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一月 12th, 2010:

Miep Gies 去世了

2010-01-12. Miep Gies

这位身怀侠骨的女性昨天去世时,已经活到100岁了。Anne Frank 对许多人来说,似乎已是很遥远的故事,但是 Miep Gies 不仅是日记的见证人和保存者,而且还在那两年时间里,冒着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为安妮一家运送食物衣物,传递外界消息。

非常凑巧的是,昨天晚上BBC Four 正在播出1995年的纪录片Anne Frank Remembered,这部由 Jon Blair 导演、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的影片中,许多镜头是导演采访 Miep Gies 回忆安妮一家的镜头。

Miep Gies 是维也纳出生的奥地利人,从小被送到荷兰,成年后在安妮父亲开的公司里当秘书。当1942年安妮一家决定躲进公司阁楼逃避纳粹迫害时,Miep Gies 和包括他丈夫在内的一群荷兰人担当起采购食物衣物的工作--这在当时是件很危险的事情。1944年安妮一家被出卖被捕时,Miep Gies 说她的维也纳人的身份救了她,免遭入狱。后来她回到安妮一家暗藏的阁楼,在一片狼藉中,从地板上找到了安妮的日记,保存起来,一直到战后安妮的父亲回到阿姆斯特丹时才交给他。

对于这一段历史,她从未居功:

“在那些黑暗和可怕的日子里,我曾做过的那些事,许多荷兰人都做过,许多人做得比我多得多,和他们相比,我只能排在末尾。那些日子虽已遥远,但是对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过的人来说,永远仿佛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I stand at the end of the long, long line of good Dutch people who did what I did or more — much more — during those dark and terrible times years ago, but always like yesterday in the hearts of those of us who bear witness.

Eric Rohmer 去世

2010-01-12. Eric Rohmer新闻中传来 Eric Rohmer 11日去世的消息,虽然不能说是震惊,还是有点伤感,不仅因为他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而且老导演十分勤奋,一直坚持工作,2007年87岁时拍摄的电影 Romance of Astrea and Celadon,被许多人认为是他精彩的谢幕之作,但是作为他的影迷,总还隐隐期待他什么时候又重新扛起摄影机继续给我们带来新的作品。

记得看他的第一部作品是 My Girlfriend’s Boyfriend,是从大学图书馆借出来的VHS录像带,这部颇为轻松的爱情喜剧让我从此对他的电影发生了兴趣。有一年香港艺术馆举办他的回顾展,我记得在电影院中,看的第一部作品是《夏天的故事》,当时演女主角的 Amanda Langlet 还有一直为他做剪辑的 Mary Stephen 还来了参加放映后的问答节目。不过最让我心驰神往的是《巴黎的约会》,几年之后去巴黎旅游时,还做了一回狂热影迷,去寻找电影中的场景。

他的电影通常不会故作深奥,情节简单轻松、角色漂亮,但最吸引人的,还是故事,Eric Rohmer 最拿手的是为角色设计道德定义模糊的两难处境,总是能顺手揪出男女主角的私心和幼稚愚蠢的动机,但是又不会对角色做居高临下状,最后观众象对待朋友般地原谅了角色的种种缺点。

虽然他的电影中,大部份是小格局的现代都市故事,但是他也能拍历史剧和古装剧,2001年的那部 The Lady and the Duke 用数码方式拍摄,特别绘制了油画效果的外景,是一部需要在电影院欣赏的作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绿光》,除了对女主角的种种沮丧颇为认同外,那最后一抹绿光,大概就是爱看电影的人一直想从银幕上看到的东西。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