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拯救了日本樱花的英国人

爱丁堡市中心大草地的樱花在今年4月底盛开

爱丁堡城内有许多樱花树,市中心王子大街边近城堡处和旧城南边“大草地”(Meadows)上樱花盛开时,成片的紫红色樱花如同云朵般灿烂。今年这两处的花朵在4月份的最后几天达到巅峰,吸引了无数市民和游客驻足流连。但是许多人可能不知道爱丁堡还有另一个看樱花的去处:位于城市西北角劳里斯顿城堡(Lauriston Castle)内的爱丁堡——京都友谊花园。这里的樱花树花期早一个星期左右,盛开的是白里透着浅红的重瓣花朵。而其实今年4月初,爱丁堡植物园里的一棵上香樱(Jo-nioi)已经开花,绽放的是纯白的花朵。

爱丁堡城北劳里斯顿城堡内的樱花树花期比大草地的早一星期左右

樱花品种丰富,颜色形状多样,花期前后交错,这是英国樱花的特色。日本女记者阿部菜穗子曾说过,这是她初来英国时的最大震撼,因为在日本,大部分樱花都是同一品种,在同一时间开放,几天后一起凋谢,因此才会把樱花与“灿烂无憾、转瞬即逝的生命“联系起来,成为“日本国民性“的象征。这一反差带来的震撼让她开始深入研究樱花与日本历史的关系,在最近出版的新书中,她回顾了在明治维新后的近代化浪潮中,日本的野生樱花如何被单一品种的染井吉野樱所取代。染井吉野樱是人工育种的产物,无法自然繁衍,只能用枝条嫁接的方式移植,因此日本的樱花树大都是”克隆“而来,不仅花瓣形状颜色相同,花期也一致,同时绽放同时凋谢。所以樱花与日本国民性的关联,其实只是近代的概念构建。不幸的是,这一关联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利用,成为其扩大影响力的工具。

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内的上香樱在4月初即已盛开

不过阿部菜穗子新书中最吸引人的部分,却是关于一个英国人的故事。科林伍德·英格拉姆(Collingwood Ingram)出身于富裕家庭,从小衣食无忧,但并没有虚度青春,年轻时对鸟类学很感兴趣,1907年27岁时曾到日本搜集鸟类标本,一战期间在前线时依然不忘观察记录当地鸟类情况。战后他迷恋上了樱花,开始搜集世界各地的樱花品种,在位于肯特郡的私家花园里培育繁殖,人称“樱花英格拉姆“(Cherry Ingram)。

阿部菜穗子的《拯救日本樱花的英国人》

在1926年访日期间,有人给他看了一幅绘有太白樱(Taihaku)的画,并告诉他这种古老的樱花已经灭绝了。他的反应是“我家院子里有这种樱花“,从此开始了把太白樱送回日本的历程。他把太白樱枝条从英国寄出,在日本接收的是京都的佐野藤右卫门家。当时英国到日本的船要开一个多月,第一次寄出的枝条到日本时就已经干枯而死。第二次寄出时,枝条嵌在土豆内以保持湿润,然而在日本打开时却发现已经腐烂,分析原因时发现,因为轮船要经过热带地区,难以让枝条维持在低温状态。于是在第三次尝试时,英格拉姆不再选择海运,而是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运送,终于成功地把太白樱送回日本。阿部菜穗子的新书在英国出版时,副题就叫做《拯救日本樱花的英国人》(The Englishman Who Saved Japan’s Blossoms)。

太白樱

太白樱是一种花型巨大的白色樱花,在英格兰东北的阿尼克花园(Alnwick Garden)里有超过300棵之多。前几年去时,樱花树还太小,待长大一些后,每年盛开时,将会是一幅多么美丽的景象。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