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生活在联合王国

威尔士乡村茶室
威尔士乡村茶室

来英国之前,我对英国是一个“联合王国”的认知基本上是抽象的,能说得上是直接的体验,是在1998年世界杯决赛期间支持过苏格兰,仅仅因为苏格兰是一支顽强的弱队。

落脚英国的第一个城市是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当时的感觉依然是英国就等于英格兰。初期有一段时间常和几位从欧洲其他国家来纽卡斯尔大学工作的朋友去市中心一家“爱尔兰酒吧”聚会,因为那里离大学不远又比较安静,平时没有多少人。有一次下班后我们又照例前往,惊讶地发现那天晚上酒吧里人山人海,挤满了身穿绿色服装的人。过后我们才明白,那天是圣帕特里克日(Saint Patrick’s Day),以爱尔兰的守护神命名的节日,酒吧热闹的原因在它的名字里。

后来我搬到了苏格兰,又在威尔士工作了几年,慢慢地对几个地区之间的文化差异和身份认同有了不少感性的认识。这两个地方的人对本地区的认同感都非常强,比如在我的威尔士同事眼中,橄榄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项目,受关注程度远远高于足球。但是经过几百年的融合,如果说这些地区之间还有差别,那更多地是城市与乡村、工业中心与农牧业区、富裕与贫困地区之间的差异。

今年的爱丁堡图书节上,我听了一场苏格兰历史学家汤姆·迪瓦恩(Tom Devine)的报告,主题是他主编的新书《新苏格兰人》(New Scots)。苏格兰大部分地区在历史上都较为贫困,迁移到其他地方、寻求更好的生活,在这儿是一个长期的传统。直到1990年代这一趋势才扭转过来,移入人口超过了移出人口。那么苏格兰最大的移民群体是谁呢?迪瓦恩的回答是:英格兰人。目前生活在苏格兰的英格兰人有50万左右,超过其他移民群体的总数。

苏格兰高地外岛南伊斯特岛
苏格兰高地外岛南伊斯特岛

英格兰人“移民”到苏格兰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些是随着工作而搬家,但也有一些是为了到人口密度低得多的苏格兰来寻求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今年7月份我们到苏格兰高地西北部偏远的南尤伊斯特岛度假时,遇到一对来自英格兰的艺术家夫妇。他们说第一次来这里时,只打算小住一段时间,然而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而且依然喜欢这里的生活,并不打算回英格兰。

不过许多人的迁移方向是相反的,目前生活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苏格兰人超过85万,考虑到苏格兰总人口不过530万,这比例相当高。吸引苏格兰人搬到南方的主要原因,无非是工作机会、事业发展等,年轻人在英格兰南部大城市的个人发展空间,毕竟要比在苏格兰高地要大,这和英格兰纽卡斯尔的大学毕业生想去伦敦找一份好工作的心态没什么两样。

迪瓦恩还谈到,虽然有苏格兰人“反英格兰“一说,但是最多也就是一种反感情绪而已,如果两地有”对立“,那也只是反映在体育赛场上。这和我的观察是一致的,但是由于脱欧,今后的几年对于英国来说将是一个不确定的时期,希望这个”联合王国“不会因为政治环境的动荡而被撕扯开了。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