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我就是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而已”

“The only thing oriental about me is my face.”

宋美龄的这句话,在她身后,成了代表她人生的名言。2003年宋美龄去世时,许多报道中,都引用了这句话

2010-03-21. Life 1943 Mar 1, Madame Chiang in Congress

这句话之所以广为流传,是因为很符合她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宋美龄10岁去美国,9年之后回国,使用最流畅的是英语。1943年2月她在美国参众两院发表演讲之时,整个美国都被她的魅力而倾倒:一个娇小的东方女性,在美国受教育,说着一口带着乔治亚州口音的英语,虔诚的基督徒,代表着神秘的东方大国,抵御共同的敌人。《宋美龄传》(The Last Empress)作者Hannah Pakula 说她是“口才强于文字”的极好例子。

然而1940年代的宋美龄,早已把自己看作中国的主人,蒋宋孔三姓的家族王朝,在她眼中就是中国。“我就是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而已”这样的话,不符合此时的宋美龄的心态。

她有没有说过这句话?是在什么时候说的这句话呢?许多引用这句话的文章,都没有注明时间地点。我看到的最早的出处,是在项美丽(Emily Hahn)的《宋氏三姐妹》(The Soong Sisters)中。这本书于1941年出版,其中说到宋美龄在从美国回到中国之际时的矛盾心理:“她对故土的眷恋与回归的恐惧交织在一起”,因为她知道中国依然是一个规矩与传统十分严格的地方,多年来的海外生活让她暂时逃避了束缚,现在却必须重新回到那个世界。10岁来到美国时,她需要花力气适应这里的西方文化,现在她却又面临需要再次花力气重新适应中国文化的过程。

宋家1917年的合影,后排右一为宋美龄

宋家1917年的合影,后排右一为宋美龄

此时的宋美龄,在给朋友的信中说出了这句名言:The only thing oriental about me is my face。

项美丽没有说这封信的具体日期,也没有说是在什么地方写的,我估计是1917年宋美龄回国前后。她也没有说这封信是写给谁的,我的估计是她在 Wellesley College 的同学和好朋友 Emma Mills。宋美龄回到上海之后,两人通信频繁,Emma Mills 应该是她当时唯一可以无所不谈的朋友,信中经常说起家庭故事、上海见闻、中国社会给她带来的震惊和新鲜感、对自己的事业人生未来的迷惑,其视角和立场,象极了一个出身上流社会、接受良好教育之后的美国女孩――这些都是“我就是长着一张东方人的脸而已”的最好注脚。

宋美龄是在感叹对中国了解太少,而不是认为自己是局外人。事实上在回到上海之后,除了做一些受过教育的“洋小姐”们常做的事:教英文、当记者、做慈善之外,宋美龄还专门请了老师为自己补习中文。在兴建家族王朝的过程中,她从没把自己当局外人。

3 Comments

  1. […] 原文链接:http://taohuawu.net/2010/03/21/the-only-thing-oriental-about-me-is-my-face/ 2010年3月25日10:36 标签: Emily Hahn, Emma Mills, Hannah Pakula, The Last Empress, The Soong Sisters, Wellesley College, 宋美龄, 项美丽 订阅评论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

  2. […] 看到以下这则消息,得知美国传记作家 Hannah Pakula 的宋美龄传记 The Last Empress 已经由远流出版社在台湾出版(改名为《宋美龄新传─绝代风华一夫人》)。这本书我去年初看到,在“英国新书”系列上做了介绍,后来为《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写了书评。这是一本值得一读的书,书中对宋美龄其人其事写得透彻,不仅有许多来自美国的素材,没有意识形态的顾虑和偏见,对她的个性亦有独到的分析。宋美龄在蒋宋王朝的建立和崩溃过程中是一个关键人物,可以通过她的起落从一个侧面重新回顾这段历史。 蒋家出版热两岸再掀高潮 […]

  3. bear 1989说道:

    She didn’t have a Georgian accent, which sounds very red neck, she had a very posh upper class American accent actually.

The Last Empress 中文版在台湾出版 – 桃花坞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