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重新寻找过去 Matthew Kelly & Jan Wong (爱丁堡图书节)

Matthew Kelly & Jan Wong
Revisiting the Ghosts of Our Pas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12:30-1:30pm
***/5

把这两人作者拉到一起做一个讲座,显然是因为两人都从自己开始回顾历史,都希望能折射出一个时代的人物心态出来。

2010-08-27.Finding Poland, by Matthew Kelly

Matthew Kelly 本身的专业是历史研究,当他开始研究家族历史时,就意识到存在着亲情感情与做研究必须有的疏离之间的矛盾。他的祖母是波兰人,1939年波兰被苏联和德国瓜分,只有十多岁的她,就和她的母亲和妹妹一起,随着大批波兰人(约50万)被苏联当局押解往西伯利亚,在火车上经过长期的跋涉,先后到过哈萨克斯坦、伊朗、巴勒斯坦、印度、非洲,最后辗转到了英国。其中许多的故事,至今还不为外人所知,祖父母的这些故事,心灵的重压和创伤,对亲生孩子都很少提起,反而是面对孙子辈时,更容易敞开心怀。他所做的研究,追寻祖母当年的足迹,留下的是一代波兰人的记忆。

2010-08-27.Chinese Whispers, by Jan Wong

Jan Wong 的足迹更为个人化。她是在加拿大出生长大的华裔,文革期间是毛泽东的狂热拥戴者(即所谓的Maoist),因为偶尔的机会去了北大留学(已是1970年代了)。期间有一位不熟识的女同学和她谈话希望能够去美国,Jan Wong 马上向辅导员汇报了,之后就忘了这事。十多年后她重回北京担任加拿大报纸驻京记者,也没有重提此事,知道离开北京的最后几天才得知那位被告发的同学后来被开除学籍,下落不明。一直到2008年 Jan Wong 再次回北京,她才找到那位同学,希望求得她的原谅。

Matthew Kelly 的这本书叫 Finding Poland。写这本书的过程,让他了解了一个过去他从不知道的家庭历史,一段很少为人知的波兰历史,让他对当年的波兰社会,他祖母那一辈的波兰人,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在这基础上,他对今天波兰人面对的问题:波兰属于哪里:是东欧?还是欧洲的中央?什么是波兰人:说波兰语的天主教徒?都开始有了新的认识。

Jan Wong 记录这段个人历史的新书叫 Chinese Whispers。她也希望在为自己寻找救赎的同时,去了解和分析中国人对于文革的集体失忆现象,是不是在强烈的集体身份认同下,更难对过去的自我进行反省剖析,更容易去遗忘?对于更崇尚个人主义的新一代,当面对过去的错失时,会不会就不那么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