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公子哥儿的年轻时代 When Boris Met Dave (2009)

Channel 4 选择在保守党大会期间,卡梅伦做大会演讲的前夜播出这部记录故事片(docu-drama) When Boris Met Dave,看上去是在给卡梅伦拆台,因为片中所说的卡梅伦(Dave)和约翰森(Boris)在牛津大学读书期间参与 Bullingdon Club 的故事――都是两人在从政之后不愿意谈论的旧事。然而片子的基调,却不是挑战两人的从政的背景和道义资格,而几乎是为未来的首相预先做怀旧了。

2009-10-08 Newsnight Bullingdon Club painting

所谓 Bullingdon Club 的旧事,本身固然怪异,仿佛是回到了大英帝国时代。但更有趣的,是事后其中的主角极力掩盖这段往事的努力,甚至到了不允许报章发表其中一幅著名的成员合影的程度,显示出在英国,社会阶层的概念依然深入人心,依然有着政治杀伤力。

Bullingdon Club 是牛津大学学生的一个秘密社团,你无法“申请”加入,而是由社团“选择”你,根据这部片子,一旦社团选择了你,某天半夜就会有一群穿着晚礼服的男学生(这个社团只有男生可以加入)闯入你的宿舍,把你宿舍内的东西全部砸烂,最后领头人会跟你说:“恭喜你,你已经被选上了。”

这看上去好像是个无伤大雅的学生游戏,弄得神神秘秘无非是带劲好玩。问题是参加这个 Bullingdon Club 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子弟,伊顿公学出身,如果在大英帝国时代,他们绝对是未来的统治阶层(ruling class)。砸东西也是他们的一项“活动”,他们会去最贵的饭店喝最贵的酒,醉后把饭店家具砸烂,然后(用父母的钱)赔偿。这似乎是英国贵族的一种奇特的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怪癖:砸东西表示法律上不了自己的身,而赔钱这一招,更是种对受害者的双重羞辱,显示自己有的是钱,根本不在乎对方感受。

1980年代的卡梅伦和约翰逊、还有现在保守党影子财相 George Osborne都是 Bullingdon Club 的成员,现在的唯一遗迹,只有当时一群成员拍摄的合影,照片中卡梅伦和约翰逊等人穿着白衬衫黑礼物,做出一幅傲慢的姿态。离开牛津后卡梅伦直接去了保守党总部,在他前去面试之间,有人从白金汉宫给保守党总部打了招呼,卡梅伦传记的作者认为是他的教父,在皇室身边工作的军官。约翰逊则去当了记者,然后从政,当上保守党议员,后来竞选伦敦市长获胜。现在卡梅伦和约翰逊两人,在保守党内部是权力最大的,被纪录片作者称为是“未来十年的布莱尔和布朗”。

民主政治需要说服选民投自己票,一个自认为是统治阶层的人,是难以得到选民的信任的。卡梅伦自担任保守党党魁以来,一直在努力洗脱自己“公子哥儿”的形象,但即使在最近,BBC的Andrew Marr 还在采访中追问他家产到底有多少。这张照片在曝光之后,其拍摄者,版权持有人已经不允许任何报刊再次发表。虽然拍摄者强调这么做仅仅是出于商业考虑,但即使是支持保守党的博客都说“一定是有人花了一大笔钱。”

这种做法,自然只会引起反弹,BBC的 Newsnight 节目甚至请了一位艺术家根据照片画了一幅水彩画,去年还流传出一张可疑的Bullingdon Club 合影新版本。在明年大选期间,Bullingdon Club 的旧事,以及卡梅伦优裕的背景,还是会成为他被攻击的地方。

有意思的是,在这部片子中演年轻时代 Boris Johnson 的演员 Christian Brassington 三年前还演了一部记录故事片 Tony Blair: Rock Star,他演的是年轻时代的 Tony Blair。

One Comment

  1. […] 今天的《卫报》还专门配了社论,称赞 Boris Johnson 的见义勇为。这里比较有趣的背景是,Franny Armstrong 是电影 Age of Stupid 的导演,积极的环保活跃份子,她提出的 10:10 倡议――接受倡议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公司机构,承诺在2010年自愿消减自己的碳排放量10%――得到了《卫报》的全力支持。Franny Armstrong 自己承认在政治立场上和 Boris Johnson 有距离,上次伦敦市长选举,她投的是工党候选人 Ken Livingston。而《卫报》,作为工党的支持者,当然也不是 Boris Johnson 的粉丝――他作为伦敦市长所拥有的权力,让他在保守党内可以排到第2位,仅在党魁卡梅伦之下。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