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快照

简短地观察文章

威尔士山里的手工艺中心

今天去了威尔士北部小城里辛(Ruthin),上次去里辛是由我当时的上司开车从莫尔德(Mold)过去的,原来打算在那里的印刷店取货后直接去伦敦,结果在询问了店员之后,得知最佳路线是先返回莫尔德再上大路。

里辛就是这样一个山里的镇子,虽然人口超过5千,规模在英国也不算小了,但是交通不便,不通铁路,从里辛外出,去莫尔德的公路是状况最好的,却还是坡陡弯大的单车道公路。不过山路上,沿途的景色真好,上次坐车上,就想着下次有机会再来。

想去里辛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去看看里辛手工艺中心(Ruthin Craft Centre),在《迷失的建筑帝国》一书中迈尔斯·格伦迪宁(Miles Glendinning)以它为例子,在赞扬了它“外部细微含蓄,内部规模比例优美”之后,批评其“解构主义的形变、畸变和错位”,和其它许多现代建筑一样,追求对周围环境的“隐喻”。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我基本同意他的观点,我喜欢它的庭院式的设计,既有一个整体感,中心的各个工作室和展览厅之间又有一种交融感。对周围环境的“隐喻”也很容易体会出来:里辛位于山谷中,不规则起伏的屋顶,显然是对里辛周围山峦的“隐喻”。这样的做法确实一度非常流行,想象一下苏格兰新议会大厦层出不穷的各种有“隐喻”的形状,设计书似乎认为有了形似就会有神似。这种做法一旦过于张扬,就显得舍本求末、故作姿态。应该说里辛手工艺中心设计得还比较含蓄,但确实这种“形变、畸变和错位”在很多设计中,要么反映了设计师的自我膨胀、要么只是人云亦云成为俗套。

(更多…)

Bodiam Castle

上个周末去了一趟英格兰东南角 East Sussex 的 Bodiam Castle。这个城堡最大的特色是在四方形的城堡外,是一圈宽阔的护城河。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其实城堡内部已经在几百年前被拆了,National Trust 修复了最高的塔楼。登上塔楼时,远处正有一趟蒸汽火车经过。离城堡最近的火车站现在只有旅游蒸汽火车停留了。

左边的圆形尖顶房子是英格兰东南部的特色建筑,叫 oast house。原来是用来烘干本地特产蛇麻草(即啤酒花 hops)的,现在大部分都改建它用了,有的改成了旅馆。

经过 Bodiam 村的蒸汽火车

经过 Bodiam 村的蒸汽火车

我知道至少有两部电视片采用了 Bodiam Castle 做外景。

一部是1986年版的 Northanger Abbey

Northanger Abbey 中的 Bodiam Castle

Northanger Abbey 中的 Bodiam Castle

另一部是2007年 Stephen Poliakoff 为 BBC 拍摄的 Joe’s Palace

Joe's Palace

Joe’s Palace

 

2012年·北威尔士·等待春天

2012年1-3月在北威尔士乡村拍的一组照片。

一月份,太阳升起的还很晚,这些都是在早晨8点50分左右拍摄。

二月份,日出的时间已经在慢慢提前。有时候天气还相当冷。

树枝上开始绽绿芽了。

羊妈妈领着两头不过几个星期大的小羊。

(更多…)

清晨留影

2011年白天最短的一天已经过去。这是12月22日早晨8:51在威尔士北部的乡村用手机拍摄,当天日出时间是8:26,日落时间是15:57。从现在开始白天就会越来越长了。居住在高纬度地区的人,对日长日短的变化就特别敏感。

爱丁堡2011年5月

许多爱丁堡城堡的照片都是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照的,其实黑云压顶下的爱丁堡城堡,可能更有味道。

当然今年春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

眺望远处的 Forth of Firth

Arthur’s Seat

从 Arthur’s Seat 的山坡上回望爱丁堡

爱丁堡2011年4月:樱花盛开

2011年4月是破纪录的既暖和又干燥的一月,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樱花也在这个季节盛开了。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 Bristo Square 种了一圈白色的樱花树。

爱丁堡王子大街南侧靠着王子大街花园的路边,种着一排开粉红色花的樱花树。

Royal Mile 上的 Canongate Kirk 院子中也种了开粉色花的樱花树。

一棵开着粉色和白色两种花的樱花树。


(更多…)

爱丁堡:2011年4月

今年的4月,让人觉得似乎夏天提前到了爱丁堡,最高气温甚至超过了20度,爱丁堡城堡山坡上开遍了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坡上的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脚下的北美杜鹃花 (Rhododendron)

Salisbury Crag

爱丁堡:2011年2月

这个月没有多少晴天,经常是阴天和下雨,前几天还出了一阵大雾。

一直觉得从这个角度看爱丁堡旧城比较有味道。

爱丁堡大学校区的 Bristo Square 和 McEwan Hall

这是爱丁堡大学的学生宿舍区

遇见一只知更鸟

上个星期在爱丁堡大学校园内的 George Square Garden 遇见一只不怕人的知更鸟(robin)。英国的风俗是知更鸟会带来好消息,希望这只度过12月份大雪严寒的知更鸟也能带来好消息吧!

圣诞快乐!

虽然中国人不过圣诞节,但还是能感受到圣诞的气氛。发一张带点喜气的欧洲冬青(European holly)吧,是与圣诞节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植物。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