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十月 13th, 2010:

艾未未设计的轮机房大厅展:1亿颗葵花籽

2010-10-13.Ai Weiwei Turbine Hall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的第11届“轮机房大厅展”(Turbine Hall Exhibition)请来了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进行设计。轮机房大厅展是Tate Modern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设计者拥有艺术馆内原轮机房大厅的5层高、1千平方米的巨大空间,自由创作。每次展览事先保密,每次都成为话题之作。今年是Tate Modern第一次邀请欧美以外的艺术家进行设计。

艾未未的设计最近揭晓了,他把1亿颗“葵花籽”铺在了轮机房大厅的地板上。“葵花籽”并非真正的葵花籽,而是景德镇的瓷制品,每颗手工绘制,所以1亿颗葵花籽每颗都不同。1亿颗瓷制的葵花籽铺在地上,就像踩在粗石沙滩上一般。《卫报》网站上有一组这个展览的照片。

轮机房大厅展的特色之一是观众与展品的交流互动,展品与观众置身于同一巨大空间内,互动不仅是难免的,而且是备受鼓励的,前作包括地板上的一条裂缝 Shibboleth(现在去还可以看到修补的痕迹)、一个巨大的黑箱、三个螺旋滑梯等,都有这一特色。Tate Modern 鼓励参观者踩踏(穿鞋的或光脚的)、拣拾,但参观者能不能拣一颗带回家? Tate Modern官方的声明是很客气的“我们鼓励参观者不要把葵花籽带走。”但是据《卫报》报道,艾未未本人的态度却比较模棱两可:“对于博物馆来说,展品是一个整体,但如果我是参观者的话,我就会想拿一个走。”

为什么选择1亿颗葵花籽?细小的葵花籽铺在地方,踩踏时发出沙沙的声音,感受脚底的变化,可以让参观者有冥想的空间。葵花籽来自向日葵,曾经是中国政治中、特别是文革期间的一个重要政治符号。艾未未还把这些葵花籽比作微博上的无数个体的细小声音组成的思维与交流的汪洋大海,他本人是 Twitter 上的活跃人物。当然你还可以把这些葵花籽想像成为中国人,看上去都一模一样,但其实每个都不相同。

艾未未的展览从今年10月开始,到明年4月结束。

《卫报》上的一组照片

《每日电讯报》上的一组照片,其中有这些葵花籽的近景。

10月15日补:在英华论坛上的一些回应

2010年度 Man Booker Prize 揭晓

2010-07-28. The Finkler Question, by Howard Jocobson

获奖的是英国作家 Howard Jacobson的 The Finkler Question。这是第一次诙谐小说获奖,打破了 Man Booker Prize 只授予严肃“文学小说”的传统。这部作品是自称“犹太人简•奥斯汀”(Jewish Austen) 的 Howard Jacobson 的11部小说,以3个朋友的人生经历来探讨西方社会中犹太人身份认同的问题。

The Finkler Question在5名评委的投票中以3比2胜出,打败了提名中的几大热门,包括曾两度获奖的 Peter Carey 的 Parrot and Olivier,以及博彩行开出的最大热门 Tom McCarthy 的 C

Howard Jacobson 的获奖致辞也是十分诙谐的,说他写了多年的获奖致辞草稿都没能用上。历来获得 Man Booker Prize 的小说都能在得奖之后热卖,这本诙谐小说应该更能赢得读者爱戴。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