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与邻相争,因鱼成敌

最近英法两国之间又为了鱼差点打起来。

争端的源头还是脱欧。历史上,欧洲沿海国家的渔船都会到临近国家的水域捕鱼,长期以来形成传统,也产生不少争执。欧盟成立之后,成员国所属海域的捕鱼权,由欧盟按照“共同渔业政策”统一划分,对渔船可以捕捞的海域、鱼的种类和数量等都有限制。这些做法对渔业的可持续发展和海洋生态都有好处,但是渔民从个体角度出发,看到的多半是自己捕鱼受了限制。英国渔民大部分是脱欧的支持者,因为相信脱欧之后,保守党政府会把英国海域上的外国渔船赶走,自己可以独享资源而且不受任何限制。

(更多…)

醉心园艺的英国人

英国人对园艺的热情由来已久,而且似乎从未消退过。原因是什么,我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但是居住在英国,有一点是能感受到的:这里的气候很适合园艺。英国虽然是一个高纬度国家,但是受惠于大西洋暖流,气候温和,四季变化不太大,没有严寒酷暑,而且降雨丰富,许多类型的植物都可以在这里生长。

(更多…)

花园笔记(5)番茄

种番茄很简单,而且特别有成就感。

但是在苏格兰,我们还是不敢在室外种番茄,室内没有空间,所以只能种在玻璃房内。

(更多…)

从德军战俘到曼城传奇

德英合拍电影《守门员》(The Keeper)

最近偶尔看了德英合拍的电影《守门员》(The Keeper),才第一次了解到博特·特劳特曼(Bert Trautmann)神奇的人生。他曾为曼彻斯特城队担任一号守门员长达15年之久,共出赛545场,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来英国时的身份是一名德军战俘,当他开始为曼城效力的时候,二战才刚刚结束不过4年,然而他却深受曼城球迷爱戴,成为俱乐部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更多…)

花园笔记(4)苹果树搬家

去年冬天,给花园里的苹果树搬了家。

好好的苹果树,为什么需要搬家?
(更多…)

花园笔记(3)樱桃

你见过穿衣服的樱桃树吗?

家门口的那颗樱桃树是我们让来帮我们整理花园的工头选的,当时对樱桃树一无所知,乐得让他操办。但其实他也不懂,只是从附近的苗圃买了一棵回来,也没个名字,所以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棵樱桃树是什么品种。

但是他确实买了棵壮实的树苗,头年冬天种下去,春天就开花了,还结了几个樱桃。第二年枝繁叶茂,结了几十个樱桃,虽然个头尚小,树干却也日渐粗壮起来。

樱花开放
(更多…)

花园笔记(2)辣椒

过去一直以为只有天气炎热的地方才种得出特别辣的辣椒,真的是这样吗?

尝试

去年从附近Homebase门口“捡”了一棵辣椒苗,是英国常见的Jalapeno。可是不久就得了病,不得不采用极端办法,剪掉所有叶子,后来终于活回来了,可是秋天也到了,奉献了几个指甲盖大的辣椒。

去年的Jalapeno
(更多…)

花园笔记(1)覆盆子 Raspberry

前记

想在这里的花园里种点东西,第一个问题总是:“在苏格兰这么冷的地方种,合适吗?”其实在苏格兰的花园里能种很多东西。我们原来对花园有点规划但是动作缓慢,去年初疫情爆发封城,推了我们一把,开始认真地动手实践了。回想起来,有不少经历值得记录下来给自己和朋友们看看。

(更多…)

聚光灯下的天才少女

Emma Raducanu夺得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子单打冠军后发的推文

英国18岁的女子网球选手艾玛·拉杜卡努(Emma Raducanu)在夺得美国网球公开赛女单冠军后,在美国停留了一个星期才回到英国。在这一个星期内,拉杜卡努身在大洋彼岸,却一夜间成为英国的新闻人物,人们对体育与社会的各种焦虑和期望,都纷纷投射到了这个年轻姑娘的身上。

(更多…)

香蕉的环球旅程

前一阵子在家附近的园艺中心看到有香蕉树出售,一开始觉得好笑:难道气候变迁得这么快,连英国都可以种香蕉了吗?后来注意到这颗香蕉树叫“矮株卡文迪许”(dwarf Cavendish),让我想起有关香蕉的一段历史。其实说英国种不了香蕉树是不对的,如果一直往上溯源,第一株卡文迪许香蕉树的诞生地,既不是东南亚也不是中美洲,而是英国德比郡的查茨沃斯庄园(Chatsworth)。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