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苏格兰秋色

在苏格兰看秋色,我们一般喜欢去珀斯郡(Perthshire)及周围地区,因为这里已是苏格兰高地边缘,湖泊众多。高山流水,为秋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背景,这里树木种类也很多,珀斯郡更是以“大树之地”(Big Tree Country)自居。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离爱丁堡不远,一般都在两个小时车程内。

(更多…)

花园笔记2022(13):下半年的花朵

在苏格兰,花园色彩最斑斓的时节是4-6月份。到了下半年,许多植物的花期已过,开始使劲结果和长叶子,花园变得单调了些。到了9月份,天气渐冷,还在开花的植物更少了。这两年试了几种花,为这个季节的花园增添一些亮色。

(更多…)

英国与挪威的石油之路

英国的民用能源封顶价是典型住户一年费用为2500英镑。图片:BBC

今年冬天英国家庭的能源费用将会大涨,从10月1日开始,民用能源的“封顶价”大幅跳升,典型住户(英国2021年平均每户2.36人)一年的电力煤气费用约为2500英镑。这已经是在政府提供补贴的情况下,否则会高得多。

(更多…)

古老的泥炭与地球的未来

前些天在苏格兰西北部的乡村,我们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泥炭(peat)。你可能不知道泥炭是什么,但是如果你爱喝一点威士忌,就会知道每种威士忌都有特别的“泥煤味”(peatiness),是鉴别威士忌产地和口味的指标之一,这个泥煤,就是泥炭的另一个名字。

(更多…)

当火车出行重获新生

Reston火车站正式启用,第一辆进入站台的TransPennineExpress火车

几天前我们和一位退休教授在爱丁堡附近一家苗圃内的餐厅一起吃饭,席间她提到这家苗圃所在村子东林登(East Linton)正在建造一座新的火车站。这让我想起前一阵子的一则新闻,离这儿不远的另一个村子雷斯顿(Reston)的新火车站正式启用,在老火车站关闭58年之后,终于又有火车停靠了。

(更多…)

苏格兰人的女王

女王1999年出席苏格兰议会开幕仪式,图片来自Wikimedia

1999年,在加入联合王国近300年后,苏格兰议会重新开幕。在开幕仪式上,议长以“苏格兰人的女王”(Queen of Scots)称呼亲自前来参加开幕式的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这是一个有历史渊源的称号,上一位有此称号的是400多年前都铎王朝时期的玛丽女王(Mary Queen of Scots),命运颇为悲惨。

(更多…)

排队的艺术

英国人喜欢自嘲(或许也带着点自傲)地说:没有什么比有序排队更像英国人了(There is nothing more British than joining an orderly queue)。这次民众排队瞻仰女王灵柩,真的体现了出来。

(更多…)

一切都按预案操作

星期四傍晚,我在家里电脑前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那天早上曾看到女王“under medical supervision”的新闻,没有想太多,后来也一直没时间看新闻。6点35分左右,忽然从厨房的收音机里,传来英国国歌的声音。这让我大吃一惊,收音机播的是BBC Radio 3,平时在这个时间绝不会播国歌,一定是出大事了。

BBC电视台特别节目由Huw Edwards主持

匆匆走进厨房,此时我已想起早上看到的新闻,不详的预感马上得到了证实:国歌结束,主持人Evan Davies和Michelle Hussain宣布了女王去世的消息,BBC特别节目开始。不仅是Radio 3,BBC的一系列电台都停止了正常节目。到晚上11:30我才有时间打开电视,BBC电视特别节目由老牌主持人Huw Edwards主持,我以为他也是从6点半左右开始主持,后来才知道BBC电视台的特别节目从中午就已开始,他已经守了超过10个小时。

(更多…)

花园笔记2022(12):夏日盼雨

今年的樱桃又大又甜,但数量很少

今年夏天英国遭遇高温干旱,苏格兰也未能幸免。虽然没有像伦敦和英格兰南部地区那样,最高气温达到40度,但是在7月份,爱丁堡也曾连续几天最高气温达到罕见的26-29度左右。

对花园植物影响更大的干旱,本来在苏格兰,夏天就是少雨的季节,但是像今年这样连续两三个星期不下雨的情况却很少见,加上高温,植物缺水,对生长影响很大。即使经常浇水,作用仍然有限。

(更多…)

训狗大师牧羊女

牧羊犬比赛

我喜欢看牧羊犬比赛的电视转播。这是一项源自农场生活的竞技活动,看过动画片《小猪宝贝》(Babe)的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比赛在大片的草地上进行,牧羊犬在主人指挥下,先把几只绵羊从远处赶到草地中央,然后完成过闸口、入圈出圈等任务。这种比赛少有转播,只有在BBC的盖尔语频道(BBC Alba)上才偶尔会看到。

(更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