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坐着”的运动

在竞技体育上,英国和澳大利亚一直是一对冤家。澳大利亚人喜欢标榜自己天生擅长体育,嘲笑英国人弱不禁风。但是从北京奥运会开始,英国人在金牌总数上开始超过澳大利亚,今年做东道主的英国更是在金牌榜上把澳大利亚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于是澳大利亚人开始转变话题,说自己玩的是“草根体育”——游泳、田径,英国人呢还是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只会那些“必须坐着”才能玩的项目——赛艇、帆船、自行车、马术。

这虽然是个玩笑,但是恰好英国近年来真的是在这些项目上发挥出色,所以连英国人也爱拿这个来嘲笑自己。不过运动项目从某个角度看,确实有“草根”和“昂贵”之分,英国人玩得好的这几个项目,都需要良好的场地条件和昂贵的设备,试想一下,要是家里没几个钱,上哪儿去搞一条赛艇、弄一辆比赛用自行车、养一匹马?穷人家的孩子,也就只能跑跑步踢个球什么的了。

这当然是非常简单化的说法,但是英国的传统项目,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和英国的社会阶层的遗风有关。伦敦奥运会期间,英国奥委会主席莫尼汉勋爵(他本身就是世袭的男爵)公开对英国的学校体育表示担忧,原因是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的选手中,有一半是读私校出身的,虽然英国人口中,只有7%的人上过私校。他的本意是想说公立学校的体育课不行,不善培养竞技性人才。但是很快有人指出,私校往往财大气粗,有良好的体育设施,而公立学校呢,有的根本连操场都没有,如何指望它们培养体育人才?

英国的私校确实给学生提供了许多参加体育运动的机会,而且在传统上,这些私校钟爱的体育项目,往往是赛艇、帆船、马术、网球和射箭等等――属于过去的“贵族”项目。伦敦奥运会的赛艇场地叫伊顿多尼(Eton Dorney),这名字是不是听上去有点熟?如果告诉你这个场地又名“伊顿公学赛艇中心”你就知道为什么了。这是英国最著名的私立中学伊顿公学私家拥有的水上竞赛场地,由伊顿公学先后出资1700万英镑开发兴建,为迎接伦敦奥运,英国政府又投资50万英镑修建了一座比赛终点的裁判记分塔。

和美国不同,英国没有大学通过体育奖学金大规模吸引培养体育人才的传统。希望走竞技体育道路的青少年,一般只有通过参加当地的体育俱乐部才能获得训练和比赛的机会,个人在时间和金钱上的投入很多,如果没有家庭支持,很难维持下去。想像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也许有某方面的体育天份,但上不起私校无法很早开始高水平的训练,成年之后又必须打工挣钱不能全天候训练,竞技水平自然无法进一步提高。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私校出身的运动员占那么大比例的原因之一,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为什么一些“贵族”项目成了英国的传统强项。当然私校出身的运动员未必从事“贵族”项目,伦敦奥运会上获得110米高栏第4名的劳伦斯•克拉克(Lawrence Clarke),就是伊顿公学的毕业生,将来还要继承男爵爵位的。

不过这种现象近年来已经大为改观,其中一个关键原因是国家对竞技体育的投入。1990年代梅杰政府时期,英国竞技体育陷入低潮,1996年亚特拉大奥运会英国只得了一块金牌。为改变这个窘况,当时的英国政府决定设立六合彩基金(National Lottery Fund),指定用来支持文化体育事业。六合彩 基金不仅给体育项目投资改善设施提高教练水平,还直接用来资助运动员,运动员所获的生活补贴和他们的竞技水平、在奥运会和世锦赛上的夺牌可能等等直接挂钩,一次资助周期3-4年,让那些高水平的运动员可以全职训练,同时可以免费享受教练和器材上的支持。

在六合彩基金的支持下,一些运动项目还开始到学校中去寻找有潜质的苗子。这方面做得最出色的自行车项目。过去英国在自行车项目除了偶尔出现一两个优秀选手外,从未成气候,1992年拿到一块场地自行车金牌后,英国开始了一个20年的长远规划,聘期优秀教练、开发体育科技、同时发掘优秀人才,维金斯(Bradley Wiggins)和彭德尔顿(Victoria Pendleton)等人就是在1990年后期被选入这一项目的年轻选手。10多年之后终于取得丰硕成果,维金斯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英国车手,彭德尔顿也成了英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女运动员,在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一金一银后退役。有意思的是,这两人都是公立学校出来的。

下次再有人说起英国人擅长某个“坐着”的运动时,你就知道这很有可能已和“贵族”项目传统无关,而是因为英国政府在这个项目上投资力度大,管理比较出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