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三月 5th, 2008:

隔海羡战

因为时差的关系,英国报纸在报道美国总统大选预选的时候,比较尴尬。各个州举行初选的那一天,英国报纸晚上定稿的时候,美国的预选还在进行中。第二天早晨,各家报纸上,任何一点的错误预测,完全逃不过已经知道结果的读者的眼睛。有的时候错误的预测已不仅仅是分析判断的误差,而更多地反映了报纸编辑的倾向性。初选第二站,新罕布什尔州初选的第二天,《独立报》的头版是奥巴马的大幅照片,加上好几版的专题文章,彷佛他已经得到民主党的提名。报纸送到读者手中时,电视广播网站都在报道希拉利如何反败为胜。虽然当天几乎所有媒体的预测都出错,但《独立报》在结果未出前,就做如此偏向性地报道,只能说报纸编辑已经义无反顾地投向了奥巴马的怀抱。

《独立报》的举动,反应了英国部份左翼人士对于拥有一个年轻而充满魅力的领袖的向往。他们是把自己对美国的期望,全部投射到一个代表着“新”、“改变”的年轻政客身上,没有经验变成了没有包袱。他们似乎忘记了,十多年前,他们欢呼着迎来了一个同样年轻、充满魅力、团结左中右、代表未来的领袖――布莱尔。对于布莱尔执政期间“操纵媒体形象”深恶痛绝的这些人,现在却倾心于另一个形象远远大于实质的政客,不能不让人感觉到他们只是游戏的一部分,就像粉丝需要追捧新人一样。

对于美国总统初选,英国媒体比公众更热情。用《卫报》专栏作者 Timonthy Gordon Ash 的话说,美国总统选举好像足球世界杯一样,每隔四年,全球瞩目。《卫报》在“超级星期二”当天的报纸中,赠送每个州的初选结果空白表格,好像英国读者会在半夜坚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比赛结果似的。今年的大选,可能会出现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非白人总统、第一个女总统、或者是一个年纪最大的总统,情节曲折,峰回路转。相比之下,英国政治、本地选举,就好像当地的半业余俱乐部比赛,观者寥寥。难怪反对党保守党领导人卡梅伦也想搭“奥巴马狂潮”的车,一方面就提议在下次大选前举行党派领导人电视辩论,另一方面称自己“这一代”,就象奥巴马一样,已经理解“新的政治运作”,暗示首相布朗属于过时的“上一代”。

据说West Wing 深受英国媒体人喜爱,最近又爆出原来这部电视剧中最后上任的拉丁裔总统就是以当时还是新进参议院的奥巴马为原型设计的传闻。英国媒体人对于美国大选的热情,不仅仅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重要国家”,而是着迷于美国式竞选的精心组织策划、媒体的地位、候选人之间如同“超女”式的你争我夺。而部份自由派人士,更是以自己拥戴一个非白人的未来美国总统而自我感觉良好。然而如果主动地把自己的身份从媒体变成粉丝,实在属于自降身份,忘记了自身的责任。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