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快照

简短地观察文章

电影实景地旅游:梦想与现实

格洛斯特大教堂的迴廊曾用来拍摄《哈利波特》

格洛斯特大教堂的迴廊曾用来拍摄《哈利波特》

几年前我们到英格兰东南旅游时,曾特地拜访了一趟格洛斯特大教堂,原因是当时正在翻译一本有关建筑的书,其中一章的主题是格洛斯特大教堂几百年来如何在一代又一代的工匠手中修葺,改造和扩建,形成一种特有的风格的故事,因此特别想到实地看看。抵达之后,才发现这座大教堂是个旅游胜地,甚至还有志愿者专门协助游客。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名叫贝丝的热情健谈的老人,向我们介绍了教堂各处的历史。过了一会儿新来的游客太多,她有点分身无术的感觉,我们也不好意思继续麻烦人家,便建议我们自己四处看看,她可以协助其他游客。贝丝很客气地感谢我们的理解,正要离开时,忽然眼睛一亮,说道:“啊!你们一定是来看迴廊的!让我先带你们去了哪儿再走。”不明就里的我们就这样被带到了教堂的迴廊。站在迴廊的一个角落,贝丝兴奋地说:“就是在这里拍的!”我们这才明白,她说的是电影《哈利波特》,显然她经常遇到慕名而来寻找拍摄实景的游客,觉得我们一定也是其中之一。遗憾的是我们俩人都不是《哈利波特》粉丝,没怎么看过这系列的电影,所以全然没有反应,辜负了她的一片好意。

(更多…)

快乐地守卫传统文化

去South Uist的轮渡

去South Uist的轮渡

七月中旬,我们去苏格兰的南尤伊斯特岛(South Uist)上住了一个星期。这个面积不过320平方公里的岛屿,属于苏格兰外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brides)的一部分,位于英国的最西北端,位置偏僻。我们先开车到苏格兰高地西部的港口,然后再坐了近4个小时的轮渡才抵达岛上的最大港口。

South Uist的最大港口Lochboisdale

South Uist的最大港口Lochboisdale

上岛之后,我们继续开车前往住宿地点。沿着岛上唯一的主要公路由南向北,沿途景色空旷而沉静,即使是盛夏时节依然带着点萧瑟,极少见到树,沿途星星点点的住房几乎没有超过两层的。公路时不时从双向单车道变成单车道,就像单线铁路一样,如果对面来车,就必须在路边的让车处等着让对方先过才能继续前行。但是这样并没有造成交通拥堵,因为路上的车辆实在不多。

(更多…)

威尔士山里的手工艺中心

今天去了威尔士北部小城里辛(Ruthin),上次去里辛是由我当时的上司开车从莫尔德(Mold)过去的,原来打算在那里的印刷店取货后直接去伦敦,结果在询问了店员之后,得知最佳路线是先返回莫尔德再上大路。

里辛就是这样一个山里的镇子,虽然人口超过5千,规模在英国也不算小了,但是交通不便,不通铁路,从里辛外出,去莫尔德的公路是状况最好的,却还是坡陡弯大的单车道公路。不过山路上,沿途的景色真好,上次坐车上,就想着下次有机会再来。

想去里辛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去看看里辛手工艺中心(Ruthin Craft Centre),在《迷失的建筑帝国》一书中迈尔斯·格伦迪宁(Miles Glendinning)以它为例子,在赞扬了它“外部细微含蓄,内部规模比例优美”之后,批评其“解构主义的形变、畸变和错位”,和其它许多现代建筑一样,追求对周围环境的“隐喻”。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Ruthin Craft Centre

我基本同意他的观点,我喜欢它的庭院式的设计,既有一个整体感,中心的各个工作室和展览厅之间又有一种交融感。对周围环境的“隐喻”也很容易体会出来:里辛位于山谷中,不规则起伏的屋顶,显然是对里辛周围山峦的“隐喻”。这样的做法确实一度非常流行,想象一下苏格兰新议会大厦层出不穷的各种有“隐喻”的形状,设计书似乎认为有了形似就会有神似。这种做法一旦过于张扬,就显得舍本求末、故作姿态。应该说里辛手工艺中心设计得还比较含蓄,但确实这种“形变、畸变和错位”在很多设计中,要么反映了设计师的自我膨胀、要么只是人云亦云成为俗套。

(更多…)

Bodiam Castle

上个周末去了一趟英格兰东南角 East Sussex 的 Bodiam Castle。这个城堡最大的特色是在四方形的城堡外,是一圈宽阔的护城河。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Bodiam Castle

其实城堡内部已经在几百年前被拆了,National Trust 修复了最高的塔楼。登上塔楼时,远处正有一趟蒸汽火车经过。离城堡最近的火车站现在只有旅游蒸汽火车停留了。

左边的圆形尖顶房子是英格兰东南部的特色建筑,叫 oast house。原来是用来烘干本地特产蛇麻草(即啤酒花 hops)的,现在大部分都改建它用了,有的改成了旅馆。

经过 Bodiam 村的蒸汽火车

经过 Bodiam 村的蒸汽火车

我知道至少有两部电视片采用了 Bodiam Castle 做外景。

一部是1986年版的 Northanger Abbey

Northanger Abbey 中的 Bodiam Castle

Northanger Abbey 中的 Bodiam Castle

另一部是2007年 Stephen Poliakoff 为 BBC 拍摄的 Joe’s Palace

Joe's Palace

Joe’s Palace

 

2012年·北威尔士·等待春天

2012年1-3月在北威尔士乡村拍的一组照片。

一月份,太阳升起的还很晚,这些都是在早晨8点50分左右拍摄。

二月份,日出的时间已经在慢慢提前。有时候天气还相当冷。

树枝上开始绽绿芽了。

羊妈妈领着两头不过几个星期大的小羊。

(更多…)

清晨留影

2011年白天最短的一天已经过去。这是12月22日早晨8:51在威尔士北部的乡村用手机拍摄,当天日出时间是8:26,日落时间是15:57。从现在开始白天就会越来越长了。居住在高纬度地区的人,对日长日短的变化就特别敏感。

爱丁堡2011年5月

许多爱丁堡城堡的照片都是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照的,其实黑云压顶下的爱丁堡城堡,可能更有味道。

当然今年春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

眺望远处的 Forth of Firth

Arthur’s Seat

从 Arthur’s Seat 的山坡上回望爱丁堡

爱丁堡2011年4月:樱花盛开

2011年4月是破纪录的既暖和又干燥的一月,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樱花也在这个季节盛开了。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 Bristo Square 种了一圈白色的樱花树。

爱丁堡王子大街南侧靠着王子大街花园的路边,种着一排开粉红色花的樱花树。

Royal Mile 上的 Canongate Kirk 院子中也种了开粉色花的樱花树。

一棵开着粉色和白色两种花的樱花树。


(更多…)

爱丁堡:2011年4月

今年的4月,让人觉得似乎夏天提前到了爱丁堡,最高气温甚至超过了20度,爱丁堡城堡山坡上开遍了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坡上的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脚下的北美杜鹃花 (Rhododendron)

Salisbury Crag

爱丁堡:2011年2月

这个月没有多少晴天,经常是阴天和下雨,前几天还出了一阵大雾。

一直觉得从这个角度看爱丁堡旧城比较有味道。

爱丁堡大学校区的 Bristo Square 和 McEwan Hall

这是爱丁堡大学的学生宿舍区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