税”的政策讨好中产阶级选民,接着领导人卡梅伦表演了一场“不带稿子的演讲”,让其支持者士气大振。在演讲中,他甚至声称“布朗想现在大选,他有胆子就来吧!”

本来在是否提前大选上,两党都有苦经。工党担心自己的议会多数席位会因此减少,造成“布朗还不如布莱尔”的印象。卡梅伦则担心一旦大选再次失利,保守党内部又会面临分裂,自己领导人位置将不保。这是一场看谁能撑到最后的政治赌博,结果是布朗露怯认输了,而且输得极为难看。在工党的选举机器已经启动,就等布朗一声令下宣布大选的最后关头,布朗才决定不提前举行大选。面对媒体,布朗还得硬着头皮,一方面坚称工党一定会赢得大选,一方面又说自己从来没打算提前大选,而是打算在这两年之内让英国公众更好地了解他对英国的“愿景”云云。这一番话自相矛盾得离谱,被卡梅伦讥讽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相信自己会赢而决定不举行大选的人”。

布朗这一昏召,不仅暴露出其处事犹豫,缺乏担当,更糟糕的是用谎言掩盖失误,可以说是把自己摔下神坛。他过去10年苦心经营的诚信、稳健、坚毅的政治家形象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英国民众发现,布朗也不过是个爱玩政治手腕的政客――只是比他的前任布莱尔差多了。

遭遇经济不景

布朗的另一项政治资本,是他的“经济强人”形象。在担任财政大臣的十年间,美国和欧洲都经历过不同程度的经济衰退和高失业率威胁,而英国经济在发达国家内独树一帜,在一直保持增长的同时,还维持了低通货膨胀率和低失业率。英国人觉得经济景气、工作机会多、口袋有钱,消费信心高涨。工党政府一直以此邀功,布朗也以英国经济掌舵人自居。然而,从“不该发生的选举”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首先是北岩(Northern Rock)银行危机,几十年来,英国第一次发生银行挤提现象,政府在拖了三个月,投入巨额资金之后,还是无法找到私营企业解决方案,不得不将北岩银行国有化。英国公众目睹北岩银行危机中的种种失策,除了指责银行业的冒进贪婪,也不满意银行系统监管不力和布朗政府的应付措施。紧接着而来的,是更切身的能源价格上涨和房价下跌,让英国民众多年来第一次体会到了经济不景的苦果。这些自然也算在布朗政府头上。

布朗“经济强人”的金身被打破之后,各种坏消息便接踵而来。先是管理移民的内务部被揭发雇佣了几千个非法移民当临时工甚至保镖,然后是税务局承认存有几十万个家庭私人资料的光碟在邮寄过程中丢失,至今还未找到,再接着是全民医疗系统电脑化的一拖再拖。虽然布朗不能为政府公务员的失职负直接责任,但每个坏消息传来,都打着一个“无能”的印记。当时自由民主党代理党魁文斯凯博的一句话最具代表性:“我们目睹了首相大人在几个星期之内,从斯大林变成憨豆先生的奇妙过程。”

领导艺术的缺陷

面对应接不暇的危机,布朗的个人性格特征,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在公众眼中,布朗是个内向而执拗的人,与布莱尔在公众面前的平易近人、挥洒自如形成鲜明对照。布朗继任之初,这些特征被诠释成为诚实而执着。然而人们渐渐发现,布朗不仅不善于向公众解释自己的立场和动机,而且事事亲力亲为,沉迷于细节。伦敦白厅的高级公务员惊奇地发现,布朗会在清早8点给他们发电子邮件,要他们立刻回复某项政策中的某个细节方案。了解布朗的人士透露,他的书房,更像是个牛津教授的研究室,从书桌到地板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文件资料,满是眉批和标注――布朗显然还都读过了的。这样做的结果是权力没有下放,内阁大臣们感觉自己被架空,无法为自己的部门负责。与此同时,对于政府的重大决策,布朗却又喜欢让各个幕僚各抒己见,自己却不拍板,让幕僚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最后的决策。据英国《卫报》透露,“不该发生的选举”,就是在核心班子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忽然刹车的。

这样做的一个严重的后果,是布朗政府,至少在公众眼中,没有一个明确的执政信念,也就是民众不知道布朗手下的工党政府,到底会把英国引向何方。

个人道德勇气

去年布朗走入首相府的第一天,在唐宁街10号门口发表了一番简短的讲话,听众们记得的,大概只有一个词:“变革”。在九月份解释为什么不提前举行大选时,他用的借口是他要让公众了解他的“愿景”(vision)。许多布朗的支持者,从一开始,就热切地盼望着他的“愿景”是一套符合社会民主主义理念的治国方案。然而一年过去,英国公众仍然不知道他的“愿景”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他领导下的工党,到底代表着什么样的价值。在民意调查一次比一次落后,议员补选一次又一次失利,甚至当工党在伦敦市长的普选中败给保守党时,布朗仍然不敢站出来,清楚地表明他的政治理想到底是什么。

现在众多的评论员,已经开始用“个人悲剧”来形容布朗。他们认为,布朗为首相的位置等待了10年,然而一旦大权在握,却出现自信心不足的问题。表现在面对公众,不敢坦诚以待,而是躲在数字和统计背后。布朗也许是一个优秀的部门领导,却缺少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品质。

英国的政治风向已经开始改变,保守党完全可能在下次大选上台。工党议员们开始担忧自己的议席,媒体评论员们则忙着谈论是否牺牲布朗是挽救工党的唯一办法。目前对布朗唯一有利的是,在工党内部,还没有明显的有份量的人选可以挑战布朗。

27日晚,布朗来到伦敦的海德公园,参加为曼德拉的90大寿露天生日会。布朗也许可以从曼德拉身上借一点他一直向往拥有的东西――领导者的勇气。布朗需要这一点勇气,向选民直抒胸臆,让选民评判他的“愿景”,决定是否愿意接受他的领导。如果他没有勇气改变自己的政治命运,那么英国的选民不需要太多勇气,也不需要等待太久,就会他的工党政府请下台。

One Comment

  1. […] 对于布朗来说,一来担任过工商大臣和欧盟贸易专员的曼德尔森确实有商务贸易方面的实战经验,支持自由贸易,受到商界信任,目前布朗的内阁里缺少有经验的人才。二来布莱尔派别的重臣加盟内阁,彻底打消了布莱尔旧部“另立中央”的念头。第三又可以显示他“果断”、“不计旧嫌”等等领导人品质。为自己争取了时间和支持。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