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Vanity Fair

2009年奥威尔奖

以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命名的奥威尔奖(Orwell Prize)是英国最重要的政治新闻和写作奖,奖励清晰优雅的表述、独特的思考和经得起锤炼的论证,对政治写作的要求是既要有内涵也要有风格。这里的“政治”采用较广的定义,包括政治、道德困境、思想、历史、以及在公共政策、社会和文化中的议题等。虚构和纪实类的写作都可以参加。

这个奖的发起人,都是和乔治•奥威尔有关的人士,他的朋友、传记作者、支持者和崇拜者等等,通过捐款、捐献稿费和讲课费等方式,在1980年建立了乔治•奥威尔纪念基金,为奥威尔奖提供财政支持,这个奖现在还得到路透社赞助。

奥威尔奖传统上只有两个基本奖项,分别奖励年度最佳图书和最佳新闻工作者。

Fishing in Utopia

今年的图书奖授予了《卫报》编辑 Andrew Brown 的新书《垂钓乌托邦》(Fishing in Utopia: Sweden & The Future That Disappeared),故事讲的虽然是作者对瑞典的方方面面,包括钓鱼,的热爱,但其中讨论的是瑞典的社会民主主义体制的社会和历史根源。在本年度的图书奖候选名单中,还有华人女记者白晓红的《华人耳语—英国隐形劳工的真实故事》(Chinese Whispers),是她在调查中国非法女移民被迫在英国卖淫之后写成的作品。

今年的新闻工作者奖授予了《独立报》记者 Patrick Cockburn,奖励他对伊拉克的报道,他为《独立报》和《伦敦书评》撰稿。

Night Jack

今年的奥威尔奖,还第一次增加了博客奖。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许多是职业新闻工作者和媒体人,一个自称是警察的匿名博客 Night Jack 脱颖而出,获得了奥威尔奖的第一个博客奖。Night Jack 不仅视角独特,而且观点清晰,表达上既直接了当又富有反讽和幽默。Night Jack 的首页题头图片是Vanity Fair 为电影演员 Peter Lorre 拍摄的肖像,也许作者是想借此表示作为警察,被多方指手划脚的心情。

从去年开始,奥威尔奖特别建立了一个新博客:作者是乔治•奥威尔自己。他70年前写的日记,将在70年后的同一日期,以博客形式发布。这些日记,从1938年8月9日开始,一直写到1942年。这个博客获得了 2009年 Webby Awards 中的“文化/个人博客类”奖的提名。

Vanity Fair Portraits

Vanity Fair Portraits 是 Vanity Fair 主办的商业展览,已经在伦敦的国家肖像馆展出,选择8月份搬到苏格兰国家肖像馆,正好赶上爱丁堡艺术节。

150幅肖像,分成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13-1936年,所谓的经典时期。1936年杂志停刊。1980年代复刊后的现代时期。我发现我最感兴趣的,还是经典时期的照片,一方面是有怀旧感,一方面是感觉那个时代的肖像,都有精心的设计,非常耐看。整个展览中,我最喜欢的是 Douglas Fairbanks Jr. 和 Joan Crawford 在加州海滩上的合影,摄影师是 Nickolas Muray。这是一张可以一看再看,让你觉得时光凝固、地久天长的照片。

然而现代时期的照片,多数是做作的仿古之作,彩色的运用反而更显呆板,实在挑不出什么心仪的作品。特别是那些好莱坞群像,硬是把出色有个性的女演员改造成庸脂俗粉。有几张照片因为被摄者的个性魅力还是撑起来了,比如 Helen Miller 在化妆间的一幅。

有意思的,现代时期与经典事件之间,因为被摄者的关系而连接了起来。比如海明威和他孙女的两幅照片,颇有精神气上的传承。而 John Barrymore 和他的孙女 Drew Barrymore,两人都明显感觉到摄影者的存在的,这种自我意识的存在值得玩味。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