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五月 5th, 2010:

收费墙

2010-05-05. Press Gazette

五月份的英国报刊行业刊物 Press Gazette 的封面是长城。不过不要会错意了,封面故事说的不是 GFW,而是《泰晤士报》的“收费墙”(paywall)。这堵“收费墙”,预计将于下个月升起。封面上引了《泰晤士报》负责收费行动的 Daniel Finkelstein 的话:“所有新闻工作者都应该期待新闻集团成功。”

大选结果预测信谁的?

英国大选距投票开始已不到20个小时,对大选结果的预测达到了白热化阶段。当然今年大选的特点是变数太多,谁也不敢说自己的预测有多准,“预测不了”是最好的预测。

BBC 的科技编辑 Rory Cellan-Jones 在他的博客上提到了3种不同的预测方式和平台:民意调查、博彩公司、社会媒体

1. 民意调查提供的数据,目前来说仍然是最受重视的。现在有五六家公司同时在做民意调查,结果略有出入,但相差不大,保守党一直领先,约32-36%左右,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相差不大,在26-28%附近。

从民意调查数字,转化为对议席的预测,采用的是“均一转移”(uniform national swing)的模式,即假定选民投票意向的改变,在全国范围内是一致的。这样做显然有较大的误差,因为每个选区在当地事务、候选人受欢迎程度、投票率上都不同。

根据BBC的民意调查综合结果:保守党 35%,工党 29%,自由民主党27%。

采用“均一转移”的议席预测是:工党 272,保守党 270,自由民主党 79。

所以,如果相信民意调查和议席转换模型,那么没有一党可以获得超过半数的326席,“无多数议会”是最可能的结果,自由民主党的立场将起决定性作用。

2. 博彩公司的预测。在英国,博彩公司的赔率决不可小视。他们为不同的选区开出不同的赔率,收集数据的细致程度超过民意调查。博彩公司的问题是,他们收集的毕竟是间接数据,预测中有相当多的经验成份,而且不会象民意调查公司那样公开自己的模型,所以他们的预测不如民意调查受重视。

今年大选,立博(Ladbrokes)在所有选区都开出了赔率,他们对大选结果的预测是:

保守党 313,工党 212,自由民主党 88。

另一家在所有选区开出赔率的博彩公司 Betfair 的预测是:

保守党 325,工党 212,自由民主党 86。

显然,博彩公司相信保守党能够胜出,不需要和自由民主党联盟,就能以与其它小党结盟的方式,或是以少数派政府的方式,上台执政了。

3. 社会媒体预测。这是根据社会媒体上对三党的评论来分析投票取向。这样做显然误差更大了。不是每个候选人都活跃在社会媒体上,使用社会媒体的选民成份都多大代表性也有很大疑问。根据一家分析 Twitter 数据的公司 Tweetminster 的预测:保守党 35%,工党 30%,自由民主党 27%。

英国大选最佳竞选广告

与美国不同,英国的传播媒体(broadcast media),即电视电台,必须遵守“平衡报道”(impartiality)原则,不能产生对某一党派的偏向。这一原则的产生,是因为过去建立电视电台需要占用稀缺的电波,国家的分配这一资源时,需要确保使用者遵守“公众服务”的理念,而不是用于政治目的。

所以在大选期间,政党极其支持团体不能象美国那样,花钱在电视上买广告时间宣传政纲。政党的竞选广告,只能在每天3分钟的“政党竞选公告”(party election broadcast)上播出。

昨天 BBC 5 Live 上的影评搭档 Simon Mayo 和 Mark Kermode 做了一档节目,象评论电影一样,对2010年大选竞选广告做了评论,结论是“恐怖片类型”占据了大多数:大多数是恐吓选民“不要选其它政党”的。在BBC网站上,你可以重看今年大选的所有竞选广告

最佳竞选广告,是自由民主党的这一则以其领袖克莱格(Nick Clegg)为主角的广告。Mark Kermode 说“单从电影风格”上说,这则广告“遥遥领先”。

(土豆网视频链接)

他说:“我已经看了五六遍,就是为了搞清楚他们是怎么拍的,那些纸片是怎么上去的。”但是因为光研究拍摄了,克莱格说了些啥,他“完全没听进去”。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