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工党

卡梅伦要建立少数派政府

卡梅伦终于表示,他要建立少数派政府

现在全英650个选区,已有完成了点票,结果是保守党 304,工党258,自由民主党 57,其它28,仅剩3席未知结果。这一结果,与昨晚的选举站出口调查(exit poll)结果非常接近。保守党议席数排第一,但是未过半数(325),工党和自由民主党加起来(315),超过了保守党,但还是没有超过半数。

这是一个纠结难解的无多数派议会(hung parliament)。当然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结盟,是最彻底的解决方案,但是自由民主党的最大诉求:在大选中引进比例代表制,在保守党内难以通过。今天早晨克莱格把球踢给了卡梅伦:他说获得最多议席以及最多选票的保守党在组成政府上有优先权,也就是说自由民主党愿意先考虑来自保守党的结盟条件。

卡梅伦的回答是他要建立少数派政府,这点非常清楚。但同时他又愿意和自由民主党合作,他列出了一堆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在竞选纲领上的相似之处,设计财政赤字、身份证、教育等,认为可以在这些方面合作,但是在最重要的选举改革上,他提出的是可以组成一个跨党派委员会,研究选举改革,没有提到这个委员会的权威如何,以及比例代表制占多大份量。

在我看来,卡梅伦没有在选举改革上给予多少让步。与其说是向自由民主党示好,不如说是一种威胁:如果自由民主党不合作,就是将党派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他埋下的另一伏笔是,自由民主党可以选择不合作,但是可以让保守党的少数派政府正常运作,而不是事事投反对票。

自由民主党还没有回应卡梅伦的提议,工党的布朗早已表示愿意和自由民主党合作,并会以选举改革作为合作条件。现在到底会出现保守党的少数派政府,还是工党-自由民主党联合政府,还是未知数。

英国大选观察:华裔通往议会之路

经济观察网 今年英国大选,有八位华人华裔作为候选人参选,我在三月份曾写过一篇博客,分析当时已知的七位华人候选人的胜率,指出他们的获胜机会十分渺茫,引起了一些来自华人议员助选团体和英国中文媒体的反驳。其实我文中的原意,是希望华人华裔选民正视现实,不要期待马上成功,并不是要华人社区放弃努力。

我在那篇博客中没有说的,还有另一个观察:华人华裔在英国的影响力,华人社区参与政治的活跃度,与其它少数族裔相比,还是相当低的,还不足以强到能说服主流党派把议席交给华人华裔。

为什么要说“交给”呢?这要从英国大选的选举体制和议员候选人的选拔机制说起。全英650个选区,每个党派在每个选区都可以推选一名候选人。候选人的选拔机,一般来说,是由政党中央机构负责候选人的筛选,而有选区党支部做最终的面试选拔。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党中央都会试图控制党支部对候选人的选拔,特别是获胜机会高的选区。

候选人的产生,要经过报名、筛选、公告、投递和面试这几步。只要是某个政党党员,都可以向总部报名成为议员候选人,经过政党中央机构的审查和筛选之后,就可以加入候选人大名单中。如果某一选区出现该党候选人的空缺,当地党支部会发出公告,所有在大名单上的候选人都可以投递申请。党支部会根据收到的所有申请,拟出一个提名名单,邀请被提名的候选人前来面试,最后由党支部决定谁会成为代表本选区的本党候选人。

大名单上的候选人,地位并不平等,党中央对他们的支持程度也不同。党中央考虑更多的是全党发展战略,会偏向于某些候选人,希望把他们送到“稳保议席”上。比如保守党就有一个对外保密的“A名单”(A-list),包括所有党中央重点提拔的候选人。工党因为与工会之间长期紧密的联系,有些工会组织不仅可以提名候选人,在党支部对候选人的选拔也有发言权。这些“重点候选人”往往会被“空降”到他们从未生活过的选区。只有自由民主党要求候选人必须是本地居民,但这并不意味着自由民主党没有类似保守党的“A名单”。

(更多…)

英国大选:布朗失言的后果

经济观察网 大选期间,媒体围着竞选活动转,对于普通人来说,电视新闻其实是很重复和沉闷的,直到有人在电视镜头前“失言”犯错,新闻报道才会突然活了起来。今年大选中,英国首相布朗不幸成为第一个“失言”的党派领袖。

布朗在英格兰西北部罗切德尔(Rochdale)的街头拉票活动中,遭遇一位女性选民吉莉安?达菲 (Gillian Duffy),向布朗投诉“蜂拥而来的移民”“一到这里就开始领救济”等等。她说话又快又急,让布朗没有太多回复的余地,但整个对话还是相当平和友好的,最后布朗还与她拉起家常,问她有几个孙子什么的,最后亲切道别。

然而布朗一回到自己车中,马上语气大变,生气地问“是谁的主意”让这个“偏狭的”(bigoted)女人过来和他对话,对整个对话的评论是“糟透了”、“莫名其妙”。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身上的便携式话筒还没有关掉,所有跟随报道的传播媒体都能听到这段私下的对话。

英国的两个24小时电视新闻频道 BBC 和 Sky News,马上播出了这段对话。布朗在镜头前的亲切随意,与私下场合的尖刻愤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2010-04-29. The Times

对于布朗来说,折磨刚刚开始。这边电视频道上已把这事当作“突发新闻”处理,那边尚不了解事态严重性的布朗正在接受BBC 电台2台的午间直播节目的采访。布朗不得不在直播期间,和所有的听众一起收听自己的这段私下对话。在电视镜头前(这个电台节目此时已在BBC电视新闻台同步播出),布朗几次手捂额头,挡着眼睛,人越坐越低,仿佛是希望能沉入椅子中去一般。

(更多…)

英国大选观察:选票不等于议席

经济观察网 今年英国大选的一个焦点,是三党领导人的三次电视辩论。第一次电视辩论的最大结果,是原来属于“陪太子读书”的自由民主党,由于其领导人克莱格(Nick Clegg)的精彩表现,一下子大受欢迎,成了大选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自由民主党的扬眉吐气,反应在民意调查的结果上。在电视辩论之前,每次民意调查自由民主党都是名列第三,而且一般落后工党和保守党10点左右。一场电视辩论,自由民主党的支持率急升,完全颠覆了原有的民意调查结果常态。几天之后,各种民意调查结果都显示保守党第一、自由民主党第二、工党被挤到第三,但是支持率十分接近,都在30%左右。

但是,自由民主党在民意调查上获得的点数,却与他们在大选中可能获得的议席不成比例。英国有网站提供一种转换器,输入民意调查结果,即可根据以往经验,得出可能的议席数字。以4月19日的《卫报》/ICM调查为例,在支持率上保守党33%,自由民主党30%,工党29%。根据这一数字估算的议席,却是工党275席,保守党245席,自由民主党99席。也就是说,在民意调查上排列第3的工党,却能在大选中获得最多的议席。

出现这种奇怪结果的原因,是英国大选的投票方式,以及英国政治势力的地域分布。

(更多…)

英国大选 谁是赢家?

昨晚的第一次英国大选电视辩论,有近1千万观众,相当于一个收视不错,但还不是最热门的电视娱乐节目的收视率,其实这个数字还稍低于预期(1200万)。大部份人看的,是今天报纸的头条。媒体上一致的结论,是自由民主党的克莱格是第一次电视辩论的赢家,《卫报》和《泰晤士报》都采用了克莱格“圈外人”(outsider)的角度,在大选中,称自己的“圈外人”往往能吸引选民,特别是当选民们对“圈内人”缺乏好感和信心的时刻。显然克莱格借用这次机会,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形象,问题是这一胜利能否转化成议席。

2010-04-16.UK The Times2010-04-16.UK The Guardian

这篇写在一星期之前:

英国大选 谁是赢家?

本周二上午10点,英国首相布朗前往白金汉宫觐见女王,在获得女王“御准”之后,宣布解散议会,并在5月6日举行英国议会下议院议员选举,英国大选的发令枪打响了。

5月6日举行大选,早已是各界预料中的决定。布朗在尚未启程之际,如果他还有时间看一下当天报纸,会发现《泰晤士报》头版已经打上“竞选开始了”(Let the race begin)的大字标题。

然而对于本次大选的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个准数。星期二当天宣布的三个不同的民意调查结果,分别显示保守党领先工党4-10个百分点,以此推算,保守党将会在议席数量上胜出,但是胜幅有限,能不能超过总席位(650席)的一半,从而自动获得组建政府的资格,就很难说了。

(更多…)

英国大选观察:选的是首相吗?

经济观察网 英国大选的竞选活动已经正式开始,离投票日(5月6日)还有约3周时间。竞选期间,是观察英国议会民主制度的一个良好机会,在这个英国大选观察系列中,我会根据本次大选的实际进展,讨论议会制下权力分配、议员的产生、投票制度、以及竞选中的媒体等话题。许多欧美国家都拥有较为成熟的民主制度,但如果仔细观察其运作,就会发现在政府的产生与权力的制衡上,各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以适应本国的历史传统。

在2008美国大选期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国人在投票选他们未来的总统。今年的英国大选,你也会经常看到英国人在投票“选未来首相”这样的说法。看上去似乎是工党领袖布朗(Gordon Brown)与保守党领袖卡梅伦(David Cameron),也许还可以加上自由民主党领袖克莱格(Nick Clegg)这三人之间的争夺。但实际上,除了在这三位领袖自己的选区,他们的名字不会出现在选票上。英国大选,选民投票选出的,是代表自己选区的议员,而不是首相。

英国的议会制度,是把全国分成650个选区,任何政党都可以在每个选区推出一名候选人参加竞选,获胜者即成为代表这一选区的议员。获得议员席位数量超过半数的政党,即可以向女王“请求”授权组成政府,这一政党的领袖即成为政府首脑,也就是首相。

因为首相不是选民直接选出,造成不需要大选就可以更换首相。执政党可以通过内部商议或投票,选出新的领袖,达到更换首相的目的。现任首相布朗,在2005年大选时还是财政大臣,2007年当时的首相布莱尔“退休”,把首相位置“让”给了布朗

(更多…)

警告:使用微博可能影响你的前程

英国大选起跑不到一周,就出现了第一个牺牲品,工党炒了自己在苏格兰选区Moray的候选人 Stuart MacLennan,原因是在他 Twitter 账号下的微博中,反复出现“冒犯性语言”

除了用脏字外――他甚至评议了自己在“彬彬有礼的场合”(polite company)爆出“cunt”这个词让别人不自在(这算是最有“冒犯性”的词了,大部份报刊都由 c-word 这种比较文雅的替代词),他的微博中还常有各种抱怨,火车上的老人是“old boot”,自由民主党领袖是“bastard”,嫌“公平贸易、有机种植”香蕉难吃,情愿吃“由奴隶种植、化肥催大、基因改造”的。

其实他的这些微博言辞,以普通英国年轻人(他才24岁)的标准,不算太出格,甚至还可以说是稍带幽默。而且这些带“冒犯性”的微博,大部份在去年发出,当时他不过是个毕业,还没有从政。

然而一旦成为政客,过去的不检点言行,随时都会重新发作。在社会媒体包围中成长的一代,在微博上放炮、在网络相册上上传不雅照片时,大概都不会仔细考虑后果。在网络时代,不仅所有信息都不会被“忘记”,而且一旦被爆,传播速度极快。具有讽刺意义的是,Stuart MacLennan 并非无知,他甚至在微博上预言了自己的命运:“候选人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就是 Twitter 了,我的出错机会有多少?”

自从微博流行之后,很快被广告商和政客利用成为推销自己的手段。Stuart MacLennan 在 Twitter 的“粉丝”中据说有首相夫人 Sarah Brown (“粉丝”超过111万),应该还有工党竞选总部的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要提醒一下这个可怜的小伙子,他的微博是被报纸记者挖出来的。我的猜测是根本没有人注意他的微博,且不说他几个月前还是圈外人,担任候选人之后,也是小萝卜头――他参选的 Moray 选区是苏格兰国民党(SNP)的据点,上次大选工党选票仅排第3,绝无获胜希望。在貌似平等的社会媒体上,普通人与明星之间,在所获注意力上的鸿沟是明显的,但普通人却和明星一样,无法掩埋自己留在网络上的一言一行。

英国大选发令枪响

2010-04-06. The Times front page

今天上午10点英国首相布朗从唐宁街10号驱车前往白金汉宫(不过5分钟车程,如果有警车开道的话),按照君主立宪制的程序,请求女王“御准”解散议会,并在5月6日举行下议院议员选举,即所谓的大选(general election)。

当然这一消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按照英国议会制度,下议院每届最多可以持续5年,上届下议院选举在2002年5月5日举行,所以今年的5月6日是最后期限(大选必须在星期四举行)。

今年的大选,是18年以来争夺最激烈的选举,结果可能出现 1) 一党胜出,席位优势明显;2) 一党胜出,席位优势微弱;3) 没有一党能够取得过半数席位这3种结果,而如果出现结果3),则需要党派之间组成联合政府,那么谁与谁联合还有几种可能。今天公布的民意调查中,保守党领先工党的百分点分别是4到10点左右,虽然普遍估计保守党将获得最多席位,但是优势会有多少难以预测。

2010-04-06. The Guardian

今年第一次举行的党派领袖电视辩论,又会给选举结果带来新的变数。长期位居“第三党”的自由民主党在电视辩论上与两大党平起平坐,已经因此获益,无疑他们将会是本次大选的最大赢家。

英国财政预算案预报 为明年大选做准备

这篇文章之后的新进展:在英国国内,保守党开始反击,从预报中挑漏洞,争论焦点还是在消减财政赤字的具体措施上;同时布朗在欧洲得到了支持,法国总统萨科奇表示会推出类似的银行奖金暴利税,默多克很客气地表示“有意思”,但不会在德国推行。

经济观察网》 英国财相达林在星期三(12月9日)公布了下一年财政预算案的预报(pre-budget report),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征收50%的银行奖金暴利税(windfall tax)的决定,但这只是预报的一小部份,更重要的是达林对消减英国政府赤字提出的方案。

由于英国大选即将来临--根据选举法对首相任职期限的规定,英国必须在明年5月前举行大选,这次财政预算案预报,正是在为明年的大选做准备。许多观察家认为,本次预报针对的是两方面的观众:对外是国际金融界,对内是英国选民。

(更多…)

由《太阳报》亮牌所想到的

今天《太阳报》不仅在头版大字刊出《工党已经失败》(Labour’s Lost It),而且表明报纸将会支持保守党,甚至在报社总部外墙打出“We Are Feeling Blue”的蓝底白字投影,蓝色(blue)在英国政治中是指保守党(工党是红色、自由民主党是黄色)。

但有趣的是,《太阳报》的苏格兰版本 Scottish Sun 虽然采用同一头版设计,但在内页却并没有表示支持保守党,而且含糊地说“必须让苏格兰人民选择”,选择了留一手。这当然和苏格兰的政治格局有关,在苏格兰,保守党不仅在下议院失去了所有的席位,在苏格兰议会上,席位(17席)也远远少于苏格兰国民党(SNP,47席)和工党(46席)。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