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艺术节2010之三十七:The Rush Into Cities (爱丁堡图书节)

The Rush Into Cities: Population Crisis or Opportunity?
The Heriot Watt University Event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
Monday 30 August, 7:00-8:00pm
****/5

这场讲座几乎是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的最后一场了,也许是这个原因,这是我参加的讲座中唯一一场听众人数不到一半的。但其实这是一场十分精彩讲座,谈的是非常热门也常带争议的都市化问题,讲者的观点十分鲜明,说话直截了当,气氛活跃。

2010-09-05. Arrival City, Doug Saunders

两位讲者之一是居住在伦敦的加拿大记者Doug Saunders,他的新书《抵达城市》(Arrival City)说的是全球20亿移民――其中绝大多数是在同一国家内由乡村移民到都市,他们抵达城市的第一站,往往是城市外围、价格低廉的街区或者就是贫民窟。他访问了南北美洲、欧洲、中东与亚洲的许多大城市的移民人群,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Piers Gough 是一位英国建筑设计师(CZWG 设计所的创办人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当他开始投身建筑设计时,正好赶上“现代主义可怖的终结阶段”,那时的建筑师都以为自己是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他自己的设计,其中包括在伦敦东区和格拉斯哥的城区改造工程,更注重居住者生活的方便、与环境的和谐、以及给予居民发展小型商业,建立社区的机会。

两人都是都市化的支持者,都相信只有都市化才能更高效地服务居民,为居民提供高质量的生活。Doug Suanders 更关心都市化中这些“外来人口”的生存和挣扎,Piers Gough 作为建筑师考虑更多的是都市如何为这些人提供生存空间。他非常厌恶一些城市中产对都市化持的反对态度,称之为“假惺惺的自由派对人类理想田园生活的幻想”,他认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移民城市是改善生活的唯一机会。

两人都赞同为了接纳涌入城市的人口,城市必须给予他们便宜的生存空间,让他们首先拥有可以扎根的地方――尽管那些地方在都市人看来条件比较差:空间狭小、只有基本的设施、居住与商业混杂,但是移民会在这样的条件下找到发展空间,创造工作机会,施行自我管理,其中的成功者,自然会去寻找更宽敞舒适的空间。城市规划决策者和建筑设计师面临的挑战,是避免用理想化的生活条件(居住和商业空间完全分开、低密度居住等等)设计社区,造成第一地价上涨过快、第二扼杀了社区有机繁荣的空间。

这种讨论在中国其实更有现实意义,上海世博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引起了两种不同立场的争议。两位讲者其实都是这句话的支持者,但同时相信移民并不是进入了城市就能自动得到美好生活,城市必须为移民提供生活空间和发挥才智潜力的舞台。用两位讲者的话说,关键之处是要避免“地皮价格的上涨让新移民无法生存”,但是我觉得针对中国的状况,更重要的是给予新移民同等的权力和可以享用的资源,在这一点上,Piers Gough 对伦敦的评价最高,原因是在伦敦:第一移民多,第二这里的法律体系保证了在工作和经商上,移民和本地人的地位是一样的。

移民往往称为政治问题,对于移民计点积分制, Doug Saunders 认为长期来看不会有效,因为每个高技术移民,平均会带来3个“低技术”移民,Pier Gough 接口说,那些“低技术”移民在寻找生活出路上,往往“高技术”移民脑子更活。吸引移民是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Doug Saunders 预言,现在推出各种政策限制移民的欧洲国家,20年后,当人口老化趋于严重之时,又会推出各种政策吸引世界各地的移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