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一月 23rd, 2010:

爱书的城市也爱游客

南方都市报 南方评论》爱丁堡这个星期举行了一次拍卖会,其中的一件拍品是一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被人以1600英镑买下了。但是这本书既非手稿,也没有作者罗琳的字迹签名,装帧亦十分简单———因为这是一本小说预读本,即在正式出版前,由出版商免费寄送给其他作家和书评人的版本,有“敬请指正和推广”之意。这本预读本内不仅拼写和语法错误不少,而且封面上作者的名字都写成了JA Rowling而不是罗琳的正式笔名 JK Rowling。

Edinburgh. JK Rowling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之前,罗琳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作者,这部后来成为《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部的小说,出版社只给了她1500英镑的预付稿酬,现在连一本预读本都买不到了。罗琳成名之后,每次新书出版,出版商对内容必守口如瓶,再无寄送预读本一说,这也许是为什么这本普通的预读本,忽然有了收藏价值。

根据英国出版行业的统计,21世纪的前10年,名列畅销书榜前12名的小说中,11本出自两位作者:丹·布朗和JK·罗琳。恰好这两位作者的作品都和爱丁堡有些联系:《达芬奇密码》中,谜底最终要在爱丁堡城南的罗斯林礼拜堂揭开,而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是她在爱丁堡写的。

Edinburgh.20100122.1

丹·布朗和罗琳的成名,不仅让自己成了亿万富翁,当年拿到预读本的可以发点小财,同时也再次让爱丁堡成为书迷影迷的朝圣之地。且不说许多游客来到爱丁堡,点名一定要去罗斯林礼拜堂,现在就连罗琳曾经流连的咖啡馆,都成了旅游景点。

当年做单亲母亲、生活清贫的罗琳,喜欢带着几岁大的女儿出门散步,然后找一家咖啡馆坐下,哄女儿入睡之后,在一杯咖啡的陪伴下,继续写作。她最常去的一家咖啡馆,在旧城爱丁堡大学“老学院”(Old College)对面,后来已经改成了一家中餐馆,只剩下墙外的一个铭牌,指明正身:“罗琳在此创作哈利波特”。而另一家仍在经营中的名叫“象屋”的咖啡馆,却乘虚而入,在店外写上“哈利波特诞生之处”以招徕游客。

Edinburgh. Elephant House claims to be the "birth place of Harry Potter"

(更多…)

随《卫报》附送《济慈诗选》

Guardian. 20100123

随报附送一些小东西是英国报纸招徕读者的手段,特别是报纸的周末版和星期天报纸。曾有一段时间送DVD很流行,《卫报》过去爱送可以贴在墙上的图表(wall chart),现在经常送成系列的经典文选。

Guardian.20100123.

随今天《卫报》附送的是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诗人济慈的诗选,是这个系列的第一本,明天是拜伦。这本薄薄26页的诗选中,除了济慈的十多首诗外,还有前任“御用诗人”Andrew Motion写的前言,济慈的手迹图片,和他在1819年7月27日写给情人 Fanny Brawne 的信 (电影 Bright Star 的主要线索)。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