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五月, 2009:

Scenes of a Sexual Nature (2006)

Scenes of a Sexual Nature (2006)
英国
导演:Ed Blum 编剧:Aschlin Ditta

这个周末是难得的万里晴空的天气,昨天下午在苏格兰议会大厦前的草坪上晒太阳,看着周围的情侣、朋友、在水池中嬉戏的孩子,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一部英国电影 Scenes of a Sexual Nature (2006)。

电影片名是开了电影检查制度的一个玩笑,在电检分级中,常以 scenes of sexual nature 来说明电影中有“性爱场面”,但在这部电影中,所谓 sexual nature 其实是指两性、有时是同性之间的相互接触和交流。之所以想起这部电影,是因为片中的所有场面,都发生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地点是伦敦北郊的公园 Hampstead Heath。

电影由许多小故事组成,在许多对夫妇、情侣、朋友或是偶遇者之间发生的故事,相互穿插。他们虽然都在同一天的午后来到同一地点,但是人生道路并没有发生交叉。有时候其中一些角色的出现和举止,影响了其他角色的人生轨迹,但自己却全无知觉。这让我想起了波兰导演奇斯洛夫斯基喜欢的那首诗《一见钟情》:一见钟情的男女,也许早已经不是陌生人,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2009-05-31 Scenes of a Sexual Nature

这些故事中最动人的一个,是 Eileen Atkins 演的 Iris 和 Benjamin Whitrow 演的 Eddie 这一对相互等待了几十年的情人,在同一地点等待对方出现却失之交臂,但却因为弄错了时间而得以重聚。但是我最喜欢的一对,却是 Mark Strong 演的 Louis 和 Polly Walker 演的 Esther。两人既亲热又放松、相见甚欢、既似情侣又如朋友一般在夏日午后的公园中徜徉,最后愉快地告别。这仿佛是所有人中最“正常”的一对,导演却在最后一分钟告诉了他们的真实关系。

(更多…)

爱丁堡 2009年5月30日

不是故意要把自己的博客变成贴图版,但是在苏格兰稍住的人都知道,灿烂的阳光和漫漫的夏日是多么珍贵的东西--来到这样高纬度的地方,很容易理解“漫漫长夏”的真正含义。

edinburgh 20090530
苏格兰议会大厦前草坪上晒太阳的人群

edinburgh 20090530edinburgh 20090530
苏格兰议会大厦前的水池被孩子们当成了游泳池

(更多…)

E.R. 革命自有后来人

昨天在 Channel 4 的数字频道 More4 上看了 E.R. 的最后一集,第15季的第22集。E.R. 其实我看得不多,开头的几年看过一些,当时完全要依赖 TVB 的中文字幕才看得懂,现在发现即使借助英文字幕,还是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记得当年在香港的一份刊物上看到翻译 E.R. 字幕的人说如何的头疼,特别是剧中大批找不到解释的缩写。好在其实观众不需要听懂,听不懂反而对角色更加敬畏。E.R. 是开创性地使用了大量术语,在细节上追求真实的美国电视剧,加上大量跟随镜头、快速切换的运用,其冲击力是空前的。E.R. 还造就了一代明星 George Clooney,不过除了他之外,好像没有其他演员能在电影上取得巨大的成功。

E.R. 越拍越长,以后我也就是偶尔看一两眼,发现大部份角色我都已不认识了。因为要结束,才重新唤起我的兴趣。有 George Clooney 出场的那集,我只看了一点,最后一集,除了 Carter 外,还有好几个过去的角色的出现。但是 E.R. 的终局,依然坚持一贯的风格,强调“生活还在继续”,拒绝给每个角色一个满意的结局。

2009-05-29 E.R. finale

在最后一集中的急诊室中,出现了凭着电视连续剧 Gilmore Girls 出名的 Alexis Bledel,她的 Rory Gilmore 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出现在 E.R.,让人觉得好像是 Rory Gilmore 在耶鲁大学毕业后不再从事新闻事业,而是考进哈佛医学院了,现在来到芝加哥当实习医生。

甚至下一代都开始准备接棒了,当最后剧中 Rachel Greene 在 Cater 的召唤下加入医生护士的救护行列,镜头渐渐向后拉开时,你几乎可以感觉到,屏幕上将打出一行大字:革命自有后来人!

爱丁堡 2009年5月29日

edinburgh 20090529

又一个无风的大晴天,终于感觉到有夏天来临的意思了。不过 BBC 的 Spring Watch 却是本周才开始。自从2006年的盛夏之后,这两年夏天都来得晚了。今天 BBC 的苏格兰新闻节目 Reporting Scotland 兴奋地告诉观众:今天是今年以来最热的一天,爱丁堡最高气温达21度,格拉斯哥23度。

信贷评级警告将影响政府财政政策

上星期为经济观察网写的文章

标准普尔星期四宣布将英国信贷评级前景由“稳定”改为“负面”,并称“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调低英国政府债券的信用评级,理由是不断膨胀的财政赤字可能在中期(2009-13年)接近和保持在GDP的100%左右。这是标准普尔对英国政府发出的一次警告,虽然暂时还没有威胁到英国政府债券长、短期评级,但势必对英国政府今后的财经政策产生影响。

(更多…)

BBC 如何用 Red Button 转播 F1 摩纳哥站

BBC 在数码电视上增加互动频道,已经做了好几年了。过去都叫“互动频道” (Interactive Channel),电视节目主持经常会说“按下红色按钮使用我们的互动频道” (Press the Red Button to go to our Interactive Channels),最近才开始直接用 Red Button的说法,显得更加简洁明了一点。

Red Button 的基本概念就是用数码频道上的多余带宽,提供额外的服务。如果使用最流行的机顶盒 Freeview 收看 BBC,Red Button 所提供的服务最多可占额外的4个频道.但是在提供互动服务上,并不是增加几个频道那么简单。

BBC 的新闻频道 BBC News 上的 Red Button ,提供的除了有文字新闻外,还有新闻、体育、天气等四个分割窗口。

在普通电视节目上,BBC 有时会用 Red Button 来播出与正常节目有关的一些额外节目或服务,比如BBC Four 在播出古典音乐现场演出时,有时会在 Red Button 上提供音乐讲解文字。在最近播出电视剧 Ashes to Ashes 的时候,因为这个节目的背景是1980年代的伦敦,于是 BBC 会在每一集播出后,在 Red Button 上提供1980年代流行音乐的现场演出录像。前几年 BBC 还在电视剧 Spooks 播出之后,在 Red Button 上提供30分钟的“间谍游戏”,由剧中的 Harry (Peter Firth)主持,提供一些监视、跟踪、搜集情报的测试,观众可以用电视遥控器回答问题,最后 Harry 会根据回答问题的准确度评价观众“是否合适当间谍”。

当然 Red Button 用的最多的是体育转播。在转播大型赛事,比如奥运会、温布尔顿网球赛、足球世界杯欧洲杯时,Red Button 的多频道可以保证同时转播不同场地的比赛。在转播2008年欧洲杯时,BBC 还在音频上做了创新,观众可以用 Red Button 选择电视直播解说或是广播直播解说(BBC Radio 5 Live 有自己独立的直播系统)。

2009-05-24 f1 monaco bbc red button

在今天直播F1摩纳哥站时,BBC 除了提供通用节目信号外,还在 Red Button 上提供了一个额外的视频通道,这是一个完全以赛车上安装的摄影机拍摄的视频组成的信号通道,在不同的赛车之间切换,但大部份时间是在 Felipe Massa 的车上。在比赛初期, Massa 试图超车 Vettel 反被 Rosberg 超过的过程,从这个通道上看更过瘾。使用 Red Button ,观众还可以去掉解说声音,只剩下现场赛车引擎声音。可能对铁杆的纯而又纯的F1车迷来说,更喜欢这样,不过我还是非常需要 Martin Brundle 告诉我比赛中发生了什么。

在直播F1摩纳哥站的同时,BBC 还在 Red Button 上直播法网公开赛。这样今天下午 BBC 保证既只用一个频道(BBC One)转播体育赛事 (在下午2:30 F1将近结束时 BBC Two 开始直播高尔夫球赛),又能让不同赛事的观众都有自己喜欢的比赛可看。

英国媒体的戛纳报道

2009-05-24 Fish Tank Cannes
Fish Tank 戛纳首映

戛纳电影节在英国一向很受重视,况且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有好几部英国电影(Ken Loach 的 Looking for Eric 和 Andrea Arnold 和 Fish Tank),和以英国历史为题材的影片 (Jane Campion 的 Bright Star)在电影节的正式竞赛中。英国的四份大报都派了不止一名记者前往戛纳报道。把他们对竞赛电影的打分放在一起,能大概看出英国影评人的一点看法。

不过电影节上映的电影实在太多,并不是每部参赛电影都有打分。英国报纸当然对以上3部电影比较感兴趣,其它电影,就是凭着影评人的兴趣和导演的影响力或是电影的受争议程度了。当然没有得到打分的,并不是完全不受关注,只是报道的幅度比较小。

在上周五BBC Two的 Newsnight Review 上,三位嘉宾重点谈的是 Inglourious Basterds,Looking for Eric,Bright Star 和 Antichrist。但是在对金棕榈奖的预测上,却是对法国电影 Un Prophete 最为看好,其它比较有希望的是 Bright Star 和 Broken Embraces。

今年最受争议的,是 Lars von Trier 的 Antichrist。喜欢它和讨厌它的,似乎都很极端,不仅放映时有来自记者席上的嘘声,而且在记者招待会上,记者们还与导演针锋相对,坚持“如果你把电影带到戛纳来放映,就有义务解释拍摄的动机和希望表达的意义”。不过 Newsnight Review 主持 Kirsty Wark 说了句很实际的话:“在正式公映时,观众可能看不到我们今晚讨论的一些场景。”电影导演在参加戛纳电影节之后重剪影片并不少见。

以下是按几份报纸的影评人打分高低和受关注程度的大致排名:

(更多…)

爱丁堡 2009年5月22日

星期四晚上熬夜,直到星期五早晨3点半才睡。03:22拍下这张照片时,天边已经出现红霞。根据计算,5月22日的日出时间是英国夏令时(BST)04:23 (格林尼治时间03:23)。

edinburgh 20090522 0322

星期五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阳光灿烂又没有风,是一个典型的美妙的苏格兰夏天。“漫漫长夏”,在这里更多是用来形容夏日长长的白天,22日的日落时间是夏令时21:06。

edinburgh 20090522 1355

爱丁堡旧城的一家酒吧,已经用座位占领了门外的人行道。这里几年前曾是我和朋友们经常流连的地方。

edinburgh 20090522 1356

现在已经改了名,叫做 56 North,取自爱丁堡的纬度(55.57度)。

edinburgh 20090522 1403

爱丁堡的 Meadow 是许多年轻人聚集的地方。
(更多…)

The 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

上次提到 Alfred Tennyson 1854年创作的 The 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 是所有 Poet Laureate 创作的诗中最受欢迎的一首。全文如下。在 Poetry Archive 中有 Alfred Tennyson 的朗诵录音。

The 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

by Alfred Tennyson.

Half a league, half a league,
Half a league onward,
All in the valley of Death
Rode the six hundred.
“Forward the Light Brigade!
Charge for the guns!” he said.
Into the valley of Death
Rode the six hundred.

Forward, the Light Brigade!”
Was there a man dismay’d?
Not tho’ the soldier knew
Some one had blunder’d.
Theirs not to make reply,
Theirs not to reason why,
Theirs but to do and die.
Into the valley of Death
Rode the six hundred.

Cannon to right of them,
Cannon to left of them,
Cannon in front of them
Volley’d and thunder’d;
Storm’d at with shot and shell,
Boldly they rode and well,
Into the jaws of Death,
Into the mouth of hell
Rode the six hundred.

Flash’d all their sabres bare,
Flash’d as they turn’d in air
Sabring the gunners there,
Charging an army, while
All the world wonder’d.
Plunged in the battery-smoke
Right thro’ the line they broke;
Cossack and Russian
Reel’d from the sabre-stroke
Shatter’d and sunder’d.
Then they rode back, but not,
Not the six hundred.

Cannon to right of them,
Cannon to left of them,
Cannon behind them
Volley’d and thunder’d;
Storm’d at with shot and shell,
While horse and hero fell,
They that had fought so well
Came thro’ the jaws of Death,
Back from the mouth of hell,
All that was left of them,
Left of six hundred.

When can their glory fade?
O the wild charge they made!
All the world wonder’d.
Honor the charge they made!
Honor the Light Brigade,
Noble six hundred!

布朗内阁改组谣传:曼德尔森

目前谣传的内阁改组,发生时间将会在下个月的欧洲议会议员(MEP)选举之后,这是英国政府的通常做法。

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可能会出任外交大臣的消息,是从匿名的渠道泄露出来的,这种“泄露”,通常是政府首长周围的人向相熟媒体传话,目的也许是制造声势、也许是给媒体打预防针、也许是试探民情。媒体不会透露消息来源,所以泄露的动机是什么,也就只有猜。

曼德尔森本人显然愿意担任外交大臣一职,那是他祖父 Herbert Morrison 曾经担任过的职位,他本人曾在布鲁塞尔担任过欧盟委员会贸易专员,有外交经验。但据《金融时报》分析,布朗可能会让他参与更多明年大选方面的战略策划工作,曼德尔森这方面的能力很强。

让曼德尔森离开目前的商务大臣一职,还有另外一个好处。曼德尔森是布莱尔派(Blairite),市场经济的坚定支持者,因此受到英国工商界的欢迎。但是他积极推行的皇家邮政(Royal Mail)半私有化政策,不仅引起工会的强烈不满,不少工党议员也持反对意见。布朗可以通过让曼德尔森离职,借机下台,搁置这一政策,保持党内团结并讨好传统的工党支持者。

米利班徳(David Miliband)是工党新生代中,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领导人的头号人选。他不属于布朗的幕僚班子,布朗会对他有一定的戒心,但也不能过于怠慢。他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并无过失,在这次议员津贴丑闻中也没有出事,所以如果要让位给曼德尔森,布朗应该会把同样重要的部门:内务部(Home Office)交给他。现任内务大臣 Jacqui Smith 在任上出了太多问题,肯定会让位了。

同时传出的消息是布朗可能会让他的忠实部下 Ed Balls 担任财务大臣。现在的财务大臣达林(Alistair Darling)形象比较沉闷,不易吸引选民。但据《卫报》透露,Ed Balls 可能会担任曼德尔森离职后空出的商务大臣一职。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