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植物园与英国殖民史

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内的杜鹃花

春暖花开之际,爱丁堡的皇家植物园是一个好去处。那里有许多品种的杜鹃,每年四五月份正是花色缤纷之际。前几天去植物园时,看到了一块以前没怎么注意的信息牌,介绍园内的“杜鹃小径”,称苏格兰的四座国立植物园内,共培育有700多种杜鹃,约为世界上所有杜鹃花种类的七成。信息牌并不避讳这些杜鹃花最早都是由英国植物收藏家从喜马拉雅山区采集带回的,还有一张乔治·福里斯特(George Forrest)的照片。

(更多…)

苏格兰议会选举结果:难以把握的未来

2021苏格兰议会选举后的议席分布

5月6日苏格兰议会选举,结果没有大出意外,SNP在129名苏格兰议会议席中获得64席,比上届选举还多了一席,但是离成为绝对多数还差一席。Nichola Sturgeon成为新一届议会领袖,她可以选择由SNP组成少数派政府,或是与绿党(这次获得8个议席,比上一届多2席)组成联合政府。

(更多…)

苏格兰议会选举方式

苏格兰议会大楼

5月6日是苏格兰议会选举日,将选出新一届共129名苏格兰议会议员(MSP),刚好可以谈谈苏格兰议会的选举方式。

(更多…)

早春之喜,暖春之忧

据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樱花树

三月下旬的一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个名为“关注爱丁堡”的账号发了一张当天拍摄的照片:一棵看来有一定树龄的樱花树上,缀满了刚刚开放的白色花朵,讨论区有不少人说这是爱丁堡每年最早开花的一棵樱花树。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陆续看到爱丁堡其他地方樱花盛开的照片,进入4月份,市中心王子大街一侧的粉色樱花也开始绽放。

(更多…)

阳光、沙滩、西西里警探

Inspector Montalbano家的大露台

我对各种类型侦探剧来者不拒,从Line of Duty到Miss Marple,从Spiral到Elementary,我都能看。但是疫情期间看侦探剧,发现如果要追求治愈效果,莫过于Inspector Montalbano。

(更多…)

海底的定时炸弹

《卫报》上的一张地图把博福特斯海沟的位置标识得比较清楚

前些日子英国政府突然宣布,为了加强不列颠岛与北爱尔兰的联系纽带,将开展可行性研究,看是否有可能修建一座大桥或一条海底隧道,将苏格兰与北爱尔兰陆路联通起来。许多人对政府是不是认真的将信将疑,因为苏格兰与爱尔兰最近的地方也相隔近20公里,不管是建桥还是海底隧道,都会是一件耗资巨大、旷日持久的工程,很难想象英国政府有意愿和能力做这件事情。

(更多…)

强调地域特色的悬疑剧

最近看了两部悬疑题材电视连续剧,剧情说不上特别精彩,但是都有强烈的地域特色,而且还是过去不怎么出镜的地方。

Traces

Traces
(更多…)

封城之中,有书为伴

前些日子写过英国的邮筒,感叹因为使用的人越来越少,邮筒渐有变成街头雕塑的迹象。最近皇家邮政又在邮筒身上动脑筋玩新花样,在英国五座城镇各选一座邮筒,将其刷成鲜艳的颜色,然后用畅销儿童读物中的文字和插图进行装饰。

苏格兰Oban镇中心一座邮筒被重新刷成《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主题

苏格兰西海岸小镇奥本(Oban)入选,镇中心渡轮码头对面海滨道上的一座邮筒被刷成金顶红身,并印上了儿童读物《驯龙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中的文字和插图。选择奥本的原因是该书作者克蕾茜达·考埃尔(Cressida Cowell)童年时经常到离那不远的一座无人定居的小岛上度过夏天,为她创作这一系列小说带来了灵感。

(更多…)

无处不在的社会阶层

最近英国财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在推特上发了自己的两张照片,题为“过去时……现在时”(How it started…How it’s going),这种玩儿法在社交媒体上经常见到,用两张照片对比过去和现在,博人一笑。第一张照片中,五六岁的苏纳克身穿小学校服,第二张中的他已担任财相,站在唐宁街11号官邸大门前,所配的文字中说自己从未想到过会担任现在的职位,感谢首相信任及各界支持云云。

(更多…)

《韦伯自传》出版

Andrew LLoyd Webber Unmasked

Andrew Lloyd Webber的自传最近出版了,书名Unmasked,让人马上联想起他的《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以前曾看过一部纪录片,其中提到:在创作这部音乐剧时,韦伯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该剧主线“一个年轻幼稚充满才华的女歌手被一名不以面目示人的天才在幕后指导,因此登上了艺术巅峰,却又不可救药义无反顾地爱上他“会让观众联想到什么样的现实场景。这部自传也刚好在写到《歌剧魅影》首演时结束。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