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花园笔记2022(7):千层面的秘密

千层面(lasagne)是一道意大利主食,由面皮、肉酱和奶酪层层叠加而成。花园里也有一种“千层面”做法,即在冬天时,在大花盆里埋下两到三层各种花的球茎,春天到来时就会一轮接一轮的开花,或是同一时间几种花一起开放。

(更多…)

南方与北方

春天来临,BBC一档颇受欢迎的园艺节目《园丁世界》(Gardener’s World)新一季开播了。在第一集播出之前,制作方在社交媒体上晒了一张照片,是节目主持人蒙蒂·唐(Monty Don)花园里的几盆花,都已盛开,其中有矮株鸢尾、风信子和矮株黄水仙等。

Gardener’s World晒的Monty Don家花园的照片
(更多…)

开车上轮渡

大家都知道英国是个岛国,本身就是一个大岛,但是也许很多人不知道,英国还是一个多岛之国。据统计,英国共有约3600个岛屿,常年有人居住的超过140个,其中著名的设德兰群岛离英国本岛最远,约200公里。其他有常住人口的岛屿大部分位于苏格兰西侧,也就是在苏格兰高地所在的西海岸之外,因此有时候会将两地合称为“高地与海岛”(Highlands and Islands)。

我从未在任何海岛上长住过,过去对海岛日常生活也一无所知。约3年半之前我们受朋友之邀,到苏格兰西海岸外的南尤伊斯特岛(South Uist)度假,计划行程时,我才想到,如果我们要开车去,怎么上岛呢?

(更多…)

夏令时到了

夏令时已经开始,但是苏格兰的树木还没有完全变绿

从这个星期天开始,英国进入夏令时。这两天英国的天气也很配合,温暖而晴朗,今天爱丁堡的最高气温达到15度。

英国和欧盟各国都实行夏时制,但是本来欧盟的政策可能会发生改变,约一年半前曾写过一篇短文,谈到欧洲议会在2019年通过法案,在2021年取消在欧盟统一施行夏时制,由成员国自己决定全年采用“冬令时”、“夏令时”或是其他时间。

全文在此:《你在时间的哪一边?

(更多…)

没有地址的信

信封上有名无姓,却有收信人的“生平”

前一阵子一名北爱尔兰居民在社交媒体上贴了一张照片,是他刚刚收到的一封信,信封上有名无姓,有村名但无街名,却有长长一段解释,说收件人费尔戈尔“家对面的斯巴超市曾是他爸妈开的,他妈妈叫玛莉、爸爸叫约瑟夫,他结婚后搬到了沃特富特住,会玩吉他,80年代曾在教堂活动中心和旅馆里经营迪斯科舞厅,而且跟沃特富特的肉店老板是朋友。”

(更多…)

花园笔记2022(6):春天的小碎步

2022季的BBC的园艺节目Gardener’s World周五开播,节目主持人Monty Don花园里的矮株鸢尾花(Dwarf iris)、风信子(Hyacinthus)和矮株黄水仙(Dwarf daffodil)都已经开放了。

这些都是很常见的早春花,不过爱丁堡更靠北,我们花园里的早春花还刚刚陆陆续续开放,感觉春天正踩着小碎步,从南向北走来。

雪钟花(Snowdrop)

最早开放的是雪钟花(Snowdrop),种得不多,成片的就好看得多。

矮株鸢尾花(Dwarf iris)

接着矮株鸢尾花也开了,这些都是2020年冬天种下,去年的花色很多,今年基本只剩下深紫色的了。

番红花(Crocus)
番红花(Crocus)

开放较早的还有番红花(Crocus),三年前随机在花园边沿种下一些,感觉一年比一年开得多,很奇怪的是黄色的先开,然后是紫色。

矮株黄水仙(Dwarf daffodil)

矮株黄水仙也开得比较早。黄水仙花还要等几个星期才开。

风信子(Hyacinth)

然后风信子也开花了。

番红花(Crocus,品种是Tricolour)和郁金香种在一起

去年12月埋在花盆里的另一种番红花刚刚开放,不知道是因为品种不同,还是和种在花盆里有关。

玉兰树

让人开心的是玉兰花终于开放了!

花园笔记2022系列文章

花园笔记2022(1):冬天里的花朵

花园笔记2022(2):碎碎平安

花园笔记2022(3):给树洗澡

花园笔记2022(4):等待春天

花园笔记2022(5):种菜赶早

花园笔记2022(5):种菜赶早

冬天能种点什么呢,在苏格兰?

唯一成功的是大蒜,在深秋把蒜瓣种在室外,冬天能收割一次蒜叶,运气好的话能吃到第二茬。如果种在玻璃房里,能长得快些。

冬天种在玻璃房里的大蒜
(更多…)

花园笔记2022(4):等待春天

花园里有一棵玉兰树(Magnolia,品种是New Pink)和一棵茶花树(Camellia japonica,品种是Lady Campbell),2019年前初种下去的时候都还很小,很柔弱的样子,担心长不大。

种下去2年后玉兰树开花了
(更多…)

一条羊腿引发的议论

因为对一条羊羔腿价格的抱怨,让一位英国主妇瞬间成了社交网络关注的焦点。我为《看世界》杂志写了一篇短文,聊聊羊腿为什么贵,以及是不是还会变得更贵的问题。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后续,发帖人Rozalia Linder和她丈夫Clive住在曼城北郊一个叫Ramsbottom的镇子(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奇怪甚至好笑,不过据说是“羊群出没的河谷”的意思)。他们后来决定把Clive花了30.86英镑的羊羔腿送给了本地的一家叫Ramsbottom Pantry的食品援助所(food bank,我看到许多地方翻译成食品银行,是一种懒惰的做法)。

(更多…)

与狐共存

在英国,都市狐狸算是常见动物。我知道我家附近就有一窝,因为和它们打过交道。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