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八月 29th, 2010: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六:出版业的未来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The Future of Publishing
Digital Evolution – 21st Century Book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23 August, 6:45-7:45pm
***/5

这是由 Publishing Scotland 主办的活动,请来了两位在数字出版前沿的人士,与上次《伦敦书评》主办的《图书的未来》不同,这两位对数字出版都充满信心,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功尝试。

Peter Collingridge 曾在爱丁堡的一家独立出版社 Cannongate 工作后,以后他参与创办了 Enhanced Editions,一家专门制作“增强版”电子图书的公司,他们的项目包括为 iPhone 制作的增强体验型图书版本,比如让文字和朗读同步,把图书分割成便于使用便携式阅读的小块,并通过社会媒体推广和鼓励读者参与讨论等等。

Dave Nougarede 的公司 Heavy Entertainment 是专门制作有声书的公司,每年制作超过250部以上。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五:Joseph Stiglitz (爱丁堡图书节)

2010-08-29.Freefall, by Joseph Stiglitz
Joseph Stiglitz
What Comes After the Global Economic Crisis?
Edinburgh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1 August, 6:30-7:30pm
****/5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 Joseph Stiglitz 是本次图书节的明星之一,他的讲座被安排在最大的帐篷,座无虚席,图书节的几座大帐篷都有赞助商,这座是由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赞助。讲座进行到一半时,几个年轻人从后门涌入,走上过道散发传单(散发的动作太规矩了,我都拿不到他们的传单,后来才知道是同时在爱丁堡城外RBS总部外宿营示威的抗议人士),领头人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还上台和他握手,当她准备上台“占用大家两分钟时间”发布演讲之时,却被观众中部份不满讲座被打断的人士喊着“Out! Out!”被轰走了。Joseph Stiglitz 演讲被打断,倒是很谈定,等示威者走了,他可以重新开始时,他笑道:“在一个由RBS赞助的帐篷里发言,确实有种讽刺的意味。”

他说这句话的原因是他的讲座主题还是继续揭批金融银行业。他是来宣传他的新书 Freefall 的,这几年有关金融海啸的书已经出了不少,他的这本不是讨论金融海啸为什么会发生,而是金融海啸之后该怎么办。他的观点是金融银行业并没有从这次“濒死体验”中吸取教训,开出的药方并不能根治金融银行业存在的问题,美国的情况比英国还严重。政府的第一轮注资措施已经到期,要再进行新的一轮注资已无能为力,而市场校正远未完成。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四:古典吉它 Chitarra Virtuosa

2010-08-20. Fringe Venue Valvonia & Crolla

Chitarra Virtuosa
Luca Villani
Valvona & Crolla, 19 Elm Row
16-22 August
***/5

我来到这个演出场地的门口,街上一溜的商店,从左至右:三明治店、邮局、食品店、博彩点、烤肉店……,没有一家看上去是演出场所?从右至左,还是那几家店,看地图明明写的是这里。看到第三遍,我才看到眼前这家有着奇怪名字的 Valvona & Crolla 食品店橱窗上,还挂着 Fringe Venue 67的牌子,进去发现这是一家专卖高级稀罕食品(也就是英国城市中产钟爱的所谓“大陆食品”continental produce)的商店,左边是一溜到顶的老式货架,右边是雅致的玻璃柜台,但还是没有演出场地的迹象,只有头顶的一块小牌子“场地请进”才让我确认没有进错门。一直走到商店最后面,再拐个弯,才发现站着两人,询问是否来对地方确认无误后,才让进入旁边一个小门,上楼梯,拐弯后一道门,一个年轻女子问我要不要叫一杯葡萄酒,才知道终于到了演出场地。

习惯了边缘艺术节的简陋场地,这个房间顿时让人觉得高雅了,至少有真正的空调,而不是轰隆隆的临时安装的吹风机;房间一侧的舞台虽然很小,但至少像是固定的木质舞台,而不是光秃秃的金属脚手架。古典吉它演奏怎么也的有点与之相衬的环境吧,美中不足的是整个房间被黑布包围起来,没有窗子,所有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吉它手身上了。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二十三:Tabú

2010-08-29 Tabu, by Nonfit State Circus

Tabú
Nofit State Circus
The Big Top, Shrub Place, Leith Walk
4-29 August, 15:00, 17:00, 20:00
****/5

去看这个名为 Tabú 的杂技演出,得到的是一场惊喜。第一次看“现代杂技”演出,很为演出团体 Nofit State Circus 的创意和节目包装所折服。这个演出结合了惊险技巧、梦幻般的气氛和街头演出的无拘无束,提供了一台真的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娱乐节目。

进入演出场地的圆顶帐篷(比中国杂技团的帐篷小很多),里面没有座位,观众站在帐篷中央的一块地方,被两边从帐篷顶垂下的黑色幕布包围,可以自由走动,还可以到角落的酒吧和纪念品商店买东西。临近演出,有穿着表演服装的演员在观众之间走来走去和观众打趣做游戏,有些明显穿着加强的背心。

演出开始了,一个低沉的女生说“I promise I will be bad…”,暗示出演出的风格,在现代音乐的背景中,一侧的黑色幕布上出现了三个倒挂平衡在绸带上的女演员的剪影,两边的黑色幕布忽然拉开,当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挂在绸带上的女演员身上时,头顶上忽然一个秋千荡下来,挂着一个白衣白裙的女演员,开始一套秋千表演。等到观众有机会喘一口气,会发现帐篷一角有一个现场演出的舞台,台上的乐队(有键盘、萨克斯管等,还有和声)在演出期间一直在提供配乐,制造气氛。

贯穿演出的是一个男声的画外音讲一个梦境和潜意识的故事,他到底在说什么其实可以不理,但确实把演出串了起来,而且和音乐一起,维持了一种悬疑和梦幻的气氛。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