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 Edinburgh

有关爱丁堡的文章

光芒如初的爱丁堡图书节

往年的八月是爱丁堡最繁忙的时节,好几个艺术节同时进行,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桥下公园到处熙熙攘攘,市民、游客、街头艺人、演员、艺术家摩肩接踵。今年此时的爱丁堡却格外安静,四月初爱丁堡艺术节组委会便宣布取消今年的几大艺术节,夏天的游客数量也大幅度减少。

这几年我参加最多的,是爱丁堡国际图书节,亲眼目睹其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从主场地、新城的夏洛特广场扩展到附近的乔治大街上。听到图书节被取消的消息,虽不惊讶,但仍感失落。

(更多…)

周末邮筒 Royal Mile, Edinburgh

这是爱丁堡皇家一英里大道(Royal Mile)上的一座维多利亚时期邮筒,街对面的墙上有“Lawnmarket”和“The Royal Mile”的路牌,Lawnmarket即为Royal Mile靠近爱丁堡城堡的一段。

(更多…)

爱丁堡国际图书节2020节目选(二)

2020年爱丁堡图书节报告之一:苏格兰作家Kirstin Innes

今年的爱丁堡国际图书节改为网上图书节,从8月15日至31日,共有140多个节目。今年图书节的口号是Keep the Conversation Going。以下是我对图书节第二个星期的节目选择,时间均为英国夏令时。

我对第一个星期的节目选择

(更多…)

爱丁堡国际图书节2020节目选(一)

今年的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在4月份和爱丁堡夏天的其他艺术节一起被取消了,但是图书节组委会在很短时间内把今年的图书节改成完全在网上举行,所有节目免费。从8月15日至31日,共有140多个节目。今年图书节的口号是Keep the Conversation Going。以下是我对图书节第一个星期的节目选择,时间均为英国夏令时。

(更多…)

周末邮筒 George Street, Edinburgh

本周末应该是一年一度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开幕的日子。和爱丁堡的其他艺术节一样,图书节也在4月份宣布取消了,但是最近图书节组委会宣布把今年的图书节改为为期两周的网上图书节,从8月15日开始,共有超过140个报告,在网站上(www.edbookfest.co.uk)直播,可免费收看。参加的著名作者包括Hilary Mantel、Philippe Sands、Anne Applebaum、Ian Rankin、李翊云等人。

爱丁堡新城乔治大街上的邮筒
(更多…)

春天不会停顿

英国“封城”期间,除了“关键岗位”员工外,居民必须在“有必要”时才能外出,例如锻炼或是购物。这些天来,家门外马路上车辆稀疏,但行人还是不少,上下班的行色匆匆不再,代之以悠闲的踱步或慢跑。大家的行为习惯似乎也在改变,路上见到熟人不再低声寒暄,而是隔着老远大声对聊。

(更多…)

中国经典戏剧在英国

本文写于3月底,最近得知爱丁堡皇家剧院已决定关闭停业,至少要到明年才会重新启用。

《春灯谜》和《男王后》演出宣传画

前一阵子英国还未全面关闭餐饮娱乐场所时,到爱丁堡市中心的兰心剧院看了一场奇特的演出。说实在的那算不上正式演出,而是所谓的“读剧”。舞台上只有一把椅子和几件简单的道具,演员穿着平时的衣服,没有化妆,手里拿着剧本读台词,配以走台和肢体语言,有时还会跟着现场一位苏格兰民歌手的配乐唱几句。

但是演出依然出神入化,观众看得津津有味。那天的剧目之一是根据明末政治人物和戏剧家阮大铖的剧本《春灯谜》改编的舞台剧,作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中国经典戏剧翻译项目的一部分,由精通中国历史文化的英国学者夏丽森(Alison Hardie)翻译。

(更多…)

梦里芬芳(5月25-28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苏格兰从5月29日开始逐步解除封禁,所以这是最后一篇。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5-17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梦里芬芳(5月11-14日)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