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 Rotating Header Image

四月 26th, 2009:

Vettel

F1 巴林站,Brawn GP 的 Jason Button 和红牛的 Sebastian Vettel 又拿了前二,说明这两家车队在前3站夺冠,靠的并不光是运气。今天没有了任何天气和车祸意外的因素,是实打实的比拼。现在 Brawn GP已有50分,红牛27.5分,Toyota 26.5分,这三家在比分上的优势,加上 McLaren 和法拉利目前的落后状况,终于让Grawn GP争取今年F1总冠军不再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不过从巴塞罗纳开始,大部份车队会引进新的改进,可以说F1车队回到欧洲之后,今年的比赛将被重新启动了。虽然今年法拉利似乎各方面都慢了一拍,但是 McLaren 还是能很快赶上来的。

Jason Button 在F1比赛中已是“老”车手了,我觉得他是一流的车手,但还不是“超一流”。一流车手,当车快的时候能开得快,超一流的车手,能把不够快的车开更快。车手表现能超越赛车,不仅体现在比赛中能随机应变,“挤”出一点额外的速度来,而且车手能帮助车队最大程度的改进赛车。舒马赫就是这样的超一流车手。

现在我更看好的是红牛的 Sebastian Vettel。在上海站比赛转播的最后,BBC的主持 Jake Humphrey 说:“他是出色的赛车手,他非常冷静,他在雨中驾车的技术很好,他是德国人。他让你想起谁?” 说 Vettel 是舒马赫的接班人,现在还为时过早,但是今年的赛季中,他至少有机会证明自己是一流车手。

2009年奥威尔奖

以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命名的奥威尔奖(Orwell Prize)是英国最重要的政治新闻和写作奖,奖励清晰优雅的表述、独特的思考和经得起锤炼的论证,对政治写作的要求是既要有内涵也要有风格。这里的“政治”采用较广的定义,包括政治、道德困境、思想、历史、以及在公共政策、社会和文化中的议题等。虚构和纪实类的写作都可以参加。

这个奖的发起人,都是和乔治•奥威尔有关的人士,他的朋友、传记作者、支持者和崇拜者等等,通过捐款、捐献稿费和讲课费等方式,在1980年建立了乔治•奥威尔纪念基金,为奥威尔奖提供财政支持,这个奖现在还得到路透社赞助。

奥威尔奖传统上只有两个基本奖项,分别奖励年度最佳图书和最佳新闻工作者。

Fishing in Utopia

今年的图书奖授予了《卫报》编辑 Andrew Brown 的新书《垂钓乌托邦》(Fishing in Utopia: Sweden & The Future That Disappeared),故事讲的虽然是作者对瑞典的方方面面,包括钓鱼,的热爱,但其中讨论的是瑞典的社会民主主义体制的社会和历史根源。在本年度的图书奖候选名单中,还有华人女记者白晓红的《华人耳语—英国隐形劳工的真实故事》(Chinese Whispers),是她在调查中国非法女移民被迫在英国卖淫之后写成的作品。

今年的新闻工作者奖授予了《独立报》记者 Patrick Cockburn,奖励他对伊拉克的报道,他为《独立报》和《伦敦书评》撰稿。

Night Jack

今年的奥威尔奖,还第一次增加了博客奖。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许多是职业新闻工作者和媒体人,一个自称是警察的匿名博客 Night Jack 脱颖而出,获得了奥威尔奖的第一个博客奖。Night Jack 不仅视角独特,而且观点清晰,表达上既直接了当又富有反讽和幽默。Night Jack 的首页题头图片是Vanity Fair 为电影演员 Peter Lorre 拍摄的肖像,也许作者是想借此表示作为警察,被多方指手划脚的心情。

从去年开始,奥威尔奖特别建立了一个新博客:作者是乔治•奥威尔自己。他70年前写的日记,将在70年后的同一日期,以博客形式发布。这些日记,从1938年8月9日开始,一直写到1942年。这个博客获得了 2009年 Webby Awards 中的“文化/个人博客类”奖的提名。

 
Real Time Web Analytics