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九月 2nd, 2010: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二:宇宙大爆炸的前前后后Frank Close & Ian Sample (爱丁堡图书节)

Frank Close & Ian Sample
The God of Exceptionally Small Things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Saturday 28 August 4:00-5:00pm
***/5

Frank Close 是量子物理学家、牛津大学教授,还是一位科普作家,他的新书 Antimatter 讲的是神秘的“反物质”(antimatter)。Ian Sample 是《卫报》的科学记者,他的新书 Massive 是一部科学历史书,追述所谓 God Particle 的发现过程。两位的特长是能把复杂的科学假说和枯燥的科学历史讲得井井有条,栩栩如生。

2010-09-02.Antimatter, by Frank Close

根据我们已经拥有的知识,在宇宙大爆炸的一瞬间,巨大的能量同时转化为物质(matter)和反物质(antimatter),我们都是由物质组成,物质如果遇到与之相对的反物质,将会导致两者同时消失,同时释放巨大量能。然而大爆炸之后产生了等量的物质和反物质之后,反物质就不见了,Frank Close 说科学家们无法解释那些反物质去哪儿了。反物质并不神秘,欧洲量子物理实验室(CERN)就在制造反物质,这就是丹•布朗的《天使与魔鬼》的基础了。但是Frank Close 指出,这里面的数字是很重要的,20克反物质氢离子就有一颗原子弹的能量这是没错,但是目前CERN每小时能制造2000个反物质氢离子,假设能提高到每秒2百万个,要生产20克得花100亿年,用量子物理学们的语言,这是“not trivial”,即不可能实现的。即使等得起,生产这么多反物质所需要的能量也早就超过一颗原子量的能量了。

2010-09-02.Massivem by Ian Sample

Ian Sample 的新书 Massive 是一部科学历史书,也是一本科普读物。所谓的 God Particle 是媒体给的名字,量子物理界被称为 Higgs Boson,其中的 Higgs 就是爱丁堡大学的荣休教授 Peter Higgs了,Ian Sample 讲述了他第一次来到爱丁堡采访 Peter Higgs 的故事。当然这个 Higgs Boson 的发现者其实同时有好几个,Ian Sample 一一追踪了这些科学家的故事。Higgs Boson 被认为在宇宙大爆炸初期出现,但从没有找到过。2008 CERN在日内瓦建造的地下环形加速器LHC第一次启动,吸引了大批媒体的关注,就是因为用这台加速器能在找到所谓的 God Particle。

(更多…)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一:为资本主义升级 Ha-Joon Chang & Anatole Kaletsky (爱丁堡图书节)

Ha-Joon Chang & Anatole Kaletsky
The Stark Choices Facing Our Economy
Saturday 28 August, 12:30-1:30pm
****/5

图书节把这两位作者放在一起,显然是因为两人对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的看法上立场不同,Ha-Joon Chang 是的新书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是用浅显的手法解开资本主义的假面,比如“市场总能决定正确的价格”、“监管越少经济越活”这些观点,而Anatole Kaletsky 更相信资本主义制度的自我更新能力,他的新书 Capitalism 4.0 试图说明在经历了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将会出现一套新的资本主义理念。

两人在讲台上也喜欢以立场的不同开玩笑,但其实两人的观点相差得并不远。Anatole Kaletsky 一再强调,虽然自己相信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但绝不是“市场经济的原教旨主义者”。

2010-09-02.Capitalism 4.0, Anatole Kaletsky

他把资本主义的历史分成四个阶段:1) 1776-1815年间形成的资本主义,完全没有政府监管;2)1940-1945 年形成的战后凯恩斯主义,这一阶段的信条是“政府总是对的”;3)1978-1982年期间开始形成的里根主义和撒切尔主义,信条正好相反:“市场总是对的”;4)2008-2009全球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之后的新型资本主义,也就是他书名中的Capitalism 4.0:“市场和政府都是错的”。

他认为认识到市场可能出错,有时候是灾难性的错误,是很重要的一点,不应该把市场当作一种“自然力量”(force of nature)。资本主义的周期性泡沫永远会存在,金融业也不例外,正因为金融业一旦出现问题肯定需要政府出手拯救,所以金融业平时就应该买下某种保险。如果资本主义国家不能发展Capitalism 4.0,那么中国会发展出一套自己的资本主义体系,但那就不是基于民主理念,而是一种专制的国家资本主义。

2010-09-02. 23 Things They Don't Tell You About Capitalism

Ha-Joon Chang 的书不是预测资本主义的未来,但在不少观点上与 Anatole Kaletsky 相似,他同样相信政府应该加强监管,不是因为政府懂得更多,而是为了减少系统中的复杂性,这样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市场。他认为资本主义的教条之一“减少监管-创造财富-重新分配”并没有带来高度的增长,这些观点可以反映在他在《卫报》上发表的这篇文章中。他对中国的预测比较乐观,他认为中国目前是一个专制社会,但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在富裕起来之前就采纳民主制度的,中国在逐渐富裕之后,也会走上这条道路。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