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七月 29th, 2007:

阴云下的环法自行车赛

今天环法自行车赛07的最后一天,根据传统,最后一站开始前全程冠军已经决出,这一天是不能冲击黄色领骑衫的位置的,这也是环法自行车赛的“潜规则”之一。不过为了保护穿黄色领骑衫的 Contador 的23秒的领先时间,他的 Discovery Channel 车队还是派了两个车手去夺下比赛中途的“冲刺点”(sprint points)的时间奖励。每个冲刺点的前3名可获得几秒到十几秒的时间奖励,如果万一排名第2的澳大利亚人Evans 不遵守“潜规则”,拿下时间奖励,可能会对 Contador 构成威胁。剩下的比赛中途的点数奖励、时间奖励、“山地之王”点数奖励、以及第一个骑入香榭丽舍大道的荣誉,都分给了大队(peloton)认为“值得奖励”的车手--多半是干任劳任怨的“随从”(demostique),和“值得支持”的车队--多半是比较穷的小车队。当然最后一站的冠军争夺,是公开透明平等竞争的。

但是,本来应该是环法自行车赛的高潮,现在却象是尽快遗忘的回忆 。环法自行车赛的气氛,就像今天巴黎的天气--在阴云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开始下雨。法国报纸在前两天,就宣布了“103岁的环法自行车赛已死”,发布了“墓志铭”,德国电视台早就退出了赛程转播,瑞士报纸不再报道比赛新闻。空气中布满了怀疑,Contador 夺得黄色领骑衫后,面对的问题是他如何证明自己在“山口行动”(Operation Puerto)中的清白,为什么他没有提供自己的DNA样本?“山口行动”中查获多包没有标记的血液,药检机构想通过DNA分析追查来源,但许多车手仍然拒绝提供自己的DNA样本。Contador 抗议道“你们到底要什么?My blood?”其实,在目前要求领先车手“纯而又纯”的情形下,要的还真是他的blood — 可以抽取 DNA。

从 Contador 的回答,还可以看出,现在不少车手和评论员的说法“用禁药是老一代车手的问题,新一代车手(比如 24岁的 Contador)都知道保证比赛干净的重要”是如何站不住脚。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