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美妙歌喉汇成乐章

左边这座建筑是国王学院礼拜堂

去年夏天,我有机会到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内转了一圈,其中的礼拜堂是唯一对外开放的建筑。国王学院是英王亨利六世在15世纪所建,故有国王学院之名,礼拜堂由亨利六世在1446年亲自奠基,但是直到近70年后,亨利八世在位时才修建完成。哥特式风格的礼拜堂外观恢宏,内部华美,有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扇形拱顶,墙上是绚烂精致的彩绘玻璃花窗。礼拜堂一直在使用,只在大学假期才向游客开放。

(更多…)

梦里芬芳(4月3-5日)

Daffodils, Lauriston Castle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的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俩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更多…)

来自中国的“印度纸”?

The Oxford Shakespeare, printed on Oxford India Paper

原来总觉得《莎士比亚全集》一定是厚厚一大本书,甚至要分好几册,毕竟他著作甚丰,写了37部剧本、150多首十四行诗和叙事诗,但是最近在逛一家旧书店时,看到了一本薄薄的《莎士比亚全集》,让我很是惊讶:真的收全了吗?

(更多…)

“体育外交”背后的英国贵族

《肉糜行动》

好莱坞要拍《肉糜行动》(Operation Mincemeat)了,这部片子将根据英国作家本·麦金太尔(Ben Macyintyre)的同名畅销书改编,讲述二战期间英国情报部门通过传递假情报误导德军一个真实事件,由科林·弗思(Colin Firth)主演。看到这个消息,让我想起原著中的一段情节:肉糜行动的主脑尤恩·蒙塔古(Ewen Montagu)、也就是弗思饰演的角色,有一个思想激进又交游甚广的弟弟艾弗(Ivor),好在这个“成问题”的弟弟并未影响哥哥的仕途,但根据战后破译的苏联情报机关电文,艾弗可能在二战期间被发展为苏联间谍。令我特别感兴趣的一个细节是,艾弗乒乓球打得很好,还热心推广这项运动,是国际乒联的创始人。

(更多…)

克里米亚战争的深远影响

William Simpson的油画《轻骑兵冲锋》

阅读英国报刊时,常常会遇到一些不熟悉的典故,其中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轻骑兵冲锋”(Charge of the Light Brigade),不仅在与战争相关的文章中经常出现,还看到在政治时事新闻中使用,甚至在看体育比赛报道时都会跳到人眼前。从字面上很难猜出这个典故的意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弄清楚这句话想表达什么,了解到其背后的故事来自克里米亚战争。

(更多…)

Endeavour中的The Homewood

宅林(The Homewood)是电视剧Miss Marple: Endless Night的取景地。ITV的另一部剧集Endeavour中的第1季第3集Rocket也用它作为背景。

Homewood用作一家军火生产商老板的住宅
(更多…)

林中的现代主义住宅

《无尽之夜》中男女主角第一次见到新楼

新版电视系列剧《马普小姐探案》中有一集《无尽之夜》(Endless Night),剧中一位年轻的建筑设计师为男主角设计修建了一栋住宅。男主角看中的地方是一片树林之中一座老屋的原址,建筑设计师把老屋完全拆除,按自己的想法修建新楼。当男主角和新婚妻子再次回到这片树林中时,看到的是一座全新的现代主义建筑,整幢房子以钢筋混凝土建成,上下两层,住宅区在楼上,巨大客厅的外墙整面都是玻璃,远远看去仿佛是悬浮在树林中的白色盒子一般。

(更多…)

过一个巴伐利亚式的圣诞节

今年的爱丁堡圣诞节市场和远处挪威送的圣诞树

12月刚到,爱丁堡市中心又热闹起来。冬季时苏格兰白天很短,下午3点半天就开始黑了,但这时市中心的圣诞灯饰就开始亮了起来。先是在通往爱丁堡城堡的山坡上,竖起了一棵二三十米高的圣诞树,这是挪威人每年送给爱丁堡的圣诞礼物。天黑之后,圣诞树上的几千只灯便开始熠熠生辉,远远就能看见。
但是今年这棵圣诞树不再显得那么鹤立鸡群,因为山脚下的“德国市场“规模格外大,几乎要搭建到圣诞树下了,再加上各种游艺装置、摩天轮、升降转盘,把整个王子大街东花园变成了灿烂的海洋。

(更多…)

插画中的旧时光

1803年圣吉尔斯大教堂北侧,即面向皇家大道的一侧

两年多前,我从爱丁堡大学附近的一家旧书店里,买到几幅A3大小的建筑和风景素描画,题材都是爱丁堡中心和周边的景色,风格简约,线条清晰。仔细看说明,得知这些画都来自一本名为《旧时的爱丁堡》(Edinburgh in the Olden Time)的图册,“旧时”在这里是指1717至1828年,我买下的那幅爱丁堡市中心圣吉尔斯(St Giles)大教堂的素描,原作于1803年。整部画册共有63幅画,在1880年出版,证明怀旧心理不是当代人独有,现在的我们翻印老照片,19世纪末的人已经在重印旧时画。

(更多…)

“小屋修缮”:古迹保护之普通民居篇

卡尔罗斯的村中心广场

最近才知道爱丁堡附近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村卡尔罗斯(Culross),其独特的风貌吸引我一连去了好几次。村子座落在福斯河北岸,中心有个小小的广场,广场一角是赭黄色外墙的卡尔罗斯宫,一座建于16世纪私家大宅。几条狭窄的石巷,沿着山坡蜿蜒而上,两侧是白墙红瓦的住宅和商店。沿街的窗台上种着鲜花,在门楣或窗框之上,常常能找到刻着房子建造年代的石块,整座村子含蓄而古朴。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