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四月 5th, 2009:

F1 和 Grand National

今天一大早起来看F1马来西亚站的比赛,上半场看一辆辆赛车超Alonso的雷诺车,下半场的大雨滂沱又增加了另类的戏剧性,直到最后比赛被组织者出示红旗中止。Brawn GP的 Jason Button 虽然获胜,却只能得5分,因为赛程刚刚过半。造成这样的局面,我是原因之一――F1为了照顾象我这样在欧洲看电视转播的观众,让我们不必早晨6点起来,把比赛开始时间推迟了4个小时,正好赶上吉隆坡非常准时的下午阵雨。

昨天是英国的 Grand National,下午的利物浦 Aintree 赛马场倒是阳光灿烂,胜出的赛马竟然有100:1的赔率。我发现 F1 与 Grand National 有许多相似指出。象 F1 一样,障碍赛马也是既要有速度,也讲究技巧,比赛中要克服障碍,而不是一味求快。象 F1 一样,赛马的能力是决定比赛胜负的最重要因素,因此名流青史的是,首先是赛马,然后才是练马师(trainer)和骑师(jockey)。Grand National 和F1 一样,都是这种类型比赛中的顶尖者。

象我这样的绝对外行,看 Grand Natioanl其实心中暗盼人仰马翻,这才看得带劲,记得以前也发生过Grand National时天气恶劣出发的30匹马最后冲线只剩下几匹背上还有人的状况。看F1时,相信不少人也是在等着看撞车才好玩。

Keira Knightley 新广告:反对家庭暴力

Keira Knightley 和 Joe Wright 合作为英国援助受害妇女的慈善机构 Women’s Aid 拍摄了这条2分钟的广告,主题是宣传反对家庭暴力(domestic violence)。剧情是 Keira Knightley 饰演一个演员,离开片场回到家中,遭遇嫉妒的丈夫/男友,当他向她挥拳的时候,她转向镜头说“我没有同意(被打),这没在剧本中。”当她已经倒在地上,继续被他用脚踹着的时候,镜头向后拉开,我们看到这一幕发生在摄影棚中搭建的厨房内景里,但除了两个演员,周围没有其他人。在她的痛苦呻吟中出现的字幕是“是不是到了改叫停的时候了?”


Keira Knightley 和 Joe Wright 在电影 Atonement 中合作过,以后还一起拍过广告。这部广告是两人再度合作,义务参加拍摄。将从下周起先在电影院播出,然后在电视上播出(估计电视版本会有删改)。

有 Keira Knightley出镜,这部广告肯定能引起许多关注。但是我的感觉是Joe Wright 也许过于追求拍摄一部短片的效果,2分钟内有情节,还有戏中套戏的效果,太过复杂。对于广告来说,太多信息头绪,反而消弱了它的震撼力。女主角为什么需要是演员?Keira Knightley说“我没有同意”,是说婚姻/同居关系中有“不使用暴力”的契约?难道这需要一个契约来维护?为什么最后周围没有其他人,是暗示发生在私人空间无人关注?还是大家,即观众都看到了但没有出声?那观看这段广告不仅把观众置于“偷窥”,而且是共谋?

《卫报》上Andrew Pulver 说这段广告在情节上是针对另一部电影,Peter Greenway导演的电影 The Baby of Mâcon (1993) 中流露出的对女性的仇视。但即使没有看过那部电影,也能感觉到导演花了过多力气追求艺术效果。但是作为广告来说,更需要的,是简单而直接的信息。

(4月6日补充:给上不了YouTube的加一个土豆网视频)

 
Real Time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