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2012年环法自行车赛

看2012年的环法自行车赛,不禁感叹:公路自行车赛真是一项奇怪的运动。

有什么样的体育运动,会要求总成绩排名第二的选手,为了保证队友夺冠,不仅要放弃自己的夺冠希望,而且要放弃任何提高自己成绩的企图,即使因此造成排名下跌也在所不惜?也就是说不论自己的成绩再好,能力再强,来参赛的首要目的都是为了保证队友夺冠?

还记得F1赛场上法拉利车队曾经出现的在“车队指令”下“队友让位”的风波?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在众人谴责之下,F1不得不明文规定车队不得指令车手给队友让位。在环法赛场上,给队友让位不仅仅是理所当然,如果车手不听车队指令擅自往前冲为自己争取好成绩,那几乎是一种“叛变”行为。

过去谈过环法中的“潜规则”,种种不成文的规矩,今年最突出的,应当就是这个“所有车手都要为主将(leader)服务”的规矩了。今年的Team Sky不仅实力强劲,而且组织严密,一切都是为了主将Bradley Wiggins夺取全程冠军服务,甚至是队中号称“环法历史上最杰出的冲刺手”,5年内拿了21站冠军,去年的绿衫得主Mark Cavendish 都没人管了。Bradley Wiggins的得力副将 Chris Froome,总成绩排名第二,每次上山,都护在Wiggins 前方。虽然在山上好几次 Froome似乎有余力独自往前冲刺,但都没有离开自己的主将,忠诚地保护 Wiggins ,有一次已经冲出去了又被车队通过无线通话器叫了回来。看客们自然会猜测:如果Froome往前冲了,到底能拉开多少距离?有没有可能在总成绩上赶上超过 Wiggins?

星期四的赛程,是比利牛斯山上的最后一站,其他车手冲击Wiggins的最后机会。然而到了离开终点还有3公里的地方,所有对手都被拖垮了,只剩下Wiggins和Froome两人。这时候Wiggins似乎已经达到体力顶点,甚至还有慢下来的趋势(事后他解释过此时他忽然意识到环法夺冠胜利曙光在前,心情激动,暂时分散了注意力),但Froome 看上去还有余力,在Wiggins前方不断回头找自己的主将,甚至招手示意Wiggins快点往上赶。他着急是有原因的,在他们两人的前方,就只有一名车手Valverde了,距离1分钟左右,他似乎认为,凭着自己的速度体力,是可以在终点前赶上并超过Valverde,夺得赛段冠军的。然而Froome 最终不敢擅自独闯,放弃了夺冠希望,陪着Wiggins一起到了终点。

赛后Sky的领队Dave Brailsford解释说车队今年的目标是保证 Wiggins夺得环法冠军,所有人都要为这个目标而牺牲,今天也不例外。不近人情?确实有一点,在Wiggins已经不再面临威胁之际,让尽忠职守的 Froome 拿一次赛段冠军,有何不可?但是不要忘记,Sky 之所以能成功,与这种目标明确、纪律严明的组织工作是分不开的。当然 Froome 能甘愿牺牲多久,是一个很大的疑问,他已经多次暗示,“如果明年的赛程安排有利”,他希望车队能让他当主将。但是如果今年 Wiggins顺利夺冠,明年Sky有可能让卫冕冠军当副将吗?实在难以想像。Froome 如果想明年冲击冠军,大概只有换车队这一条路可走。

Dave Brailsford 是英国自行车队的成绩总监,除了环法,今年的重头戏是奥运会。星期四的另一则消息也能反映他在保证成绩上的毫不留情。在北京奥运上夺得3快金牌的 Chris Hoy (北京奥运之后成了Sir Chris Hoy)在场地个人争先赛上落选了,因为他的状态不如另一名车手Jason Kenny,北京奥运的银牌获得者。国际奥委会今年修改规则,每个国家只允许派一名车手参加个人争先赛,这一规则的变化,是今年的奥运小说《金牌》(Gold)的重要情节之一。

环法自行车赛之所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项以团体为单位展开竞赛的个人项目,再杰出的车手,没有队员辅佐,是怎么也拿不到冠军的,一旦主将和副将的身份确定,任何僭越之举,都将会造成车队分裂,环法历史上,当然少不了这样的事情,都成了后人津津乐道的曲折传奇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