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诺贝尔奖:值不值?

2009年诺贝尔奖每天公布一项,每天都引发一番热烈讨论和祝贺,到了周五,和平奖一公布,却是一片哗然。在公布现场,是背景中清清楚楚地一片哗然,在网络上,Twitter 网站当天下午(美国人醒来之后)甚至因此瘫痪。

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这一决定,只能说,实在太多幼稚。每年和平奖的获得者,并不都是名至实归,但是现在把和平奖发给奥巴马,甚至对他都不公平――将来某一天,奥巴马也许能拿出令人信服的成就,为世界和平做出了贡献,值得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卫报》的读者大都是奥巴马的支持者,但在其网站举办的网络投票中,70%的人说现在给这个奖“太早了”

奥巴马说他感到“惭愧”(humbled),我看更多的是尴尬,也许他想对挪威人说的是“有没有搞错?”如果按照和平奖委员会的说法,这个奖是为了“鼓励”他的“愿景”(vision),那么在国际上,奥巴马不需要这个奖来增加他的魅力和说服力;在国内,获奖只会加剧他的支持者与反对者之间的对立。

除了和平奖和我不熟悉的文学奖以及下周一公布的经济奖,三个自然科学方面的奖项,今年都发给了值得获奖的科研工作者。获得医学奖的端粒,回答了DNA复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并且为细胞衰老、死亡和癌变提供了一研究个方向;获得化学奖的核糖体结构,推进了我们对蛋白质合成过程的理解。这两项成就,都属于基础研究,真正的是为了解自然而做的工作。获得物理奖的,是两个不同的成就,光纤和CCD,已经是现代生活与通讯不可缺少的东西,而且CCD的发明的进步,也为核糖体结构的研究提供的重要的工具。

每年诺贝尔奖,中国人似乎都要期待和焦虑一番。其实,要想获得诺贝尔奖,第一件事是必须忘记诺贝尔奖。许多中国人的误区,在于把诺贝尔奖当作了奥运会。但是,许多运动员会说他们的人生目标是奥运金牌,但是有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说过他/她当年入行搞科研是为了得诺贝尔奖?

科研工作,是一个长期、艰苦、需要耐心、不能计较回报的工作。只有把做科研本身当作一项回报的人,才可能坚持得下来。当BBC Radio 4 采访今年获得医学奖的Elizabeth Blackburn时,主持人都为她的平静和谦虚而感慨。获得化学奖的剑桥科学家 Vendatraman Ramakrishnan讲了他得知获奖的经过:他当天照常骑自行车上班,中途爆胎,只好走了半路,结果迟到了。正不痛快中,接到一个电话,通知他获得诺贝尔奖了,他没好气地回答到:“别逗了,你的瑞典口音倒是装得挺像的。”在谈起获奖的3位科学家时,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 Paul Freemont 教授就用“全身心投入”(put her whole soul into it)来形容以色列女科学奖 Ada Yonath。

作为社会来说,需要给科学家们各方面的支持和资源,但是他们实在不需要“得奖压力”。

One Comment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09/10/10/nobel-prizes-2009/ 2009年10月12日11:16 标签: 奥巴马, 诺贝尔奖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