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九月 3rd, 2009: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三十七:Andrew Robert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Andrew Roberts
Second World War
2pm 31 August

Andrew Roberts 的新书 The Storm of War 刚刚出版,就已经上了英国畅销书非小说精装本的排行榜。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看起来博览群书、精力充沛的女士,她手里捧着这本书,说她已经看完了,评语是“wonderful”。

2009-08-17 The Storm of War

这本 The Storm of War 可以说是他去年的 Masters and Commanders 的续集,那本书说的是盟军首脑的决策过程,这本书说的是希特勒的错误决策是如何将纳粹德国引向失败。

Andrew Roberts 在讲座中举了几个例子:

其一是“海狮行动”(Operation Sealion),德国入侵英国的行动,希特勒认为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种和雅利安人同属“高等人种”,总是期望只要施加一定压力,英国会与德国结盟,或者至少保持中立,因此在1940年没有全力封锁英国,否则英国会被摧垮。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三十六:Tristram Hunt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Tristram Hunt
Lived Lives
3:30pm 29 August

Tristram Hunt 是英国比较上镜的少壮派历史学家,难怪讲座主持人的开场白就是“现在的历史学家越来越年轻英俊了”。他的口才也不错,有着大学教授的儒雅,但演讲的材料却不干涩,十分生动。

他讲的题目是和他的新书有关:恩格斯(《穿礼服的共产党人: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革命生活》(The Frock-coated Communist: The Revolutionary Life of Friedrich Engels)。他认为长期以来在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中,恩格斯一直“处于马克思的影子中”,他的作用,似乎只是为马克思提供经济支持,保证马克思能完成《资本论》。但是根据Tristram Hunt的研究,恩格斯和马克思两的意识形态旅程,是独立完成的,正因为两人在意识形态上的平等,当两人在1844年在巴黎相遇时,恩格斯主动放弃自己在理论上的探索,转而全力支持马克思――恩格斯眼中的天才,继续进行研究。在1948-9年的欧洲革命失败后,恩格斯再次做出牺牲,回到被自己抛弃的家族企业中,做回资本家,为马克思一家提供经济支持。

2009-09-02 The Frock-coated Communist

恩格斯不仅在经济上支持马克思,而且他自己还是工厂主,在曼彻斯特管理家族企业中的棉花厂,在两人的通信中,马克思不断向恩格斯询问资本主义体制的实际经验和数据,这些恩格斯都一一提供。《资本论》刚出版时,无人问津,恩格斯于是用不同笔名写评论,试图引发公众兴趣。

Tristram Hunt 认为恩格斯的共产主义理念来自他的宗教背景和他对德国哲学的研究,以及他对西欧早期资本主义制度的非人道特性的体验,他认为只有完全消灭了资本主义制度后,人类才能真正地获得解放。恩格斯从未在他的工厂中做改善工作环境的尝试,据 Tristram Hunt 说,这可能是因为他对改良资本主义不感兴趣,他的理想是消灭这种制度。

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虽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在英国,但是当他们的理论在欧洲大陆引起震动的时候,在英国却很少有人关注他们,他们对英国的共产主义运动也没产生什么影响。讲座中有人问道,当时恩格斯在曼彻斯特过着这样的双重生活:既是资本家工厂主,又鼓动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难道没有记者去调查发掘一下?Tristram Hunt 的回答是当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英国都不是名人,没有太多人关注他们。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认为资本主义制度的倒台需要在政治和经济成熟时才会发生,他们当时预计最可能发生资本主义危机的,是德国和法国,他们没有预料到俄国革命的发生,当然也没有预料到以后的共产主义运动中,他们的理论所遭到的变异。

爱丁堡艺术节节目之三十五:Andy Hamilton

Andy Hamilton’s ‘Hat of Doom’
Lakin McCarthy Entertainment
The Queen’s Hall
22:00 29 August
£15
***/5

去看演出前我不知道 Andy Hamilton 是谁,演出开始后,才发现我其实在BBC电视的 Have I Got News for You中见过他,还在BBC Radio 4 的 The News Quiz中听过他的声音,只不过从没有把名字和人对上号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预料观众中和我类似的不少,他一上来就问哪些人在电视上见过他,哪些人在电台听过他的声音,还有哪些是被伴侣强拉来的。然后开玩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象被掉下的树干砸矮的了帕瓦罗蒂?”

我不知道他原来还是BBC电视喜剧系列 Outnumbered 的编剧,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喜剧系列。他讲的一个管教孩子的笑话很有意思,和 Outnumbered 的主题相似,那个系列说的就是中产阶级父母在管教孩子上是如何的束手无策。

作为一个成名的喜剧演员,他的这场演出却显得气氛不足。观众人数不可谓不多,但是全场欢动的时刻却少。也许是只演一场的缘故,他似乎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和观众“热身”,演出的步伐可以说是属于“闲适”一类。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