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四月, 2020:

梦里芬芳(4月27-29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23-26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2019读书回顾

这篇是今年年初为《经济观察报·观察家书评》写的回顾文章,现在回想当时的心境、关心的话题,有恍若隔世之感。然而这些作品并没有因为疫情而过时,其中的一些思考反而更为切合今后可能出现的“新常态”了。

欧洲疫情首先在意大利北部爆发,有些英国人对意大利的公共服务水平有着无根据的偏见,其实这里的医疗条件比英国绝大部分地区都好,然而疫情来袭之时,依然无还手之力。欧洲整体反应过慢,意大利遭受重创时,其他国家自顾不暇,没有及时伸出援手,后来欧盟理事会主席都出来向意大利道歉。可以说这场疫情不仅是对欧盟的考研,更是在挑战“欧洲人”的共同身份。

为了对抗疫情,许多国家采取了“封城”措施,而“解封”的条件之一是要求民众允许政府收集私人信息,包括每日行踪,与谁接触等。如果说过去为了反恐而加强监控对普通人来说还比较抽象,现在是否为了安全而交出隐私的选择真的是落到每个人的头上了。同样令人担心的是:疫情过后,这会不会成为“新常态”?

研究发现感染新冠病毒的男性死亡率较高,但是在疫情期间每天冒着被感染危险上班的却多为女性:医院里的护士、老人院的看护、超市职员、依然开学的中小学校里的老师等等。希望在每周定时“为医护鼓掌”的同时,女性为社会正常运作而作出的牺牲不再被视而不见。

面临这场人类共同面临的危机,发现和呈现真相尤为重要。但是每天浏览一下新闻、看看社交媒体,就会发现真相依然是许多人想杀死的对象,哪怕这样做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灾难。

2020年4月25日

(更多…)

梦里芬芳(4月20-22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16-19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克里斯蒂娜的椅子

The Trial Christine Keeler中四位主角的造型

今年年初BBC播出了6集电视连续剧《克里斯蒂娜·基勒案》(The Trial of Christine Keeler)。这部剧根据1960年代的真实事件改编,涉及政府大臣与年轻女性的地下恋情、苏联间谍、当街枪击、当事人自杀等一桩桩轰动一时的爆炸性新闻。即使在尘埃落定之后,这一事件也从未从公众记忆中消失,还在英国文化上留下了几个永久的印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克里斯蒂娜的椅子”。

(更多…)

梦里芬芳(4月13-15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4月9-12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三年级班的合影

Tate Year 3 Project exhibition

去年圣诞节前去了一趟伦敦的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在恢宏雅致的中庭漫步时,被一位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叫住,请我为她和儿子拍一张合影。似乎是看到了我眼中的疑问,她主动说道:“我们已经找到他的照片了”。她想要拍一张全景,以中庭墙上密密麻麻排列着的班级合影为背景。
这一天,泰特美术馆内这样的参观者很多,有些甚至是一家三代一起出动,在墙上的几千幅合影中搜寻自己或家里的孩子。我遇到的这位妈妈,她儿子的照片想必就在其中。每幅合影不过笔记本电脑大小,一幅接一幅从墙上一米多高处一直排到天花板,每面墙都排得满满当当。专门有工作人员操作移动式放大镜,随时准备着根据需求推到指定位置,让参观者仔细查看挂在高处的合影。

(更多…)

梦里芬芳(4月6-8日)

Prince Street Garden, Edinburgh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