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八:Gary Younge (爱丁堡图书节)

Gary Younge
A Provocative Analysis of Identity Politic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Sunday 15 August, 3:30-4:30pm
****/5

Gary Younge 是《卫报》驻美国记者,他的新书叫做 Who Are We,主题是身份认同。他的主要观点是谈论“身份”(identity)是件比较棘手的事情,但是避免谈论“身份”则问题更大。每个人都同时拥有许多身份,任何的身份都必须放在语境和时代框架之下看才有意义。

他先是研究自己的身份,他是加勒比移民的后代,三兄弟在英国南部由单亲母亲带大,1970年代的英国,没有把他们当作英国人,他母亲也一再提醒他们三兄弟不是英国人,“根”在加勒比。当他到爱丁堡来上大学的是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当地人眼中,是“英格兰人”(English)。他后来和一个美国人结婚,搬到美国定居。他说当他接触保守的东海岸以欧裔白人为主的团体,会故意显示他的英国口音,每次都让对方犯晕:一个外形是不折不扣的黑人,却说着一口标准的英音,这样他往往能得到作为一个(美国)黑人得不到的素材。

这本书中的几个章节是关于美国人的身份意识,其中有美国与墨西哥边境拉丁裔人的出境,另外一些是世界各地的热点,比如以色列的“犹太人”定义,种族隔离期间南非对“白人”的定义等等,许多身份定义可以说都是没有可靠依据和可笑的。他最后用“狼来了”的故事来总结他的观点,主要是两条:一是最后狼真的来了,即总是会有人利用身份定位的冲突来谋取利益或达到政治目的;二是村民最终还是起来把狼打走了,即社会和族群之间,即使有冲突,但还是会为了维护人类整体的利益一起努力的。所以这是一个乐观的结论。

这是一个相当有趣、随处可见、每个人都会经历、也容易产生争议的问题,所以这个讲座的听众提问部分很热闹,在爱丁堡未免会谈起苏格兰/英格兰的身份认同问题。大部分提问听众都属于有观点但无敌意,大概只有一个听众的问题比较刺耳和无理:他问如果你开车连续两次遇到红灯,你会不会觉得它带种族歧视;如果你上公共汽车,选择和那个乘客坐在一起,是否显露出你自己的种族偏见。Gary Younge 都很好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第一个是不会;第二个是当你做瞬间的选择时,往往是基于发生意外或不快的可能性,并非显示你的身份认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