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四月 10th, 2010:

警告:使用微博可能影响你的前程

英国大选起跑不到一周,就出现了第一个牺牲品,工党炒了自己在苏格兰选区Moray的候选人 Stuart MacLennan,原因是在他 Twitter 账号下的微博中,反复出现“冒犯性语言”

除了用脏字外――他甚至评议了自己在“彬彬有礼的场合”(polite company)爆出“cunt”这个词让别人不自在(这算是最有“冒犯性”的词了,大部份报刊都由 c-word 这种比较文雅的替代词),他的微博中还常有各种抱怨,火车上的老人是“old boot”,自由民主党领袖是“bastard”,嫌“公平贸易、有机种植”香蕉难吃,情愿吃“由奴隶种植、化肥催大、基因改造”的。

其实他的这些微博言辞,以普通英国年轻人(他才24岁)的标准,不算太出格,甚至还可以说是稍带幽默。而且这些带“冒犯性”的微博,大部份在去年发出,当时他不过是个毕业,还没有从政。

然而一旦成为政客,过去的不检点言行,随时都会重新发作。在社会媒体包围中成长的一代,在微博上放炮、在网络相册上上传不雅照片时,大概都不会仔细考虑后果。在网络时代,不仅所有信息都不会被“忘记”,而且一旦被爆,传播速度极快。具有讽刺意义的是,Stuart MacLennan 并非无知,他甚至在微博上预言了自己的命运:“候选人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就是 Twitter 了,我的出错机会有多少?”

自从微博流行之后,很快被广告商和政客利用成为推销自己的手段。Stuart MacLennan 在 Twitter 的“粉丝”中据说有首相夫人 Sarah Brown (“粉丝”超过111万),应该还有工党竞选总部的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要提醒一下这个可怜的小伙子,他的微博是被报纸记者挖出来的。我的猜测是根本没有人注意他的微博,且不说他几个月前还是圈外人,担任候选人之后,也是小萝卜头――他参选的 Moray 选区是苏格兰国民党(SNP)的据点,上次大选工党选票仅排第3,绝无获胜希望。在貌似平等的社会媒体上,普通人与明星之间,在所获注意力上的鸿沟是明显的,但普通人却和明星一样,无法掩埋自己留在网络上的一言一行。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