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泄密者、WikiLeaks 与媒体的伙伴关系

2010-11-29.UK_TG, The Guardian 2010-11-29

本星期一《卫报》的头版是WikiLeaks 公布超过25条美国领使馆机密电讯的消息,在内文中前10页都是相关报道。星期一的重点主题是美国与联合国、中东国家之间的关系,星期二的头版是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估计这一专题在《卫报》上能持续一个星期。

2010-11-30.UK_TG, The Guardian, 2010-11-302010-11-30.UK_TT, The Times, 2010-11-30

英国的其它报章也在跟进报道,《泰晤士报》星期一的头版是美国被中东国家要求轰炸伊朗,星期二就转为美国外交官汇报英国的外贸特使安德鲁王子“出言不逊”,《每日电讯报》也是这个头版,这是英国的大小报都喜欢的题材,只有《卫报》的头版是中国和朝鲜。

对于这个新闻,虽然基本素材都被 WikiLeaks 公开了,但在英国,其它报纸都只能做跟进报道,因为《卫报》几个月前就从 WikiLeaks 那里拿到了所有数据,花了大量功夫进行分析筛选重组,才能整理出发展线索,配合时事背景。只有在这之后,数据才成了故事。

2010-11-29.NY_NYT, New York Times, 2010-11-292010-11-29.SPA_PAIS, El Pais, Spain, 2010-11-29

同时在做这番功夫的是几个 WikiLeaks 选择的媒体伙伴:美国的《纽约时报》、德国的《明镜周刊》(Der Spiegel)、法国的《世界报》(Le Monde)、西班牙《国家报》(El Pais)。

WikiLeaks 选择媒体伙伴发布重大泄密文件,是从今年7月份《阿富汗战争日志》(Afghan War Diary)开始的,泄露了美国国防部在战争期间点算搜集平民伤亡的文件,邀请的是《卫报》、《纽约时报》和《明镜周刊》,三份在美国和欧洲受重视、有影响力,同时支持 WikiLeaks、会花功夫研究这一文件的报刊。

显然 WikiLeaks 正渐渐地把自己的位置确定为机密消息的提供者、新闻议程的开动者,而不再兼具媒体的角色。WikiLeaks 曾经雄心勃勃地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媒体,但是在今年4月公布了显示美军直升机在巴格达射杀平民包括两份路透社摄影师的“附随谋杀”(Collateral Murder)录像之后,因为对录像进行了剪辑、主题上政治倾向过于明显,这一做法遭到了不少人的批评,有损于其政治“独立”的形象。

让 WikiLeaks 找媒体伙伴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分析数据需要新闻机构才有的人力物力和新闻经验,从原始数据的茫茫大海中找出时间表、时事背景、研究电讯发布者的动机和目的、求证事实,理出关键证据和故事线索之后,还要做平衡报道,搜集各方反应,抵制官方审查压力等等,这些都不是一两个黑客或是泄密者可以做到的。

一个“泄密者泄露机密文件-WikiLeaks掌握文件确立真伪-媒体分析数据报道新闻故事”的程序正在慢慢形成。

2010-11-29.Wikileaks-cables-breakdow-008

这次的外交电讯泄密案,涉及的是251,287份发自美国驻世界各地的领事馆的电讯(其中发自美国驻北京领事馆的有3297份),大部份是级别在“机密”(Confidential)以上,最高级别是“机密:禁止非美国公民阅示”(Secret Noforn)。说是机密,但其实可以从国务部内部互联网(SIPRNet)上查阅这些文件的美国人达3百万人,泄密者据美国军方称就是一个驻巴格达的情报分析员 Bradley Manning,WikiLeaks 的前两次重大行动,“附随谋杀”视频和“战争日志”都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情报。

本次的泄密事件,虽然轰动,但迄今为止,并无令人震惊的东西。美国人监视收集联合国高官的私人资料、一向仇视伊朗的中东国家鼓动美国轰炸伊朗、安德鲁王子对美国外交官说话粗鲁并称英国调查BAE贿赂沙特阿拉伯案“白痴”等等,都不会让人大为意外。这些文件的最大价值是可以研究美国政府的中层是如何运动的,却不会有真正的爆炸性的东西。

有人向美国驻北京使馆通报中国政府参与了对Google服务器的侵入、南韩外交官说中国愿意看到在美国撤军前提下的朝鲜统一、对北韩“失去耐心”等等,既非却凿的政府、也没有什么出乎常理的。这些可能让一些人感到尴尬,却不会让政府首脑“发心脏病”。其实最机密的情报,“最高机密”(Top Secret)级别的,并不在SIPRNet上。

在《卫报》上看到其驻美国评论员 Gary Younge 的分析,觉得十分中肯。他说这些文件只会让三种人大为震惊:第一是那些相信美国是完全的“好人”,其外交政策完全是从原则出发而非从实用角度制订,如果美国在其它国家“推广民主”失败,是因为当地人素质不够的那些人。第二是那些相信美国人是一个超级大国,在世界上可以随意妄为、不顾其它国家和盟友的意见看法的人。第三是那些相信美国的外交政策要么是出于“邪恶”的动机、要么是出于对自己能力不切实际的妄想的那些人。其实美国既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么好,也不想另一些人想像的那么坏。

One Comment

  1. […] 从本次泄密事件开始后的发展上来看,更显示出媒体参与的重要性。除了我上次谈到的影响力和叙事线索外,媒体还提供了更多东西:第一,媒体确实会自我审查,这其实是公众对一个负责任的媒体的要求,这保证了泄密带来的副作用降至最小,媒体的自我审查也是可以被监督的。第二,新闻机构的抗打击力比某个泄密者或是WikiLeaks大得多,这个星期Assange 重新被瑞典官方起诉,WikiLeaks 网站被攻击,WikiLeaks.org 的域名解析服务被撤销,Amazon撤销对WikiLeaks的服务。这些动作对泄密过程本身并未产生什么影响,有几家知名媒体站在后面,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