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九月, 2008:

金融风暴摧毁的是什么?

前一个星期,被许多财经记者称为其职业生涯“最不寻常的一周”,风暴从莱曼兄弟的倒闭,美林被收购开始,在英国则从周一开始发生HBOS银行股价急跌,在两天之内在政府主导下被Lloyd TSB收购,最后英国金融管理局宣布禁止股票卖空,美国则传来消息说布什政府准备“兜底”买下所有房贷。似乎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

难怪今天《每日电讯报》的头版头条是《溶毁星期一,续集》 “Monday Meltdown, Part 2”,风暴再次来临了。上次人们热烈讨论的一个话题是:布什政府在自由市场理念最坚定的美国大幅度地进行国有化--在短短几周内国有化了最大的两家房贷公司、最大的保险公司、还准备买下所有房贷,是否标志着社会主义终于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取得了胜利?用外号 Dr. Doom 的美国经济学家 Nouriel Roubini 的话说,布什一手把“美利坚合众国”(USA) 变成了 “美利坚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USSRA)

本周的风暴,来源于美国众议院否决布什政府的7千亿美元救援方案。选举之年,选民的声音就比较大,美国的选民,看来仍然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坚定支持者。

上次《卫报》的财经编辑 Larry Elliot 讲了一个笑话。他说有一个在食品超市工作的天才小子,发明了一种鲜美无比的肉饼。他向老板推销自己的发明,老板问:“这里头有什么猫腻?”天才小子答:“有一种添加剂,有点毒性,但问题不大。而且就是这种添加剂才使得肉饼这么与众不同的好吃。”老板被说服之后,肉饼开始上架,立刻吸引大批消费者。于是短短时间内,所有的食品店都开始卖这种新型肉饼。几年之后消费者开始生病死亡。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食品店的老板肯定早就下了大牢,食品店也早就倒闭了。但是类似的事情正在银行业发生,银行老板们却有脸伸手向政府要钱,老板个人最糟的境遇,就是拿了一大批“赔偿金”离职而已。

这次面对食品店老板的“如果我的店子倒了,其它的店子也倒了,大家上哪儿去买东西吃啊?”的托词,美国选民固然义愤填膺,但是骂完之后,还是不得不咬咬牙再迁就一次。

听到了好几次“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这样的话,不过这恐怕还不是社会主义的胜利,而是十多年来人们对自由市场可以自我约束、自我负责的幻想的破灭。

夏末的麦田

居住在伦敦,很容易被每日忙碌的日程,和似乎应有尽有的便利和消遣所淹没,忘记了伦敦城外还有世界。在从伦敦回爱丁堡的火车上,沿途又看到许多刚刚收割的麦田上,一个个横躺着的圆柱形的麦垛。这是我一直十分着迷的乡村景象--下午金色阳光下照射在麦垛上,头顶上却是重重的云。在英国这种景象很常见,可惜我一直未能拍到一张好照片。

回到家中,翻出几张今年8月份在爱丁堡附近的 Tranent 镇边的田野拍的照片。这一片是我过去挺喜欢去的地方。

Travel Bookshop of Notting Hill

两星期前《卫报》周六版杂志上的一篇短文,介绍的是伦敦一件两卧室住房的售房广告。这套房的特殊之处,是它楼下沿街的书店——这是电影 Notting Hill 中男女主角,演美国电影明星的 Julia Roberts 和旅游书店男主人 Hugh Grant 初次相遇的地方。住房的入口,就是书店厨房旁的蓝色大门。

你可能会注意到,英国的售房广告,通常不会告诉你面积多大,而只是有几间卧室。另外就是伦敦的房子很贵。W11 是伦敦的好区,这间两间卧室的住房,售价是90万英镑。

Robin Rhode 的艺术

看到一些南非艺术家 Robin Rhode 的艺术作品,好玩有趣,结合了街头涂鸦和行为艺术,简单而富有灵感。

作品《灌篮》

下月开始会在伦敦的Hayward Gallery 展出一些他的作品。

这里还有一些他的作品照片。

作品《收割》

旧文重贴:月饼

这篇还是2000年的中秋节写的,发在了英华论坛上。

中秋节快到了,不如聊聊月饼。奇怪月饼这东西,味道不错,平时也
能吃,但就不如棕子那样受欢迎,成为天天能吃到的家常食品。

小时候吃的是苏式月饼。苏式月饼个头都不大,外包的是酥皮。有一
种馅是甜的,掺了些松子什么的,不知为什么,非常硬又非常甜。即
使小时候爱吃甜,一次也对付不了一个,只能吃半块留半块。

好吃的另一种月饼,肉月饼,当然卖家都爱叫“鲜肉月饼”。肉月饼
必须热的才好吃,所以要现烤现卖。通常店家会在店门外摆一个大煤
炉,然后用一个大平底锅慢慢煎,肉香四溢,隔半条街都能闻到。

现在流行的月饼我们叫“广式月饼”,记得小时候只有一种豆沙馅的,
後来有一阵五花八门的馅好象一下子都出现了,什么火腿银耳香菇之
类,伴以各种奇怪的名字,和奇怪的味道。其实还是莲蓉双黄最好吃。

福建的月饼外包的也是酥皮,馅料就是莲蓉和绿豆沙,有点象鼓浪屿
馅饼。福建月饼的特色不在月饼本身,而是吃法。中秋节要“逗月饼”,
一家人买一套从大到小不同尺寸的月饼,然后一起掷骰子玩,掷出
“状元”的可以吃最大的,“秀才”就只能吃最小的了。

快到中秋时,店家会到学校来推销月饼,一盒一盒漂漂亮亮地摆在那
里。有时在过节气氛的感染下,就买了些送人或自己吃。于是认识了
一种“冰皮月饼”。冰皮月饼很好吃,但容易坏,要放在冰箱里保存。
到现在我还不明白冰皮月饼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去年中秋节时去了伦敦,一个人逛唐人街,给自己买了个莲蓉双黄。
今年恐怕没有这份兴致了。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