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归来仍是少年

在National Trust物业Nostell Priory的大屋里意外地看到一幅Thomas Gainsborough的画

上个月在南下威尔士的路上,去了一座对游客开放的乡村大宅,意外地看到厅内有一幅18世纪英国著名画家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的风景画,我还以为他的作品都在美术馆或是海外收藏家手中呢。后来再一想,其实他在生前就已经很有名,作品相当多,这座大宅当年的主人购买名家画作挂在自己家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更多…)

疫情小说

Ali Smith在今年爱丁堡图书节上的节目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今年爱丁堡图书节的节目单尚未公布。在最近公布的的节目单中,有Ali Smith,她的节目在8月26日

去年由于疫情封城的影响,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先是宣布取消,后来改为在网上举行。在某种程度上,改在网上直播节目让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图书节有了更多的参加者,世界各地的爱书之人不仅可以在家中收看,而且还完全免费。

(更多…)

英国旅游业的挣扎与复苏

这次住的地方离斯诺登主峰附近的Llyn Padam湖不远

六月初到北威尔士的斯诺登国家公园转了一圈。这是一趟期待已久的旅程,主要是想在博德南花园(Bodnant Garden)金链花盛开的时候去欣赏那里的“金链花拱廊”。每年花期也就两三周的时间,前两次去都与之擦肩而过,这次打算好好准备,找准时间,不想再次错过。

(更多…)

那些总念不对的地名

前些日子看到一则新闻,说安徽省六安市地名被《新闻联播》播音员读成(liù ān),引起争议,因为当地人都读(lù ān),最后要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出面解答,确定以当地发音为准。有人说这是迁就了方言造成语言不规范,但是熟悉历史的人解释说当地发音是延续古音传统,“六”实为“陆”的通假字,故发(lù)音。

这让我想起苏格兰其实有相当多发音奇特的地名,不知底细的人,哪怕是英格兰人,看着地名按照通常的发音规则读,也会读错。

Culzean Castle,图片来自Wikimedia

我们曾去过苏格兰西海岸的一座名为Culzean的城堡,那座城堡建在海边悬崖之上,景色优美,但地名却是个陷阱,照着字面念大约是“卡尔赞恩”,但是却被告之这地方叫“卡莱恩”,我们觉得莫名其妙,里面的“z”跑哪儿去了?

(更多…)

当看剧成为一种体验

Line of Duty 第6季大结局创了收视率纪录

追看者甚众的英国警匪悬疑剧《重任在肩》(Line of Duty)第6季在今年5月初播完,该剧每周日晚在BBC电视一台播出一集,大结局播出时观众人数近1千3百万人,占当晚英国电视观众的56%。大概所有人都想知道剧中主角们前几季一直在追踪的代号H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不管看完之后是赞叹还是失望,大结局的观众人数都创造了英国剧情类电视节目2002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更多…)

又见喜马拉雅蓝罂粟

上个星期又去了珀斯(Perth)的布兰克林花园(Branklyn Garden)。说起来珀斯离爱丁堡不远,开车去布兰克林花园只要一小时,可是因为疫情影响,上次去还是两年前。

布兰克林花园内的喜马拉雅蓝罂粟

我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喜马拉雅蓝罂粟(学名是大花绿绒篙,meconopsis),大为惊艳。这次去刚好是蓝罂粟盛开时节,蓝紫色花瓣在阳光下变得半透明,在风中轻轻摇曳,让人陶醉。

(更多…)

去威尔士看金链花盛开

上个星期一去了一趟北威尔士的博德南花园(Bodnant Garden)。花园很大,,花木众多,我们已经去过许多次,每次风景都不同。

Bodnant Garden一年四季都可以去,每次风景都不同
(更多…)

阅读哲学的乐趣:《哲学小史》导读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我和朱珠一起为理想国翻译了一本薄薄的《哲学小史》。Nigel Warburton的作品,文字简洁流畅而又生动诙谐,大概最适合我们这样希望对哲学有所了解但完全没有野心研究哲学的人阅读。作者的用意也在于此:哲学的传统,从苏格拉底到辛格,都是为了帮助普通人更好地理解自己、明白世界。作为读者和译者,我们很愿意把这本书推荐给大家。

理想国出品的中文版刚刚出版,以下是我们为这个版本写的导读。

《哲学小史》中文版
(更多…)

BBC戴安娜采访风波

1995年Martin Bashir对戴安娜的采访曾引起轰动

最近BBC因为1995年戴安娜电视采访风波, 再次遭受猛烈抨击。

事源BBC请退休法官Lord Dyson对当年的采访和之后的BBC内部调查过程进行审查,结论是当年Martin Bashir采取了“欺骗”手段得到采访戴安娜的机会,而且事发之后BBC高层在内部调查中试图“掩盖真相”。这结论一出,BBC自然遭遇一片讨伐。

(更多…)

文物回家的艰难道路

在英国众多的博物馆中,苏格兰的阿伯丁大学博物馆虽然历史悠久,但并没有多大名气。然而这家博物馆最近的一个举动,不仅在英国开了先河,而且可能带来雪崩效应,对西方国家博物馆的运作带来重大影响,因为该博物馆馆长在今年3月宣布,将会把馆藏的一座雕塑“无条件”归还非洲。

阿伯丁大学博物馆决定归还的贝宁铜像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