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手机留言窃听案爆发

手机留言窃听(phone hacking)案,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属于媒体与名人圈内的事情,与公众没有直接关系,然而两天前忽然有了爆炸性进展。

进行手机留言窃听的,是英国销量最大的小报《世界新闻报》(News of the World),每周日出版,以刊登明星秘闻著名,这方面常有独家新闻。2005年这份报纸连续报道了皇室内幕新闻,引起了皇室员工的怀疑,在发现有人窃听皇室成员的手机留言之后报了警。警方抓获了进行窃听的私人侦探 Glenn Mulcaire,顺藤摸瓜抓了《世界新闻报》皇室事务记者Clive Goodman。2006年两人都被判入狱,主编 Andy Coulson因此辞职,但坚称自己毫不知情。

手机留言窃听这种行为在英国小报中有多普遍?2007年英国报刊投诉委员会(PCC)公布调查报告说没有证据证明《世界新闻报》还有其它的手机留言窃听行为。同年7月,辞职后的Andy Coulson成了当时还是反对党领袖的卡梅伦的新闻官。

警方停止了调查,PCC宣布没有其它问题,此事似乎就此平息了。咬住此事不放的是《卫报》,但在英国媒体圈内只有《独立报》报支持立场,其它报纸对此无动于衷。2009年7月,孜孜不倦调查此事的《卫报》记者 Nick Davis 报道说《世界新闻报》的母公司新闻集团向手机留言窃听案中的另一个名人受害者支付了一百万英镑获得庭外和解。原来Glenn Mulcaire 曾大规模窃听许多名人的手机留言,而且此人做事很有条例,记录下了许多名人手机电话号码,以及他的客户又是谁等等,留下了大量线索。这些都在警方手中,却一直没有做深入调查。在Nick Davis 的报道发表之后,警方才渐渐透露被窃听的名人包括娱乐明星、政界军界警界高层以及皇室成员。有些名人开始公开表示怀疑自己手机留言被窃听,有些开始在民事庭起诉《世界新闻报》。2010年5月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建立联合政府,Andy Coulson随卡梅伦进入唐宁街10号,成为首相的新闻官。

虽然《卫报》一再呼吁卡梅伦辞退Andy Coulson,但此举被右翼媒体嗤为意识形态作怪,这件事再一次平息下来。2010年9月,《纽约时报》出人意外地发表长文,对此事做了深入报导,焦点在Andy Coulson身上,认为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手下的记者参与了非法的窃听手机留言的行动。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没有立刻引起什么后续反应,但是名人起诉《世界新闻报》的越来越多,警方在压力下宣布重新调查此事,新闻集团播出“赔偿专款”以庭外和解方式劝阻民事控诉。Andy Coulson 终于顶不住压力辞职了。不过到此为止,这还是媒体与名人圈的事,是小报对名人、新闻集团对其反对者,普通民众没觉得关自己什么事。

爆炸性的进展还是来自《卫报》上Nick Davis的最新报道,他的调查披露《世界新闻报》在2002年曾窃听失踪少女 Milly Dowler。当时中产家庭少女Milly Dowler大白天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失踪,大批警力介入找人,是媒体关注焦点,她失踪时随身携带的手机是寻找她的一个线索,家人朋友不断打到那个手机留言希望她能听到。《世界新闻报》雇佣私人侦探,不仅窃听了Milly Dowler的手机留言,而且为了能够继续窃听,还删除了部份留言保证有足够的空间接收新的留言。其实那时Milly Dowler已经被害,《世界新闻报》的这一举动一度让她的家人产生了她还活着、还在使用手机的幻想。

不管站在那个立场,这样的做法都越过了新闻道德的底线。针对犯罪活动的受害人,特别是 Milly Dowler案刚刚审完,公众印象深刻,反应特别强烈,而且《世界新闻报》此举有扰乱警方破案嫌疑,原来对手机留言窃听表现冷淡的右翼大小报纸,都纷纷参与大篇幅报道。第二天没有把这件新闻作为头条的,只有《世界新闻报》的姐妹报纸《太阳报》了,连同样是新闻集团旗下的《泰晤士报》,都在第三天发表社论,称这一事件是英国新闻史上的转折点,呼吁深入调查,查出真相,给公众一个答案。

《卫报》的目标,是当时《世界新闻报》的主编 Rebekah Brooks,现在她已经升任母公司新闻集团的CEO。虽然她坚称自己不知情,而且在默多克的支持下,绝不会辞职。然而现在她已经成了媒体的敌人、警方的调查目标、公众质询的对象,即使是在保守派阵营中也没有几个支持者,可以说她挺得越久,对新闻集团的损害越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