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不能让权力靠得太近

这是我为《南方都市报》写的有关窃听手机留言案的第二篇评论。第一篇评论在这里

手机留言窃听案爆发之后,媒体大亨默多克亲自到伦敦处理危机。本周二他和儿子詹姆斯一起到英国下议院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在这场受到极大关注的听证会上,除了面对泼奶油泡沫的示威者时还需要妻子邓文迪“出手救夫”之外,默多克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面对议员们咄咄逼人的提问,默多克几乎每次都是诚恳严肃地回答“我不知道”,詹姆斯则会在侃侃而谈一番后说“其实没有人告诉过我”。于是许多有关手机留言窃听的关键细节,依然是一个谜团。

但是这一听证会的象征意义是不可忽视的:这是两种力量的公开对峙,一方是媒体大亨手中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是议员被民主制度所赋予的权力。正因为如此,默多克在听证会上的一番话就特别耐人寻味,2010年卡梅伦成为英国首相之后,默多克一家被邀请到唐宁街十号,“从后门进入”,接受新首相对他的谢意。大选期间,新闻集团旗下四份报纸为保守党提供了强大的舆论的支持。但是默多克紧接着补充道:他和前首相布朗也很熟,“我们两家的孩子常在一起玩。”

第二天轮到首相卡梅伦面对议员们了,在下议院的辩论厅内,卡梅伦被议员们反复追问他和新闻集团高层的私下见面时,有没有讨论过新闻集团意图全资拥有天空卫视之事?卡梅伦不肯正面回答,只是一再强调见面时从没有“不适当”的谈话。但是自从卡梅伦去年5年成为首相以后,他与新闻集团的高层见了26次面,难道会从未提及这桩新闻中的大事?

做得再为隐秘,每次都从后门出入,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与英国政界高层的密切关系一直都不是秘密。据前首相布莱尔的副新闻官回忆,布莱尔与默多克之间确实有某种默契,不是朋友但至少不会作对。之后的布朗显然也没有抗拒与默多克交往。而卡梅伦不仅获得了新闻集团旗下报纸的支持,他的新闻官还是《世界新闻报》的前主编安迪•库尔森。问题在于,政客与媒体间关系过于密切,到了有默契的程度,其后果要么就是政客被媒体操纵,要么就是媒体成为政客的传声筒。

新闻集团与警方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伦敦大都会警区的45名新闻官中,有10人曾是《世界新闻报》的员工。几年前决定对手机留言窃听案停止调查的副警察总长叶茨,就和《世界新闻报》副主编沃利斯是好朋友,在他的推荐下沃利斯成了大都会警区的媒体顾问。现在两人一个因调查不力辞职,一个因卷入手机留言窃听被捕。

有许多人会奇怪,在英国这个制度严格、程序透明、媒体自由,公务员相对清廉的社会,怎么也会出现种种丑闻,去年是议员滥用津贴制度变相为自己增加收入,现在出现媒体可以不顾操守到窃听犯罪活动受害者的手机留言,在警方内部则时有收受贿赂向媒体通风报信的。其实不管在什么样的社会,各种形式的权力都对人有腐蚀作用。特别是当两种权力靠得太近时,相互利用的诱惑太大,这时野心与贪婪对人的腐蚀、对社会的破坏变得更为强烈。

检验一个社会的抗腐蚀能力,要看丑闻是怎么被揭发的。去年议员津贴丑闻是由《每日电讯报》在深入调查取证之后被揭发出来的,这次手机留言窃听案,则是在《卫报》多年不倦地追踪下曝光的。一个独立而多元化的媒体环境,是一个社会能够不断自我诊断、自我清理的重要保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