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兽首考验中国寻回文物手段

经济观察网稿件

在佳士得拍卖的圆明园青铜兽头买家蔡铭超先生公开表示不会付款。不论蔡铭超是一时冲动,还是按计划行事,这都是一场成功的炒作。让这件新闻留在显著位置,让媒体和公众继续谈论,是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不熟悉法国的媒体在这件事情上的倾向性。法国的英语新闻频道 France 24报道了事件过程,并无评论。但观察英国媒体的报道,可以了解第三方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英国媒体在事前对这件事的关心程度一般,焦点在于这是场盛大的“世纪拍卖”。但蔡铭超这一举行,已经成功地把新闻焦点变成了“中国反对拍卖被盗文物”。英国的传播媒体和报纸都对此事的最新进展放在重要位置,它们的新闻来源其实不多,主要还是蔡铭超的公开露面,加上佳士得、Pierre Bergé的反应和对事态发展的猜测。但是在报道中,凡提及圆明园青铜兽头,大都说明这是“抢来的”(seized) 和“盗来的”(looted),说明在西方舆论中,虽然没有人质疑 Pierre Bergé 拥有这两个兽头的合法性,佳士得拍卖这两个兽头的权利,但都承认追根溯源,两件东西来得很不光彩。BBC的新闻中还提到主导火烧圆明园的英国人,第8世额尔金伯爵 (James Bruce),就是从雅典帕特农神庙“运回”大理石像的那个Lord Elgin 的儿子――而希腊政府近年来一直试图要回这些石像。所以蔡铭超的举动,最大的意义,是在西方引起辩论,把圆明园青铜兽头和帕特农神庙石像摆在同一位置上。虽然结论并不一定是要求西方政府立刻归还这些被盗文物――《泰晤士报》在拍卖期间的社论中说中国不妨出钱把这些被盗国宝买回去,但是,借此机会给西方公众上一堂历史课,让他们明白这些文物的来历,就是一场胜利。如果去看以上这些新闻报道后面的读者评论,你会发现许多人都支持归还被盗文物。

但是这一番炒作不仅有短期的代价,还有长期的后果。先看短期的代价。蔡铭超在新闻会上语焉不详,是打定主意绝不会付款,以破坏拍卖来做个姿态?还是他不会付款,但欢迎其他人、其它机构付款?如果到期拒绝付款,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报道,佳士得可以再次拍卖这两件兽头,还可以向他追讨损失。但是估计佳士得不会追究到底,而且 Pierre Bergé 也表示了愿意留下两个兽头,那么最终可能是佳士得顺水推舟,平息这场风波。

再看长期的后果,我不同意这件事有损于中国、中国人形象这样的看法。这毕竟是个人行为,个人承担后果,一个完善的市场完全可以对付这样的个人行为。对蔡铭超个人而言,如果最后没有人付款,那么可能就是损失一些预约金,加上在相当一段时间不能参加国际拍卖会。但是我们不能忽视这件事情将会产生的长期后果,象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这样的机构,既然高调地宣布支持蔡铭超的举动,如果又拒绝付款,那么今后如何再去海外找回文物?他们该如何说服海外拍卖行,基金参与的手段,是认真地买回流失文物,而不是破环拍卖行的生意?在这件事后,类似的机构恐怕要花相当一番口舌,来解释自己的立场和会采取的手段。中国找回流失被盗文物的行动,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可操作的方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