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插画中的旧时光

1803年圣吉尔斯大教堂北侧,即面向皇家大道的一侧

两年多前,我从爱丁堡大学附近的一家旧书店里,买到几幅A3大小的建筑和风景素描画,题材都是爱丁堡中心和周边的景色,风格简约,线条清晰。仔细看说明,得知这些画都来自一本名为《旧时的爱丁堡》(Edinburgh in the Olden Time)的图册,“旧时”在这里是指1717至1828年,我买下的那幅爱丁堡市中心圣吉尔斯(St Giles)大教堂的素描,原作于1803年。整部画册共有63幅画,在1880年出版,证明怀旧心理不是当代人独有,现在的我们翻印老照片,19世纪末的人已经在重印旧时画。

话说回来,当时能印制这样的画册已是科技进步的体现,19-20世纪之间的几十年是英国图画书出版的黄金时期,出现了许多像《旧时的爱丁堡》这样的图册,以及带有大量插图的小说和儿童读物。原因之一是平版印刷术的发明和成熟,大批量准确精细印制图画不再是昂贵而繁复的事情。

恰好最近在看的《英国插画书拾珍》(三联出版社)一书中也收录了一部描绘爱丁堡风光的图画书。《爱丁堡边际》(The Fringe of Edinburgh)一书出版于1926年,介绍的是周围的几个即将并入爱丁堡的村镇,书中共有16幅水彩画和43幅钢笔素描画。这些画在原书中印刷得应该相当精美,即使是新书中翻印的部分,也依然色彩鲜艳、层次丰富。

我对那个时代英国的插画书所知甚少,偶尔买下几幅画也是一时兴致所至。不过《英国插画书拾珍》的作者、也是我的同城邻居崔莹是真正热爱这一时期插画书的人,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收藏了几百本图书。翻看这本新书中收集的插画书,常常惊讶于其多样的风格、明亮的色彩、还有常常颇有幽默感的构图。

在题材上,儿童读物占比很大,可以理解儿童图书在当时也有很大市场,吸引了不少优秀的插图师。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一部1917年出版的名为《荷兰旧童谣》(Old Dutch Nursery Rhymes)的儿童画册,给15首来自荷兰的童谣配上插图,由一位荷兰女插图师勒迈尔(Le Mair)创作。她画笔下的儿童,身体姿态和面部表情非常生动:喜悦、好奇、期待、惊讶、紧张、惶恐、疲惫、忧虑,每一幅都值得细细品味。

《荷兰旧童谣》中的一幅

在《荷兰旧童谣》一书的封面上,用大字印着勒迈尔的名字,这也符合19世纪末出现的趋势。当时由于插画书越来越受欢迎,插画家的地位也显著提高,上升到名字可以上封面的地步。我曾买过一本1903年再版的小说合集《拉克伦特城堡·外住地主》(Castle Rackrent and the Absentee),是女作家玛丽亚·艾奇沃思(Maria Edgeworth)19世纪发表的畅销小说,出版社此次便以“插图版”为卖点,请了一位当时赫赫有名的插图师克里斯·哈蒙德(Chris Hammond)来画插图,而封面上也只印了他的名字。

《英国插画书拾珍》共介绍了22本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版的插画书,重印了原书中许多插图。这些画本身就十分赏心悦目,加上文字介绍,更是为读者打开了一扇了解当时英国社会的窗口,很适合闲暇之时,随手翻开一页,仔细欣赏,想象一下流淌在插图中的旧时光。

小说Castle Rackrent and the Absentee封面上有插图师的名字

《看世界》稿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