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停战纪念的意义

Pages of the Sea

英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是每年的11月11日,即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的那一天。今年是一战停战一百周年,而11月11日正好是星期天,所以纪念活动格外隆重。规模最大的正式纪念活动在伦敦市中心的战争纪念碑前举行,从女王到首相政要以及各个军事单位和老兵代表都有出席。然而,更具创意的纪念活动,却出现在其他地方。

Pages of the Sea

当天在英国的28处海滩上,一批批志愿者们用钉耙在沙滩上创作,被钉耙翻过的地方颜色较深,与周围平滑光亮的部分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从高处看,可以看出勾画出来的是一幅30到60米见方的人物肖像。这个名为“海的页面”(Pages of the Sea)的纪念活动由英国著名导演、曾导演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丹尼·波尔(Danny Boyle)策划,他选择了28名参加了一战的军人和平民,让这些人的巨幅肖像在停战纪念日那天出现在英国各处的海滩上,因为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海滩上出发前往战场,许多人却再也没能回来”。这28人中,有军官、士兵、水手,也有医生、护士和军工厂的女工,大部分没有活到停战,其中最有名的是“战地诗人”威尔弗雷德·欧文(Wilfred Owen),他在1918年11月4日阵亡,离停战协议签署仅一个星期。

Pages of the Sea

在英国生活多年,目睹过许多当地纪念阵亡将士的活动,虽然活动本身与我没有直接关系,但还是常常为纪念活动的细致认真而感叹,特别是其中对每一个个体的关注。近年来在纪念活动中采用的创意,更使得其感染力大大增强。纪念一战一百周年的活动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并有一个名为“14-18 现在”的项目,资助各项艺术活动,突出历时4年的一战与“现在”的关联。其中一个引起轰动的活动发生在2016年7月1日,那一天英国许多地方的火车站前,忽然出现了一群身着一战期间英军制服的年轻人,默默地聚在一起。路人走近看个究竟时,这些人也不搭话,只是递过来一张小卡片,上面印着一名军人的姓名、军衔、所属单位,以及战死的日子和地点。这个叫做“我们在这儿”(we are here)的活动实际上是一个由许多青年志愿者参加的大规模行为艺术,在上下班的人潮中,这些默不做声的“一战期间的军人”就如同鬼魂一般,与小卡片上的真实姓名对照,冲击力十分强烈。

这些纪念活动之所以能打动人心,是在于它们不再强调战争与胜利如何辉煌,而是突出生命在战争面前是如此脆弱。

People gather to look at an Armistice day sand portrait of Imperial Military Nurse Rachel Ferguson who died in June 1918 during World War One, created as part of Danny Boyle’s Pages of The Sea celebrations, on Downhill Beach in Coleraine, Northern Ireland, November 11, 2018. REUTERS/Clodagh Kilcoyne

“海的页面”纪念活动是有专业人士指导的,开始的时间经过了精心计算。11月11日那天,在参加活动的各处海滩上,有些地方的志愿者在天还没亮前就开始工作了,因为各地潮水涨落的时间不同。活动在潮水低落时进行,当肖像勾画完成之后,海水也开始涨潮了。一点一点的,沙滩上的肖像被海水淹没,最后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在一百多年前,无数人的生命也是这样,被个人无法阻挡的力量冲走了。

英军中第一位黑人军官Walter Tul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