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八月 17th, 2010: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九:Edward Hollis (爱丁堡图书节)

The Secret Lives Of buildings

The Secret Lives Of buildings, by Edward Hollis

Edward Hollis
We Shape Our Buildings – And Thereafter They Shape Us
Sunday 15 August, 6:45-7:45pm
****/5

Edward Hollis 是爱丁堡艺术学院 (Edinburgh College of Arts,现在是爱丁堡大学的一部份了)的讲师,他的这本 The Secret Lives of Buildings 我读了一部份,用13个章节讲了13个建筑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在探讨某种建筑与文化理念。

被普遍认为是“最完美的建筑”的雅典的 Parthenon 神殿(parthenon 意为“处女”,也许译成“圣女神殿”比较贴切),其用途在几千年中不断改变,从神殿变成清真寺和基督教堂,其中经历了多次破坏与修复(以及因为修复造成的破坏)。英格兰的格罗斯特大教堂的修建则是渐进式的,经过几代工匠的努力,没有单一的设计师。18世纪巴黎圣母院修建过程中产生了对“修复”理念的辩论:“修复”是否就是“复原”,到底要“复原”成哪个版本的巴黎圣母院?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八:Gary Younge (爱丁堡图书节)

Gary Younge
A Provocative Analysis of Identity Politic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Sunday 15 August, 3:30-4:30pm
****/5

Gary Younge 是《卫报》驻美国记者,他的新书叫做 Who Are We,主题是身份认同。他的主要观点是谈论“身份”(identity)是件比较棘手的事情,但是避免谈论“身份”则问题更大。每个人都同时拥有许多身份,任何的身份都必须放在语境和时代框架之下看才有意义。

他先是研究自己的身份,他是加勒比移民的后代,三兄弟在英国南部由单亲母亲带大,1970年代的英国,没有把他们当作英国人,他母亲也一再提醒他们三兄弟不是英国人,“根”在加勒比。当他到爱丁堡来上大学的是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当地人眼中,是“英格兰人”(English)。他后来和一个美国人结婚,搬到美国定居。他说当他接触保守的东海岸以欧裔白人为主的团体,会故意显示他的英国口音,每次都让对方犯晕:一个外形是不折不扣的黑人,却说着一口标准的英音,这样他往往能得到作为一个(美国)黑人得不到的素材。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