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五月 18th, 2009:

《卫报》:十字路口的中国

《卫报》将在本周举办“十字路口的中国”(China at the crossroad)专题,集中报道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和国际关系方面的最新状况,将通过民工、商人、博客作者、政府官员的眼睛观察中国。与以往的中国报道和中国专题不同,这次《卫报》和译言网站合作,将部份文章同时以中文呈现,方便更多的读者。

2009-05-18 Guardian page14-15

科学的准确表述与艺术的自由发挥

周末在 BBC Radio 4 上听 Museum of Curiosity 的第2系列,其中有采访英国科普作家 Simon Singh 的片段,让我想起几年前他与歌手Katie Melua 的一段故事。Simon Singh 是印度裔的物理学家,受过专业的科研训练,但是他的成功是在科普创作上,曾写过好几本数学、密码和量子物理方面的科普和科学历史书籍,拍过科普纪录片,还是《卫报》的专栏作家。

不过他与 Katie Melua 的这段故事在公众中的反响最大。Katie Melua 小时候随全家从格鲁吉亚移民到北爱尔兰,是个年轻的爵士和蓝调歌手,对时事也颇有见地。在她2005年出版的专辑 Piece by Piece 中,有一首非常动听的歌曲《九百万辆自行车》(Nine Million Bicycles),歌中唱道:

We are 12 billion light-years from
the edge,
That’s a guess,
No one can ever say it’s true,
But I know that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我们离宇宙边缘,
有120光年。
那不过是个猜测,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但我知道,我会永远,
和你在一起。)

2009-05-18 katie melua

当时刚出版了新书《宇宙大爆炸》(Big Bang)的 Simon Singh 在《卫报》上发表一篇文章,以此为例,指出科学观点是科学家们经过仔细分析之后给出的最接近事实的结论,而不是可以随意伸缩改变的“时髦看法”。他说“宇宙的边缘”既不是“120亿光年”,也不是“猜测”,在“一定误差范围内的准确估计”是137亿光年。于是他提议 Katie Melua 把歌词改为:

We are 13.7 billion light-years from
the edge of the observable universe,
That’s a good estimate with
well-defined error bars,
Scientists say it’s true, but
acknowledge that it may be refined,
And with the available information, I predict that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我们离可观测的宇宙边缘,
有137光年。
那是一个不错的估计,
在可知的误差范围内。
科学家们说,这个数字是准确的,
但承认将来可能修改。
凭着所有可搜集的资料,
我预测我会,
永远和你在一起。)

2009-05-18 simon singh

Katie Melua 倒是从善如流,据 BBC Radio 4 的旗舰时事节目 Today 2005年10月15日报道,她主动联系 Simon Singh 致歉,还说自己中学时代曾是天文小组的成员,完全理解他的看法云云。不仅如此,她用 Simon Singh 的罗罗嗦嗦的歌词,重新录制了这首歌的片段。结果证明,显然科学论文不适于当歌词来唱。唱完之后,Katie Melua 忍不住笑言:“为什么他是个科学家,那是有道理的。” Simon Singh 则承认自己写歌词的企图失败,双方握手言和。

美国科普作家 Michael Shermer 在他的一次演讲中,特别引用了这个例子:

你可以在这里听这首歌的完全版本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科普与流行文化互动的故事,Simon Singh 机智幽默,Katie Melua 冰雪聪明,假戏真做,成为美谈。

如果我们的科学家能够不过分一本正经,艺术家能够尊重科学从善如流,双方坚持自己的科学态度和艺术立场,但不要把个人太当回事,那么科普本身将会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