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Jane’s Fame 阅读笔记摘抄

传记作家 Claire Harman 新作 Jane’s Fame 书中的一些故事和书外的一些片段:

1.
简•奥斯汀20岁时即完成了《傲慢与偏见》第一稿(当时叫《第一印象》First Impressions),誊写成册在家庭成员间传阅。她父亲在1797年11月1日曾向伦敦出版商Thomas Cadell推荐一部手稿,信中未提手稿作者和书名,但现在普遍认为是《第一印象》。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2.
1803年通过哥哥亨利,简•奥斯汀把小说《苏珊》(后来的《诺桑觉寺》)的手稿和版权卖给了伦敦出版商 Benjamin Crosby,售价为10英镑。但是等待出版的兴奋很快被失望所代替,因为她的手稿显然被出版商束之高阁了。1809年,她用 Mrs Ashton Dennis 的婚后假名给出版商写信,愤怒地质问为什么小说迟迟没有出版,在信件的最后,署上了假名的缩写 MAD

这封信显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 Crosby 的儿子在回信中表示愿意把手稿原价卖回给简•奥斯汀。当时她父亲已经去世,自己没有独立收入来源,所以没有花这笔钱。后来在1816年出版商破产时赎回了手稿。

3.
1810年,《理智与感情》已经重写两遍,由出版商 Thomas Egerton 出版,用的是分成方式,简•奥斯汀保留版权。第一版共750本于1813年全部售出,她的分成收入是140英镑。

1812年,把《傲慢与偏见》版权以110英镑卖给了 Thomas Egerton,原因是哥哥亨利因为妻子生病没有时间处理出版事宜。1813年第一版估计为700本,同年出第二版,1817年第三版,估计共售出1500本,总收入575英镑。

1814年出版《曼斯菲尔德庄园》,1815年出版的《艾玛》第一版印数达2000本。简•奥斯汀都拥有版权。

1817年简•奥斯汀去世后,姐姐卡桑德拉把手稿《苏珊》(已改名《凯瑟琳》)和《艾略特》(The Elliots)发给《艾玛》的出版商 John Murray。两部小说分别以《诺桑觉寺》和《劝导》为标题,以Miss Austen名义出版――她生前都以匿名出版小说。

4.
简•奥斯汀成为广受追捧的作家,是在1870年有关她的第一本传记(由她的侄子James Edward Austen所写)出版到1900年之间,她被再次“发现”,出现 Janeites 这个词,甚至 The divine Jane /St Jane 都是这个时期。

她的追随者开始拜访她身前的遗迹,她小时候在 Steventon住过的房子已经被拆了,Chawton cottage 已经被改造成供三家人居住,内部面目全非,所以人们就去 Winchester Cathedral 给她的墓碑鲜花,然后美国游客们就在 Winchester 的学院路(College Street)寻找她去世时住的房子。这条街上一家小食店店主经常被美国游客们询问这里是否是简•奥斯汀去世的地方,不胜其烦,说服房产地主 Winchester College 在他的店门口树了块牌子(大概是说这里不是简•奥斯汀去世之地云云)。不久之后,他又主动要求取下这块牌子,因为虽然美国游客们是收声了,但多了许多当地人,来问他“简•奥斯汀是谁?”

5.
简•奥斯汀的生平研究被认为是最难的,仅此于莎士比亚。原因是她把所有信件文稿留给了姐姐卡桑德拉,而卡桑德拉在去世之前销毁了许多文件,造成后代研究者资料不足。

6.
所谓“两寸牙雕”(two inches wide ivory),其实是当时使用的一种用象牙片做成的写字板,可以反复擦写使用。简•奥斯汀在给侄子 James Edward 的信中提及自己的创作: How could I possibly join them on the little bit (two Inches wide) of Ivory on which I work with so fine a Brush,as produces little effect after much labour?形容自己的作品不能与其它作者的“大作”相比。哈曼认为很难理解简•奥斯汀写这段话和动机和心理背景。如果是谦虚的话,那似乎是过分到了虚伪的地步,因为当时她是已经出版了四部小说的作家,而收信人不过是才18岁大的、有志成为作家的侄子。是不是她忽然对自己的创作力能否持久出现了焦虑?还是一种半开玩笑的反讽手法?

不管简•奥斯汀为什么写这段话,以后的研究者则把它与上下文脱离开去,因为这似乎是一个绝好的比喻,可以借以此形容她的作品如同牙雕饰品,格局小、精雕细琢、女性化。

7.
1996年电影版《艾玛》的编剧和导演Douglas McGrath说:“我觉得简•奥斯汀会是一个好的合作者……因为,你知道,她能写精彩的对话,她创造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她设计情节的技巧极为高明――而且她已经死了。”

Phil Hilton (针对年轻男性的“低俗”杂志 Nuts 前主编)说:“她(简•奥斯汀)的小说不仅仅是浪漫爱情,那不过是推动情节发展的工具。不幸的是,当她的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后,书中的好东西都被剪掉了,让位给一个英俊的男演员从湖里走出来的镜头。”

书外话:
1.
Claire Harman 在一次采访中说,在再次阅读了现存的简•奥斯汀书信之后,她觉得奥斯汀对 Edward Taylor 的爱慕显然比对 Tom Lefroy 的当真的多,而不是象电影 Becoming Jane 展示的那样。但是 Claire Harman 最后还是决定不把这段故事收入她的书中。

2.
在这部书出版之际,Claire Harman 接受了作家网站 Litopia Daily (Litopia 应该是 Literature Utopia 的合成词了)的采访,讨论此书的写作过程。采访做成了四辑的podcast,可以从 Lipotia Daily 网站下载。在采访中她说如果简·奥斯汀活在现在,很可能成为一个言辞机智锋利,让人又爱又怕的博客作者。

3.
这部书曾被缩写改编成15×5分钟的小说朗读节目,在 BBC Radio 4 的 Book of the Week 节目中播出。

4.
Jane’s Fame 出版前,曾经是 Claire Harman 导师的牛津大学教授 Kathryn Sutherland 向《观察家报》说Claire Harman 的新书没有认真恰当地引用她的研究成果。Kathryn Sutherland 曾在2005年出版学术著作 Jane Austen’s Textual Lives,她认为 Claire Harman 借用了她的观点。Claire Harman 在采访中回应说,自己总是会恰当地引用他人成果;真正的原因是 Kathryn Sutherland 认为这本新书妨碍了她自己的出版计划。

4 Comments

  1. […] 的 Blog « 用 ITV Player 看 Tour de FranceJane’s Fame 阅读笔记摘抄 […]

  2. 梵尚说道:

    不知道这本书国内会不会引进

  3. […] 附:如果还想更多地了解此书,可以在这里读 Jane’s Fame 阅读笔记。 […]

  4.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07/13/janes-fame-reading-notes/ 2009年7月18日20:36 标签: Claire Harman, Jane Austen, 《傲慢与偏见》, 《劝导》, 《曼斯菲尔德庄园》, 《理智与感情》, 《艾玛》, 《诺桑觉寺》, 简·奥斯汀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