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英国快照

简短地观察文章

周末邮筒——墙上的邮筒

英国的邮筒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嵌墙式的。根据邮筒上的皇室代码(royal cypher)可以估计邮筒铸造的年代,然后再看邮筒嵌入的这面墙,有时不免猜测:这堵墙的年龄比这个邮筒还大吗?

(更多…)

周末邮筒 Edinburgh and Halifax

各个时期的英国邮筒,都会在筒身上铸上(近期是印上)当时君主的缩写,称为“皇室代码”(royal cypher),最早为VR,然后是EVIIR、GR、EVIIIR、GVIR,现在是EIIR,代表伊丽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一般还同时配一个皇冠。在维多利亚时代铸造的邮筒中,曾经有一批是没有任何代码或皇冠的,但是很快就改正了。

爱丁堡Waverley火车站候车室内的邮筒

但是在苏格兰,你会发现许多邮筒身上只有一个皇冠,没有皇家代码。这是怎么回事呢?

(更多…)

周末邮筒 Portree and Hipperholme

英国早期的邮筒形状各异,从六角形的Penfold邮筒开始,逐渐开始统一。现代的邮筒在设计上更是简单,站立式的一般是一个戴着帽子的圆筒,路灯式(安装在一根矮柱上的小型邮筒)一般就是长方形。

我对现代邮筒的定义是伊丽莎白二世时期制造(筒身有EIIR字样或皇冠)、筒身上有ROYAL MAIL字样而不是POST OFFICE。

现代邮筒中也有一些设计上比较不同,形状帅气的,不过都比较少见。

(更多…)

光芒如初的爱丁堡图书节

往年的八月是爱丁堡最繁忙的时节,好几个艺术节同时进行,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桥下公园到处熙熙攘攘,市民、游客、街头艺人、演员、艺术家摩肩接踵。今年此时的爱丁堡却格外安静,四月初爱丁堡艺术节组委会便宣布取消今年的几大艺术节,夏天的游客数量也大幅度减少。

这几年我参加最多的,是爱丁堡国际图书节,亲眼目睹其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从主场地、新城的夏洛特广场扩展到附近的乔治大街上。听到图书节被取消的消息,虽不惊讶,但仍感失落。

(更多…)

周末邮筒 Vatersay, Outer Hebrides, Scotland

瓦特赛岛上公共汽车站边的邮筒

这是在苏格兰瓦特赛岛(Vatersay)上公路边的一个公共汽车站边的邮筒。瓦特赛岛是苏格兰西北角的外赫布里底群岛(Outer Hebrides)的一部分,面积不过10平方公里左右。

(更多…)

菠萝的“高光”时代

Dunmore Pineapple

几年前曾去过爱丁堡附近一处很特别的古迹,属于苏格兰国家托管会的物业,对公众开放。到达之后,从停车场出发,沿林中小径走一段路,来到一堵高大的石墙面前,穿过墙上的一扇小门,眼前豁然开朗,一片长方形的果园在四周高墙的保护下惬意地生长。此行的目的,是来看果园一侧一座三层楼高的八角形塔状建筑,因为其楼顶是一只用石头雕刻出来的巨大菠萝。

(更多…)

周末邮筒 North Berwick, Scotland

North Berwick镇中心的一座邮筒

这是在苏格兰海边小镇North Berwick镇中心的一座现代邮筒,在伊丽莎白二世时期,也就是1952年女王登基之后铸造,但是按规矩安装在苏格兰的邮筒在筒身上没有铸造ERII字样,而只有一座皇冠。

(更多…)

周末邮筒 Royal Mile, Edinburgh

这是爱丁堡皇家一英里大道(Royal Mile)上的一座维多利亚时期邮筒,街对面的墙上有“Lawnmarket”和“The Royal Mile”的路牌,Lawnmarket即为Royal Mile靠近爱丁堡城堡的一段。

(更多…)

周末邮筒 Queens’ College, Cambridge

剑桥大学女王学院大门口的嵌墙式邮筒

这是剑桥大学女王学院大门口一侧的一座嵌墙式邮筒,这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一种标准设计,邮筒上方有VR(Victoria Regina)字样和小小的皇冠。

(更多…)

周末邮筒 George Street, Edinburgh

本周末应该是一年一度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开幕的日子。和爱丁堡的其他艺术节一样,图书节也在4月份宣布取消了,但是最近图书节组委会宣布把今年的图书节改为为期两周的网上图书节,从8月15日开始,共有超过140个报告,在网站上(www.edbookfest.co.uk)直播,可免费收看。参加的著名作者包括Hilary Mantel、Philippe Sands、Anne Applebaum、Ian Rankin、李翊云等人。

爱丁堡新城乔治大街上的邮筒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