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十一月 10th, 2010:

那朵红色罂粟花

2010-11-10. Edinburgh Remembrance Day

明天(11月11日)就是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Remembrance Day)了,爱丁堡市中心 Scott Monument 前的草地上,插上了一排排的木制十字架,上面还贴着一朵朵红色的罂粟花。

整理十字架的老兵

整理十字架的老兵

每年这个时候,就会看到许多人在胸口戴上这朵红色的罂粟花,这是阵亡将士纪念日的传统。这一段时间看电视,几乎所有的主持人胸口都有这朵红色罂粟花,当然也有例外,Channel 4 News 的主持人 Jon Snow 就坚决不戴,他的理由是“人人都戴罂粟花”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专制主义心态”。

如果你仔细看今天《卫报》和《泰晤士报》头版照片,会发现4名英国领导人无一例外地在胸口戴着红色罂粟花。这还成了一桩新闻,因为据英国代表团发言人说,中方曾要求英方成员在访问期间,不要在胸口戴红色罂粟花,因为罂粟花象征着中国在西方列强面前蒙受的耻辱,但是英方在考虑之后,决定不要求其成员把这朵红色罂粟花拿下来。为此《卫报》政治编辑 Michael White 还发了一篇文章,解释“罂粟花”对中国的意义,以及英国官方在处置上的失策。看了他的文章,我本来想说中国人没这么敏感,但是上网找了一下,在中文新闻中,所有报道这条消息的都是海外媒体,中国媒体网站上都没有提到这事--看来至少有些人还是挺敏感的。

卡梅伦与学生

今天卡梅伦在离开中国前向北大学生发表演讲,对于英国媒体来说,这是他这本次访问中最受关注的一件事。卡梅伦在英国国内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他向中国领导人提人权问题,他显然不能不提,但是又不能惹恼中国领导人,两边都不可得罪。他的这次演讲词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必须提人权与民主政治,但又不能显得在指责中国或是向中国说教,演讲的小心翼翼和平淡如水是肯定的。

2010年11月10日《卫报》头版

2010年11月10日《卫报》头版

2010年11月10日的《泰晤士报》头版

2010年11月10日的《泰晤士报》头版

今天的英国报纸中,4份大报加上《金融时报》,再捎带上《独立报》的“小报版” i 都在头版刊登了卡梅伦访华的照片,小报头版则完全没有这则新闻。《卫报》和《泰晤士报》用的是同一场合同一角度的照片,只是《卫报》不知处于何种考虑没有把温家宝包括在内。

2010年11月10日《独立报》头版

2010年11月10日《独立报》头版

《独立报》在头版照片的选择上与其它报纸不同,占据大部份空间的是持枪的解放军仪仗队,卡梅伦只出现在照片的左下角,却把头扭向另一方,是“勇敢”?还是“顽固”?配上头版头条《卡梅伦对峙最大的社会集团》(Cameron confronts the biggest society)很耐人寻味。

卡梅伦面对中国学生的提问,是应付自如的。最尴尬的问题,是一个看上去像是留学生模样的人的提问:每次外国领导人来中国都要教训(lecturing)人权问题,那么你能从中国学到什么?

中国学生其实是相当友好的了,今天在伦敦,几万大学生到伦敦游行,抗议联合政府上涨本国学生学费,结果有一部份参加游行的人来到泰晤士河边的保守党总部大楼,砸了玻璃、攻入保守党总部办公室、上了楼顶、与准备不足的警方发生冲突。首相在北京向中国大学生发表演讲、家里自己的政党总部却被英国大学生攻占了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