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阵亡将士纪念日

11月11日是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今天上午11点英国各地都有默哀2分钟的活动,不过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在上星期天已经举行了,伦敦是在白厅前的Cenotaph纪念碑前,爱丁堡是Royal Mile 上的 St Giles’ 大教堂。

这束花上的纸条上写着:“献给我们的叔叔罗伯特·摩尔,1918年10月2日阵亡。对他的记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这束花上的纸条上写着:“献给我们的叔叔罗伯特·摩尔,1918年10月2日阵亡。对他的记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英国阵亡将士纪念活动令人感动之处,还不是这些年度活动的庄重肃穆,而是对每个士兵的关怀。在英国的每个镇子的中心,你都能看到本地的阵亡将士纪念碑,规模并不宏大,但是碑上刻着每个阵亡的士兵军官的名字、军衔、阵亡的战役等等——一般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在纪念碑下,常常能看到新鲜的花束、或是纸做的虞美人花等等,并不只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才有。

村子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摆放着虞美人编成的花环。

村子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前,摆放着虞美人编成的花环。

我工作地点附近的村庄里的阵亡将士纪念碑是在一座花园内,打点得十分干净整洁,也是一个让人休憩的地方。

对阵亡将士纪念活动的细心认真,反映了这个民族对自己历史的珍视与自豪。

这也和英国军队的regiment系统有关,regiment 一般翻译成“团”,但是在英国军队系统中,说起regiment,同时是指是一个军队管理单位,有独立征兵、训练、指挥、管理的职能,传统上许多regiment以总部所在地命名,在附近地区征兵,征来的都是子弟兵,许多年下来,和周围的乡邻关系紧密,也许可以译作“乡团”。前几年英国政府要把苏格兰的几个步兵“乡团”降格为营,编入一个“皇家苏格兰乡团”(Royal Regiment of Scotland),遭到了强烈反对,最后不得不让其中的每个营都保留自己的传统标识。

小十字架上写着这是一位柴郡乡团的士兵。

小十字架上写着这是一位柴郡乡团(Cheshire Regiment)的士兵。

“乡团”是很灵活的体系,可以营为单位组成各种师、军级的部队。现在已经没有只能在本地征兵的限制了,但是“乡团”的传统依然牢固,每个士兵都认为自己是属于某个“乡团”的。

每个小十字架代表一位阵亡的军人。

每个小十字架代表一位阵亡的军人。

每个大十字架上是阵亡军人所属的部队或”乡团“。

每个大十字架上是阵亡军人所属的部队或”乡团“。

在阵亡将士纪念活动中,你经常能看到贴着虞美人花的小十字架,每个小十字架代表一个阵亡军人,上面还写着名字、所属部队和阵亡时间地点。小十字架有时会插在阵亡军人所属的部队或“乡团”十字架周围,比如这张照片中最前方的皇家工程兵,左前的空降兵,还有左后方的51高地师侦察团等。

爱丁堡大学内的阵亡校友纪念墙

爱丁堡大学内的阵亡校友纪念墙

许多学校有自己的纪念碑或纪念墙,纪念在战场上阵亡的校友。这是爱丁堡大学内的阵亡将士纪念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