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十三:Michael Dillon & Francis Pike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1.China A Modern History, Michael Dillon

Michael Dillon & Francis Pike
How the Giants of Asia Have Grown Out of All Recognition
Monday 16 August, 4:00-5:00pm
***/5

Michael Dillon 原来是达勒姆大学(Durham University)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现在是清华大学的访问教授,今年出版了新书 《中国现代历史》(China: A Modern History),以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历史作为重点。Francis Pike 常年居住在日本,他去年底出了一本有关亚洲的新书《帝国战争》(Empire at War: A Short History of Modern Asian Since World War II),是有关二战之后的亚洲历史,以东亚和南亚国家为主。

Michael Dillon 是做学术的,观点比较温和,他对中国当代历史的看法是中国人总是不断地忘却和重新回忆历史,一切随当时的政治气候和学术潮流而变。说着说着,他从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看上去像是个瓷盘的东西,正反面分别印着毛泽东与林彪像和毛主席语录。他说这是他在和中国同事外出旅游时买下的,他们还嘲笑他“老外”,因为只有老外才会买这些文革遗物。他用这个例子说明中国人对某些历史,比如文革和大跃进,忘得很快;同时又对另一些历史,比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反复回忆,因为那是给予执政者正当性的基础之一。

Francis Pike 是做报道和咨询的,他的观点就激进得多,对亚洲历史的几点摘要似乎句句是惊人之语:比如麦克阿瑟政治上空于幻想同时又是个糟糕的军事领袖,肯尼迪要为越南战争负责,英国人蒙巴顿(Mountbatten)要为印巴分治带来的后果负责,甘地家族在印度的统治对人民的伤害比毛泽东还厉害等等,在回答问题中甚至还提到日本女性在家中权力最大,让男性心理扭曲,母子通奸的比率比其它国家高很多等,弄得主持人都不得不打断他,否则还会继续就这个话题侃下去。

两人花了不少时间辩论现在的中国到底不是不一个“后共产主义国家”(post-communist country),Michael Dillon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虽然中国人有了许多自由,但国家政权仍然牢牢地控制在共产党手中,Francis Pike 认为刚好相反,虽然中国表面上还是社会主义国家,但东亚人天生是搞资本主义的,比美国人还甚。

但是两人意见一致的地方,是认为在亚洲没有真正的历史学家,因为在亚洲“历史就是宣传材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