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出版动态(86):神奇的声音世界

《深圳特区报·读与思周刊·混响:神奇的声音世界

书名:《神奇的声音世界》(Sonic Wonderland) 作者:特雷弗•考克斯(Trevor Cox) 出版社:Bodley Head 出版日期:2014年1月

书名:《神奇的声音世界》(Sonic Wonderland)
作者:特雷弗•考克斯(Trevor Cox)
出版社:Bodley Head
出版日期:2014年1月

虽然阅读电子书越来越普遍,阅读器也越做越好,我还是喜欢读纸质图书,手捧一本书,慢慢翻动,本身就是一种乐趣。但是过去我没有注意到的是,读书时的声音其实也是阅读乐趣的一部分:首先是手掌抚弄书的侧面的轻响,然后是翻页时手指与书页的摩擦,似乎都能给我带来一种安逸宁静的感觉。

生活中有许多声音,如果我们能注意聆听,其实都相当丰富,这个读书的例子,是由现代声音生态学之父穆雷•沙费尔(Murray Schafer)举出来的,用来论证每个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听到许多不同声音。

这些都是我在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神奇的声音世界》(Sonic Wonderland)中读到的,这本书的作者是英国索尔福德大学(University of Salford)的声学工程教授特雷弗•考克斯(Trevor Cox)。此人可以说一个“声音狂人”,到世界各地旅游,别人是为了欣赏风光美景,他却是为了寻找神奇的声音。在书中他自嘲道,每到一处,他都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大声击掌,了解此处的声音混响状况。

现代社会是一个视觉主导的世界,人们每天接受无数的影像、图片,吸引人们的注意被称为吸引“眼球”,但其实在我们的周围,还有一个精彩的声音世界。在人类的多重感官中,听觉比视觉、味觉和嗅觉都灵敏得多。在作者所在的大学里,有一个消音实验室,是地球上最安静的地方之一。但是他说置身在这个实验室内,你并不是听不到任何声音,因为当你的耳朵,其实是大脑的听觉处理机制适应这里的安静之后,你会开始听到你自己的心跳呼吸等各种声音。人类的听觉依赖于内耳的耳蜗震动,其敏感度刚好可以让我们听到外界的声音,如果再敏感一些,那么我们的大脑将忙于处理各种因随机震动而产生的信号,反而听不到任何来自外界的声音。

人类对声音来源、音质、甚至发声人是否具有权威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声音是如何传到耳朵中的。在1895年,美国哈佛大学一名年轻教授塞宾(Wallace Clement Sabine)被学校请去解决一座博物馆演讲厅内的音响效果问题,学生和老师们都抱怨在那里说话几乎无法听得清楚,而是被淹没在一片浑浊的回响中。塞宾在研究中首次提出了混响时间(reverberation time)这一概念,以及一套计算混响时间的公式,因为混响时间取决于空间的大小和其中吸音材料的面积,塞宾就通过在演讲厅墙上铺上一层厚毡的办法解决了问题。赛宾的公式一直沿用至今,成为建筑设计中必须考虑的问题。美国波士顿的交响大厅被誉为音质最好的演奏场所,因为它有最适宜听交响乐演奏的混响时间:1.9秒。而伦敦南岸的皇家节日礼堂,在1950年代建成之后发现混响效果欠佳,不得不通过在天花板上暗藏麦克风和扩音器的办法进行改善。

世界上混响时间最长的空间在哪里?为了找到这个地方,作者去了许多知名的墓堂、地下蓄水池等地方,发现混响时间最长的是13秒左右。最后他找到了一座位于苏格兰高地的废弃的地下油库,这座油库于1930年代秘密建成,为附近的海军基地提供柴油,现在已经全部清空了。为了到其中的一座巨型油罐内测量混响,作者和他的向导被装在一个架子里,通过一个直径46厘米的输油管被“塞”到了油罐里。这个可以装2千5百万升柴油的油罐内部是个巨型空间,240米长,9米宽,13.5米高,油罐壳是45厘米厚的坚硬的水泥墙,几乎没有任何吸音能力。在这里,作者在中等频率处,测到了长达30秒的混响,而低频处混响更是达到了2分钟左右。在苏格兰的地底下,他终于找到了世界上混响时间最长的地方。

《神奇的声音世界》中,有大量这样寻找奇妙声音的故事,从自然奇观、如会发出音乐声的沙丘等,到人造的声音“景观”、如古代岩洞和玛雅人的金字塔等,一直到各种动植物发出的声音,许多我从未听说过,确实可以称得上奇妙二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