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55):夏日的谎言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夏日的谎言

书名:《夏日谎言》(Summer Lies)
作者: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
出版社:Weidenfeld & Nicolson
出版时间:2012年9月

电影《生死朗读》(The Reader)的大为成功,让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Bernhard Schlink)在世界各地都备受关注。最近看到新闻说他在2010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夏日谎言》(Sommerlügen)分别出了简体字版和繁体字版,简体字版由上海译文出版,刘海宁翻译,繁体字版由台湾皇冠出版,颜徽玲翻译。我看的是由W&N 出版的英文版(Summer Lies),由《生死朗读》英文版的译者卡萝尔•布朗•詹韦(Carol Brown Janeway)翻译。

自《生死朗读》之后,施林克被看作了“德国历史阴影重压”的文学代言人,但是这本《夏日朗读》涉及的却是更为广泛的人类情感与内心冲突:爱情、情欲、家庭和亲情,以及嫉妒、惶惑、自私和冷漠。作为故事背景,本书的7个短篇都或多或少地反映出作者的生活轨迹,故事中的角色都中产阶层知识分子,或是教授作家记者、或是音乐家艺术家。故事发生的地点是在德国、美国,或是欧洲其它地方,其实可能发生在任何现代都市中。

这7个故事中的“谎言”,可以说都能归结为是对失望与惶恐的掩饰,在不同的情境下以不同的方式展现出来。第一篇《旺季过后》中,清贫的长笛演奏家在面临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时,突生恐惧,他的“谎言”,更像是离开一个自己熟悉的世界前的恐惧。《最后的夏日》中,老教授的夏日假期是如此完美和谐,儿孙共聚一堂,多年好友特意造访,主人公的“谎言”,是希望他的人生最终能定格在这完美的一刻。《南方之旅》中忽然失去了对家人之爱的老妇人,她守了一辈子的谎言,在执着的孙女儿的牵动下,忽然坍塌,然而一旦失去了对失意人生的自我麻醉,对她是好还是不好呢?

《巴登巴登之夜》大概是这7个故事中,最能让读者作出是非判断的一个。男主角是一位剧作家,经常和女友处于两地分居状态 。本身是个花心之人,但他却并没有像爱寻根究底的女友所怀疑的那样另有情人。在不依不饶的女友面前,他几乎选择承认错误,用一个“谎言”来换得安宁。然而在又一次重复性的分手之后,“谎言”成真,从此他不得不靠谎言来维持两人的关系了。这个故事,表面看上去似乎黑白分明,但是越仔细分析双方的动机行为,对与错的界限就越为模糊。

《夏日谎言》中也有更为阴暗的故事。《夜间的陌生人》情节离奇,涉及绑架、勒索、贪婪与威胁,其中的命案是事故抑或谋杀尚有疑问。大概正因如此,作者选择了让男主角听人讲述的方式,对于这个叙事者的话,读者和男主角一样并不十分相信。在《林中小屋》中,男主角在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的乡村找到一处林中木屋,可以与妻子女儿一起过他想象中的完美生活。夫妻俩都是作家,在他无法突破创作瓶颈之际,妻子的写作事业却蒸蒸日上,作品大获好评又极受欢迎。他不顾一切地“保护”他的世外桃源,甚至把妻子与“世俗”的外部世界重建联系的渴望视作一种背叛。

施林克的笔调带着点同情,但又有点疏离。《夏日谎言》中的7个故事中,主角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然而几乎每个故事是有着一个开放的结局,对于主角面临的难题与困境,作者拒绝提供令读者满意的答案。就像现实本身一样,人们构建“谎言”,是为了安慰自己、麻醉自己、保护自己,作者也许在说,愿不愿意突破“谎言”,或者值不值得这么做,是角色自己的选择,作者和读者一样,都仅仅是观察者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