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爱丁堡

爱丁堡艺术节的经验

《东方早报》文章

今天夏天全世界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伦敦奥运,但是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也在举行着一个盛大的节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艺术节:爱丁堡艺术节。

爱丁堡不是一个大城市,平时人口不过45万,但是每年8月份,一下子涌入大批的游客、观众、演员和媒体人士,人口这时可以翻一倍。爱丁堡艺术节是一个比较含糊的叫法,其实是多个同时进行的艺术节的总称。这些艺术节都是独立预算管理、在宗旨和经营上都很不相同,然而却又相互补充相互支持,形成良性互动。根据去年出版的一份研究报告,艺术节在2010年为爱丁堡带来了2亿4500英镑的额外旅游收入。

当然这只是硬性的数字,艺术节为爱丁堡和苏格兰的形象的提升,以及对英国的创意产业带来的正面影响,更是难以估计。同一份报告还指出在受访游客中,93%的人认为艺术节让爱丁堡变得更为特殊,82%的人说因为有了艺术节,他们希望以后还会再来爱丁堡。

可以说爱丁堡是建设文化艺术城市的成功典范,对于那些想借助文化艺术活动来提升形象、刺激旅游、增强“软实力”的城市来说,爱丁堡的经验是很值得研究的。

(更多…)

在爱丁堡重看鸦片战争

在《深圳特区报》上发表时有所删节,这是全文。

爱丁堡图书节不是书展,而是一个读书节,目的主要不是售书,而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交流。与在爱丁堡艺术节期间同时举行的其它艺术节相比,爱丁堡图书节就没有那么大的气势,论场景的华丽气派比不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论场次规模比不上爱丁堡边缘艺术节。图书节的场地,不过是爱丁堡被列为联合国文化遗产的“新城”西端名叫夏洛特花园的一块大草坪,演讲厅是一座座临时搭建的帐篷,每年8月,读者、作者、记者和工作人员就一起挤在这一块草坪上。

然而就是在这简陋的场地,却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作者,从知名小说家到初出茅庐的年轻作者、从诺贝尔奖获得者到退休政客、从科学家到记者,都愿意来这里和读者面对面的交流。今年的图书节就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近800名作者参加,吸引了19万观众。

爱丁堡有着深厚的文学传统,所以不仅讲座几乎场场爆满,观众也相当有层次。今年我去参加《卫报》政治记者西蒙•霍加特的讲座时,发现坐在我前面的白发老人,原来是自由民主党前领袖坎贝尔。夏洛特花园中,常常能看到一些风雅的老者,手中拿着好几个场次的门票,看了一场又赶下一场。那么图书节的观众是不是有年龄偏大的问题?我向图书节的新闻官弗朗西丝•萨顿女士提出这个问题。她回答说这和我参加的讲座有关,不同的题材、不同的作者会吸引不同年龄段的听众。

确实,爱丁堡图书节不仅没有忘记年轻观众,而且还在培养下一代的读者。与针对成年读者的讲座同时举行的,是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节目,从3岁到15岁,每个节目都标注了适合读者的年龄段。夏洛特广场上,不仅有专门的童车停放区,还有儿童书店。

(更多…)

低调的皇家婚礼

Zara Phillips 今天在爱丁堡的 Canongate Kirk 举行婚礼,虽然她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外孙女,在英国皇室继承人名单上排名第13,本人却没有任何头衔,是个 Miss 而不是 Princess。可能正是这种平民作风,她是皇室中最受大众欢迎的成员之一。

Zara Phillips 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女儿安妮公主的孩子,年轻时代安妮公主酷爱骑马,爱上了马术教练Mark Phillips,两人在1969年成婚,据说当年英国势利眼的报纸对这名平民武夫出身的驸马爷颇看不上眼,常常拿他开玩笑,去年Channel4拍摄的电视剧 The Queen 中曾有一段安妮公主和她母亲的对话,说丈夫对皇家规矩还不太适应。

传说两人成婚时女王要赏个侯爵(Earl)头衔给驸马爷,结果没被接受,看完两人还真是喜欢这种聚光灯外的生活。因为这样他们的两个孩子 Peter和Zara 都没有皇家头衔。

(更多…)

爱丁堡2011年5月

许多爱丁堡城堡的照片都是在阳光灿烂的天气下照的,其实黑云压顶下的爱丁堡城堡,可能更有味道。

当然今年春天确实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多。

眺望远处的 Forth of Firth

Arthur’s Seat

从 Arthur’s Seat 的山坡上回望爱丁堡

爱丁堡2011年4月:樱花盛开

2011年4月是破纪录的既暖和又干燥的一月,经常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樱花也在这个季节盛开了。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 Bristo Square 种了一圈白色的樱花树。

爱丁堡王子大街南侧靠着王子大街花园的路边,种着一排开粉红色花的樱花树。

Royal Mile 上的 Canongate Kirk 院子中也种了开粉色花的樱花树。

一棵开着粉色和白色两种花的樱花树。


(更多…)

爱丁堡:2011年4月

今年的4月,让人觉得似乎夏天提前到了爱丁堡,最高气温甚至超过了20度,爱丁堡城堡山坡上开遍了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坡上的黄水仙

爱丁堡城堡山脚下的北美杜鹃花 (Rhododendron)

Salisbury Crag

新春

新春新气象

爱丁堡能在一天之内出现各种天气,这次还赶了中国新年的趟。大年三十晚上近午夜的时候,屋外忽然闪过一道白光,我还以为是屋子里的电灯坏了呢,结果一两秒钟之后,传来一声惊雷。随之却是一片沉寂,一晚平静,再无闪电雷声。

大年初一一大早,竟然下起大片的雪花,但是一阵过去,大雪停了,地上积雪随之融化。再接着是阳光灿烂了,不少人还看到了一轮双层的彩虹。希望这些都是预示兔年的光明前景。

央视春晚

上个周末去朋友家看央视春晚,看的当然是网上的视频,不是连续播出,而是一个个节目按次序播出。感谢这种安排,免去了看主持人矫揉造作的串场的痛苦。不过有时候也免不了,比如董卿非要成为魔术表演主持加评论人的时刻。

要说新年变魔术用金鱼做道具,真算是应景。只不过这个金鱼魔术实在没有什么令人惊叹的地方,我不是说我马上能猜出这个魔术的诀窍,而是魔术师没有主动地消除观众容易产生的问题,比如说金鱼是真是假?金鱼缸背后有没有机关?那副画到底是画还是一幅电脑屏幕?等等。至于“金鱼牺牲了”那样的说法,我是不相信的,不仅不可行,而且完全没必要搞那么复杂。

与之相比,台湾魔术师的几个魔术更差,竟然还玩老一套糊弄人,怎么也得改进出新一点吧?撕报纸,怎么也得改成事先让观众在报纸上签个字吧?那个“破镜而出”,我早就在那套《魔术的秘密》电视片中看了解密。我只能说“不思进取、上不了台面”。

爱丁堡火车站

第一次来爱丁堡的人,一出 Waverley 火车站的北出口,都会对眼前长长的阶梯印象深刻,这个 Waverley Steps 一直通往王子大街,右边是高大漂亮的旧建筑--那是爱丁堡的五星酒店 Balmoral,上到台阶顶端,回头一望,就能看到爱丁堡城堡和Royal Mile 上的建筑,会让许多游客即使爱上这个城市。

不过 Waverley Steps 马上要开始整修,加上顶盖,修起自动扶梯,车站内的告示牌说要一年才能完工。在这个台阶被封闭改造之前,留影一张。

遇见一只知更鸟

上个星期在爱丁堡大学校园内的 George Square Garden 遇见一只不怕人的知更鸟(robin)。英国的风俗是知更鸟会带来好消息,希望这只度过12月份大雪严寒的知更鸟也能带来好消息吧!

大熊猫落户爱丁堡

李克强对英国的四天访问第一站是爱丁堡,除了签署协议购买苏格兰再生能源技术以及宣布中石油投资苏格兰的炼油厂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新闻是宣布一对大熊猫将落户爱丁堡动物园。

最早知道爱丁堡动物园想要一对大熊猫,是在2009年3月。爱丁堡动物园的拥有者,苏格兰皇家动物学会举行了一场公众演讲,主题就是大熊猫。

拥有一对大熊猫,当然对爱丁堡和爱丁堡动物园都非常有价值,欧洲目前只有4个动物园有大熊猫,爱丁堡本来游客众多,不过去动物园的非常少,现在城西位于去机场路上的动物园看来会成为一个新的热门景点,今天的《苏格兰人》报头版即以此为角度。

在那次演讲中,我了解到苏格兰皇家动物学会为得到大熊猫已经做了不少努力。他们一直与卧龙大熊猫中心有合作,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他们还在第一时间随同撤离外国游客的专机把一部卫星电话送到卧龙。

记得我当时存有的疑问,第一是爱丁堡的气候是否适合大熊猫生活,第二是大熊猫要吃的竹子从哪儿来。得到的回答是第一爱丁堡的气候与大熊猫的原生环境一样,这还是海外动物园中的第一次,第二将会在英国建立竹子种植园,可能位于英格兰。

爱丁堡 2010年12月19-20日:大雪

这次的大雪,爱丁堡的状况比英格兰南部好得多。星期天下了一天的雪,但与上次不同,这次的雪比较湿,落地后很快开始融化,道路变得泥泞但没有形成冰层,当地政府反应也比较快了,上次的大雪让爱丁堡与格拉斯哥之间的交通瘫痪,苏格兰的交通部长被迫辞了职。

爱丁堡市中心的 Lyceum 剧院正在很合时宜地演出 The Snow Queen。

大雪只下了一天,星期一就停了,而且是晴朗的一天。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前的自行车

爱丁堡大学 McEwan Hall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