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42):英语拼写的历史与未来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英语拼写的历史与未来

在学习英语的过程中,相信许多人遇到的一个头疼的问题是英语发音中的不规则音太多了,比如 live 中的元音 i ,根据规则,在它之后是一个辅音再加一个单词末尾不发音的e,应该是长元音,但是在实际使用中,当 live用作动词时,元音 i 是发成短元音的。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许多英语是母语的人也不明白背后的原因。

其实不是英语的发音不规则,而是英语的拼写不规则,“例外”太多。不少人甚至认为英语拼写是一团乱麻,无规则可言,只能靠死记硬背。但是著名的语言学家戴维•克里斯托(David Crystal)却认为,如果学生能够了解这些拼写的“例外”是如何形成的,就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记忆和熟悉英语的拼写。

克里斯托是英国语言学界的泰斗级人物,出版过多部富有影响力的著作,其中既有《剑桥英语语言百科全书》(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the English Language)这样的重头作品,又有《短信大辩论》(Txting: the gr8 db8)这样分析在网络手机时代语言急速变化的前沿研究。他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一一道来:英语拼写的奇异故事》(Spell It Out: The Singular Story of English Spelling),就是为了向普通读者解释英语拼写规则与各种例外的历史渊源,以及在网络化和全球化时代,英语拼写的新趋势。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讲故事,而是希望读者能因此发现学习拼写很有意思,他甚至在书中加入了两章附录,专门解释他对英语拼写教学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英语开始成为文字,大约是在公元六世纪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当时负责把当地人口头语言记录成文字的,是罗马天主教的传教士们。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当时的英语(即古英语)共有超过40种不同的音,然而他们手中只有23个罗马字母,无法一一对应。于是他们实验了许多不同的方法,如增加字母、在字母上加变音符号、两个字母连写等等来对应不同的发音,慢慢形成了27个字母和一些拼写规则,这时候就已经有了拼写例外,但是古英语单词较少,约5万个左右,所以问题尚不明显。在诺曼征服之后,许多文书是法国人,他们抛弃了一些他们看不惯的拼写规则,又从法语中引进了一些新的规则,针对不同情况,又制定了一些新的例外。

比如本文开头所举的例子,要理解这个例外,必须先知道英语中除了标识长元音外,也会标识短元音,最普遍的就是让短元音后辅音加倍,比如 hopping 中的 o 就是短元音。为了标识 live 中的 i 为短元音,这个单词应该写成 livve,但是在手写英语的年代,两个连续的v很容易让人错看成是字母 w, livving 错看成 liwing,lovving 错看成 lowing。于是当时的文书们决定 v 是个例外,不做加倍。所以这个让人疑惑的 live ,它的“不规则”其实是有着颇为正当的理由的。

从中古英语开始,英语词汇量急剧膨胀,英语发音也发生了变化,大批外来语进入,而每次对英语拼写规则的改革,结果似乎都是进入了新的不规则拼写,新科技如字典、印刷术等并没有解决问题。当英语成为全球通用语言的同时,世界各地的英语却又发展出自己的拼写规则来。克里斯托对当代英语教学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教单词时一定要放在句子和情景中;二是在教单词时要从语言学的角度讲解拼写的渊源。作为读与写的桥梁,英语拼写本身是一个听觉(发音)与视觉(形状)的结合,在学习中一定要两种刺激同时存在。

这本书既能解答英语学习者的许多疑惑,又可以当作一本消闲读物来看。作者喜爱文学,在许多章节最后会附上文学作品片段帮助解释,读起来趣味十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